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九十一章 弥足深陷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就在前一秒,医务楼还只是‘荒芜破败’,而这一秒却发生了惊天变化。

????窗外的阳光明明很足,但是医务楼里面却变得异常昏暗,简直和晚上没有什么区别。而阳光透过窗户往医务楼里照射,则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了窗户外面,根本无法照射进来。并且我站在走廊往外看,明明可以看见太阳,却模糊不清,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感。

????之前走廊里弥漫的‘腐朽’气息,瞬间被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所取代。

????墙面上锈迹斑斑,而地面却湿湿滑滑,踩在上面像是踩在淤泥上。我低头往下看,结果吓得浑身冒汗,毫不夸张的说,有那么几秒钟,我的心脏都仿佛停跳了。

????而地面之所以湿滑,是因为上面有一层足足一厘米厚的覆盖物,这些覆盖物呈现出暗红色,里面有血浆,烂肉,碎骨,甚至还有人的毛发!空气中的恶臭,就是脚下的这些覆盖物散发出来的!

????“爱情可以成就一个女人,也可以摧毁一个女人,这话真是一点都不错。”

????苏瑾年脸上的笑容尽失,在说这话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他言语之中暗藏的愤怒。

????不过我现在顾不上苏瑾年愤不愤怒,因为之前毫无反应的白玉蟠龙,猛地开始收紧,疼得我直皱眉。一道乳白色的光晕,在白玉蟠龙上方环绕,这白光和收紧的力度,以及我心中那前所未有的危机感,都在向我证明,北院还是北院,贪念仍在!

????我甚至能够听到空气中不断闪现的鬼哭狼嚎,虽然声音不大,但却真实存在着。

????我看向苏瑾年,质问他,那瓶朱砂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????我虽然以前没有用过朱砂,但是根据天罡北煞乾明录上面的记载,朱砂虽然是辟邪圣物,但是和黑狗血,糯米的效果差不多,绝不可能产生眼前这种惊人的效果。

????苏瑾年虽然就站在窗边,而且身处一楼,只要跳出去,就可以将那瓶朱砂捡回来。但是他没有动,或许他心里也很清楚,现在我们已经没有离开北院的机会了。

????苏瑾年轻叹了口气,无可奈何道:“那瓶朱砂是周凤薇给我的,据说浸泡过黑曼巴之血。”

????原来如此!

????我恍然大悟,难怪刚才察觉不到半点阴气,原来果真是那瓶朱砂在作怪。

????据我所知,黑曼巴是普天之下最毒的蛇之一,用它的血浸泡朱砂,辟邪效果自然大大提升。

????只要这瓶朱砂存在,周围哪怕是再浓烈的阴气也会被驱散。说得直白一些,之前我们一直是在用‘阳人’的视角看北院。

????而现在,没有了黑曼巴朱砂的庇护,阴气侵入体内,再看北院,便是‘阴人’视角了。

????“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?!”我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和愤怒,死死盯着苏瑾年,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幺蛾子。

????苏瑾年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善,但是却一直隐忍不发:“我虽然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,但也知道万物相克的道理。邪尸再强,也需要阴气支撑,与贪念邪尸正面相抗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”

????闻听此言,我隐约意识到苏瑾年他们的目的了。

????他们就是想绕开阴气,直接找到贪念邪尸的‘尸身’,从而用阳人的办法,直接达到目的。

????说白了,这种办法,就相当于一些盗墓贼。

????明知道大墓里有亡魂守护,仍旧敢于直接深入虎穴,原因就在于,不是所有人都能见鬼,只要见不了鬼,再强大的邪魂,也奈何不了普通人,这便是万物平衡的道理。

????而之所以这么肯定贪念邪尸的尸身在这里,原因其实很简单,自始至终,贪念邪尸都没有离开过北院。

????而对于一个邪尸来说,最重要的,自然是守护尸身的安全。因为一旦尸身被毁,或是被控制,邪尸轻则实力大减,重则就会变成傀儡!

????想到这,我不禁警觉,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瑾年:“你们该不会是想控制贪念邪尸吧?!”

????苏瑾年淡然一笑:“我说过,我的目的很简单,只是看着苏靖永世不得翻身而已。至于周凤薇她们的目的,与我无关!”

????苏瑾年信誓旦旦,但是我却不敢再轻易相信他。冥冥中,我总感觉眼前这苏瑾年,绝不像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。至少一个没见过阴人的普通人,面对眼前这仿佛炼狱一般的场景,以及即将面对的贪念邪尸,却能如此镇定!光就这一点,就很不符合常理!

????而就在我心神不宁之际,突然,一阵尖锐的哀嚎声,从走廊的一段传来。

????这声音异常刺耳,明明离得很远,却震得我耳膜生疼,不自觉的双手捂住耳朵。

????等我转身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时,不由惊呆了。

????在走廊昏暗的尽头,漂浮着一个白影。

????这白影像是一块纱布,随风飘荡,而白影上方,则是一片漆黑。我仔细一看,白影上方的黑色,竟然全都是头发!

????这些头发,足有两三米长,异常浓密发达,随风飘扬的时候,像是无数条致命的黑色,看得我触目惊心。

????由于头发太过浓密,我看不到白影的面孔,但是对我造成的恐惧程度,却有增无减!

????我脑海中闪现的第一个念头,是贪念邪尸!

????可是转念一想,又否定了这个猜测。因为这具漂浮的白色邪物,是一个女鬼,而贪念邪尸则是男人。除了性别不对之外,最重要的一点,这个白色邪物不具备贪念邪尸那种压倒性,排山倒海一般的恐怖气场。

????“什么鬼?”苏瑾年不自觉后退了一步,显然也被吓了一跳。

????我双腿打颤,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见白色邪物没有向我们这边靠近,我赶紧翻出天罡北煞乾明录,因为我记得上面专门记载了关于各类邪物的讯息。

????从这个白色邪物的种种迹象和表现,再结合天罡北煞乾明录的记载,一个惊人的名字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????我不由惊呼:“水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