笔趣阁

第九十二章 夺命狂奔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什么?”苏瑾年一脸疑惑的看向我。

????我眉头紧锁,一边往后退,一边指着走廊尽头的白影,颤抖道:“水……水女,天罡北煞乾明录上记载,又名溺之女,常出现在阴戾之水源,是无数溺死亡魂戾气的化身。”

????“啊?这里又没有水,她跑到这来干什么?”都这个时候了,苏瑾年竟然还在想水女是从哪来的。

????我又气又急,压低声音道:“地下水不是水?刚才那个警察不是说过了吗,这一片的地下水都干了,下面没了水,她自然就跑上来了!而且越是阴戾之气,越是吸引这些玩意儿!”

????“你懂得还挺多。”

????“我也是现学现卖,别啰嗦了,快跑,再不跑就来不及了。”我不再废话,转身就往水女的反方向走。

????苏瑾年跟在我身后,嘴巴还没停下:“跑什么?你没看她都不动弹。”

????“那是因为她在等。”

????“等什么?”

????“等阳光消散。”

????阳光虽然无法照射进来,但是阳气却依旧存在着,在外部阳气的作用下,医务楼里的阴湿之气就会受到影响。这个时候,其实水女的精神状态,或者说它的注意力并不集中。

????随着日落月升,阳气完全消散,到那时,水女可比现在凶得多!

????我心里一阵庆幸,幸亏带上了天罡北煞乾明录,否则遇到这种邪物,像苏瑾年那样傻乎乎的站在原地,绝对是找死行为。

????而且水女的出现,给我提了一个醒,大阴之地,常常邪物聚集。虽然我们的目标是贪念邪尸,但是除了邪尸之外,必然会遇到很多其他的邪物!

????第一次来的时候,乔娜就跟我说过,北院里面很热闹。现在看来,所说非虚!

????虽然我们及时远离了水女,但是随着深入,我越发觉得不妙。

????周围的阴气越来越浓烈,而空气中的腥臭味也让我呼吸困难。我看着地上已经变成‘汁液’的残骸,心里止不住的犯嘀咕。

????因为这些残骸,绝不是活人的,否则刚才扔掉朱砂瓶之前,我就能看得到。而现在,用阴人的视角看这些残骸,我不禁纳闷,难不成贪念邪尸的胃口之大,已经连阴人都不放过了?

????难怪孙庭那么惧怕贪念邪尸,恐怕在贪念邪尸面前,就算同为邪尸的孙庭,也只不过是一道可口的饭菜罢了。

????这个时候,我必须第一时间找到周凤薇才行。哪怕不是为了苏靖,只是为了自保,也要暂时与她为伍。

????就在我和苏瑾年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,身后猛地传来一阵尖锐的哀嚎。

????我后背一阵发凉,甚至连头都没回,就撒丫子往二楼跑。

????苏瑾年在后面一边追我,一边大喊:“你慢点!”

????“你聋了?水女来了!”我气得不行,暗骂苏瑾年这家伙是个拖油瓶,水女的哀嚎声那么大,他竟然没有听见。

????不过很快,我就意识到,并非是苏瑾年听力不好,相反是我的听力太好。毕竟我的六感觉醒其三,再加上白玉蟠龙,听力是远远超越常人的。

????“水女来了?”苏瑾年终于变得紧张起来,结果这家伙比我跑的晚,却很快跑到了我前面。

????“你等我一会儿。”我急的冲苏瑾年直喊。

????“不是你让我快点跑吗?”苏瑾年头也不回的说道,说完就跑了个没影。

????我心里这个气啊,暗叹自己平常运动量太少,再加上身为女儿身,身体素质跟男人根本就没法比。不过,最让我愤怒的是,苏瑾年这家伙竟然把我给扔了,一个人跑掉了!

????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,我恶狠狠的骂道。

????而就在我愤怒之余,白玉蟠龙猛地收缩了一下,下一秒,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,在我的后背蔓延开来。与此同时,我感觉一些丝状物,在我脸颊不断的搔弄着。

????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,那种强烈的恐惧感,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。

????我不敢回头,因为我知道,水女已经到了我身后,那些搔弄着我脸颊的丝状物,必然是水女的头发!

????跑出楼梯口,我玩了命的在二楼走廊狂奔,心里又怕又急。心想,自己明明是来对付贪念邪尸的,结果邪尸的毛都没看见,就要先死在水女的手里了。

????毫无保留的疾奔了一阵儿,我感觉肺都要炸了,速度越来越慢,最后筋疲力尽的瘫了下去。

????几乎是我刚停下来,后背就是一阵湿冷。

????我知道水女就在我身后,可是我又没力气再逃,情急之下,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从腰包里抓住一把糯米,头也不回的往后扬。

????“巴拉巴拉……”㊣百度上搜索:『木∷木∷书∷吧∷网』[WWw.mmshuba.com] 免费阅读本文及更多精品小说!

????身后不断响起米粒儿掉落到地上的声音,意识到打中水女了,我心中一喜,赶紧转身往后看。

????结果,心脏猛地停了一下,我感觉身上的汗毛都在一瞬间竖了起来。

????白衣长发的水女,就飘荡在我的身后,距离我不足一米。那长长的头发,几乎将后面的走廊都堵死了。

????由于我正处在水女的下方,正好看见了水女的脸,而且好死不死,我俩竟然四目相对了!

????那是一张被水泡的皱皱巴巴的惨白面孔,双眼也是白茫茫的一片,如果抛开五官不提,水女的脸就像是一张被水泡过的白纸。

????可是当水女张开嘴的刹那,我却被吓呆了,水女的嘴里漆黑一片,像是刚喝过墨汁一般,就连牙齿都是黑的。

????一股强烈的恶臭,从水女嘴里冒了出来,伴随而来的还有震耳欲聋的尖锐哀嚎。

????我捂住耳朵,心里惊惧,刚才那把糯米明明打中它了,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?

????难不成,对付尸变邪物有奇效的糯米,对付水女根本没用?想到这,我猛然回想起天罡北煞乾明录中对水女的记载。

????水女乃是阴戾之气汇聚而成,不存在实体,只要阴戾之气不散,就拿水女没辙。

????对付这种邪物,最好的办法,还是要用精血。

????而就在我准备咬破手指的时候,手腕却被水女湿漉漉的头发给缠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