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七十八章 惊鸿一瞥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字里行间透着的情谊,可以读到一个男人的心,而画作,却往往能触摸到一个人的灵魂。

????那日与希波坐在密室之中,我曾亲眼看到希波看待那副画作的眼神,眼神是骗不了人的,那是一种审视心中所爱的眼神。这也能解释,为什么希波这个人总是站在中立位置,相当的理智,却屡屡帮助我和苏靖。

????这是本能,就算是希波再强大,阅历再深,见到心爱之人,也会难以控制心中的真实情感。

????她隐藏的很深,要怪就怪我是个女人,而女人的对‘情感’二字尤为敏感。

????希波笑了笑,有些窘迫,她没有继续隐瞒下去,却只是让我别介意,单相思而已,又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苟且之事。

????希波第一次见到苏靖,和今时今日的情形差不多,只不过那个时候,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是七星邪尸。

????苏靖追击七星邪尸的时候,意外来到这片土地,结果七星邪尸没有抓到,却反而差点被希波杀死。是啊,人其实和动物一样,领地性极强。希波作为那片土地的主人,又岂会容忍一个强大的外来客,在自己的地盘上放肆呢?

????希波第一次展现出来的实力,就是近乎碾压的,苏靖被希波打伤,囚禁,本来她可以直接杀掉苏靖,却在得知苏靖是‘东方贵族’之后,放弃了干净利落的杀戮,而是选择适合贵族礼节的‘行刑’。

????她查阅了东方贵族的行刑方式,按照传统,苏靖将被处以‘毒死’的死刑。

????同时,她也查到了苏靖来到那片土地的动机,得知苏靖是为了一个女人,她觉得很奇怪,因为当年的希波,没有谈过一场恋爱,从出生起,她就被寄予厚望,成为了爱德华家族的掌门人。

????因此,在希波的心中和世界观里,只有事业、家族和镇守一方的责任。男人对于她来说,只不过是一种会移动的血袋而已。

????是什么让一个男人不远万里,不顾一切,甚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去冒险?

????很快,希波有了答案,那是一个她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事物,一个可怕的事物‘爱’。

????希波对这种神秘莫测的力量着迷了,死刑还没有废除,但是她却在执行之前,不断的去地牢探望苏靖,询问苏靖关于爱的一切。当得知苏靖因为爱,可以勇往直前,哪怕粉身碎骨之时,希波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,是那么的有趣。

????在此之前,希波接触的男人,只有两种,一种是用来食用的男人,另外一种则是雄性吸血鬼。

????而拥有无限生命的吸血鬼,通常是非常冷漠且自私的,现实并非童话故事,更不是电影,真实的吸血鬼,只有对力量和地位的渴望,而爱情,这种下级生物阳人拥有的情愫,对于吸血鬼来说,是廉价的,不值一提的,与自己高贵的身份根本不相配的。

????所以,无论是女吸血鬼,还是女人,遇到雄性吸血鬼时,只有两个下场,要么被吸干,要么被玩完之后甩掉。

????在接触苏靖的那一刻,希波上千年搭建的世界观轰然崩塌,她没想到区区一个‘爱’字竟然蕴含如此可怕的力量。

????渐渐地,希波痴迷了上爱情这个字,也对眼前这个为爱不顾一切的男人,产生了不可控制的情愫。

????这种情愫,如毒药,蔓延在希波的体内,让希波患上了一种可怕的病,名为相思病。只要见到苏靖,她便会浑身舒坦,若是见不到苏靖,她便浑身如同猫挠一般难受。一个区区男人,竟让爱德华家的长女陷入了病魔的折磨之中,这让希波大为吃惊。

????她不敢与人言说,作为吸血鬼中地位最崇高的贵族,怎么可以被爱情这种低廉的力量所控制?若是说出去,岂不是贻笑大方?她该如何统治那些不安分的手下呢?

????于是,希波将这股感情深埋于心中,每每坐在月光之下,目视远方,发着呆,心中只有那个惊鸿一瞥,却留下了难以磨灭印象的男人。

????她不忍杀掉那个勾起她凡心的男人,又不敢再去见他,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,做出不符合她身份的事情。

????只有一个办法,可以解开这纠结,便是释放苏靖!

????她在族人们不可理解的目光注视下,将苏靖带出地牢,没有直接的放走苏靖,而是轻声问道:“能让我看一眼,那个值得你赴汤蹈火的女人什么样吗?”

????苏靖要来纸笔,他觉得希波欣赏不了东方的画风,因此现场临摹了西方的写实风格,留下了一幅肖像画。画中的女人,头戴凤簪,身穿凤袍,端坐在宝座之上,眼神犀利,望着阴间的芸芸众生。

????那个人就是我,我的前世。

????其实在此之前,我和希波从来没有见过面,我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希波。仅仅是一幅画,一段旧情,让我们恍然成为,黄发垂鬓旧相识,相见何必曾相识?

????苏靖走了,希波却没能完全把心中的真感情封印起来,从此以后,她找过无数的男人,寻过无数的爱。可是没有一个男人能给她苏靖那种感觉,那些男人,要么贪图希波的美色,要么贪图希波的地位,更有甚者,甚至只是希望希波咬他一口,赐予他无穷的生命。

????那些怀着私心,玷污了希波对爱情神圣向往的男人,无一例外,被榨干了最后一滴鲜血,变成一具干尸,沦落在泥土之中腐朽,尘归尘,土归土。

????从此以后,希波放弃了寻找爱情,她知道,以自己的身份地位,就算是有一些纯真的男人,也会因为自己而变质,单纯加上物质,产生的奇妙化学反应,变成了图利。于是乎,希波从此以后做得最多的事,就是坐在密室之中,端详着那个男人留下来的那幅画,看着那幅画中的女人,思考着那个困扰她许久的问题,爱情究竟是什么滋味?

????希波嘴上鄙视爱情,但是心里,却将爱情二字视为盛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