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七十九章 相思无罪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没有想到,我接触的这么多人中,真正崇拜爱情,珍视爱情的,竟然是一只吸血鬼。

????很讽刺,阳人不知爱滋味,吸血鬼却深受爱情之毒。她爱苏靖,我却并不觉得有丝毫的危机感,很简单,每个人都有爱其他人的权力,这一点我无法左右干预。只要她没有将心中的爱,变成伤害其他人的武器,那么她就是无害的,甚至可敬的。

????又有多少人能够克制心中的冲动,压抑住强烈的本能欲望呢?

????相思无罪!

????我看着那个曾经天大地大,唯我独尊的女人,如今也因为爱情二字,变得脱俗过着春装忆流芳,若有伤感的模样,我便是一阵动容。

????“说起来,多亏了你爱苏靖,我才会得到这么多的帮助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希波不可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不恨我吗?爱情不是自私的吗?当一个女人知道自己的爱人,被其他女人觊觎的时候,不是向来会把这个女人视为天敌,然后不顾一切的与之逞凶斗狠吗?”

????我摇了摇头,看着希波,微笑道:“爱情是什么?我到现在也说不清楚。而我与你的关系,倒并非是以爱情这个话题为主了。能不能守住苏靖,是我的本事。能不能容得下你,是我的气度。”

????希波笑着摇了摇头:“千年的问题终于得到了答案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苏靖会为你赴汤蹈火了。”

????“话题回到起点,这个理由够了吗?”我问道。

????希波笑着点了点头:“够了,我再一次输给了爱情这两个字。”

????一番推心置腹后,我们的话题回到了最初,然后从往日的幻想情愫之中抽离出来,再次面对这残酷的现实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沉静道:“现在,乔娜已经彻底变成了阴人,我能够感觉到她的存在,她很强大,强过你我。最关键的一点,她的心境变了,变得冷厉霸道了,我从她身上察觉不到半点犹豫不决了。她将全力以赴,阻止我们打败她,因为她已经没有退路了,她输不起。”

????希波点了点头:“答应我一件事好吗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“别说出去。”希波自嘲的笑道:“别把我的心事说出去,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是个胆小鬼。爱情二字,终究与我无缘,从我出生起,掌管家族那一刻起,我就注定没有资格享受爱情的馈赠。”

????我很同情希波,她就是那种被各种各样压力压在肩膀上,活了一生,却没有一刻为自己活过的可怜人。

????她的凶狠毒辣,只不过是空虚心灵的一种伪装罢了。

????我重重一点头:“我答应你,我也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????“什么机会?”

????“为心爱之人,不顾一切的机会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希波眼睛一亮,看我的眼神尽是感动:“谢谢。”

????有什么好谢的,我又不是没心没肺,更不是散‘情’童子,你爱是你的事儿,关键在于苏靖爱不爱你,若是苏靖也爱你,那我不脸红,不心跳,转身走就是。爱情与我无缘,我又何必去叨扰不属于自己的烦恼呢?

????乔娜走了,走得很快,她像是来了一场‘说走就走的旅行’,一瞬之间抛弃了临海市,什么都没带,风一般的离开了。我和希波紧赶慢赶,然后就惊愕的发现,乔娜回到了起点,回到了我们的城市。

????不是说好了,不在我们的城市动手吗?

????哦,想起来了,乔娜的诚信和她的人性,一同被我给粉碎了。

????最让我觉得人算不如天算的是,乔娜回到原点之后,第一时间去了玉屏山。那里只有一样东西,值得乔娜大费周章,便是苏瑾年,继承了幽翎公主,成为新任七星邪尸的苏瑾年。等我和希波赶到玉屏山的时候,乔娜已经再次离去,只留下了一座空山,和被强行打开的阴阳界,以及那个被吸干了一切,化作干尸的苏瑾年。

????我猛然想起,乔娜曾问过我一个问题。

????“你是否能跟得上我的节奏?”

????现在我承认,跟不上。

????我索性放弃了,不再挣扎,与其一直看着车尾灯郁闷,倒不如等车回头来找我。我坚信乔娜在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之后,会回来找我。

????不能坐以待毙,我心里很清楚,等乔娜再次回来时,就算我和希波联手,也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。

????我该去找谁呢?又能找谁呢?

????我站在大山思考之际,希波突然问道:“死亡和他的爱人,最终怎么了?”

????希波对于死亡的爱情很感兴趣,她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,对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无比向往,我甚至感觉,死亡已经成了希波的新偶像。

????是啊,一个愿意生生世世,等待爱人轮回的男人,的确是可敬的。

????不过希波的话,却猛然间点醒了我,乔娜的目的很明确,她要吸干所有七星邪尸,掌握所有的力量。既然如此,那么我要做的就是让乔娜难以美梦成真。

????想到这,我沉声道:“走。”

????“去哪?”

????“去见你的偶像。”

????死亡不难找,他的力量很强大,甚至强大到过分了,明明已经给了乔娜一部分力量,仍旧是几乎不可撼动的存在。他就像是一座嘹亮的信号灯,指引着我。很快,我和希波便来到一座其貌不扬的小区。

????这个小区应该是上个世纪捡的,雪白的外墙已经落满灰尘,远远看去,灰蒙蒙的一片。不过由于位处城市的黄金地段,开发商拆不起,普通人不敢拆,因此屹立在这里,估计还能再挺拔几年吧。

????我和希波没有直接进入小区,而是在小区门口的一家母婴用品店。店里的一切都是崭新的,似乎刚刚开业没多久,店老板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挺平庸的,谈不上帅气,也并不丑。

????他站在柜台后面,一本正经的打量着进货单。

????店里零零散散的有几个客人,一个新妈妈推着婴儿车,挑选了一大堆东西,有奶粉,有尿不湿,杂七杂八,最后一算账,只要一百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