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六十五章 强大战友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吸血鬼来不及反应,就被冥妃之气所占据,我并没有用冥妃之气杀掉吸血鬼,或是毁掉她体内的所有修为,而是一直的深入她的灵魂,侵入她的血液,感应着她的一切!

????和东方的阴人不同,东方的阴人都是单独的个体,而吸血鬼则是一脉相承,如同植物一般。最古老的贵族是根部,而其他的吸血鬼,则按照等级,向上延伸,分别是树干、枝杈、等级最低的便是叶子。

????吸血鬼之所以等级分明,并且低级吸血鬼对高级吸血鬼有着极高的忠诚度,是因为一旦根部被拔出,枝叶也会随之枯萎。

????依靠‘一脉相承’的特性,当我一点一点的深入吸血鬼的灵魂深处时,不出我所料,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,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????“冥妃,你很不厚道呀,侵蚀我族人的灵魂,你想干什么?”

????是希波!她感应到了族人正在被侵蚀,因此直接透过灵魂深处,像个万里大洋与我交谈。

????我没有半点客套犹豫,开门见山道:“乔娜有没有找到你?”

????“咯咯咯,没有哦,她好端端的来找我干什么?”

????“少装蒜!你这个活了好几千年的老妖精,别看隔着太平洋,你对我们这边发生的事儿,也并非一无所知。还有这个背叛你的吸血鬼,如果不是你默许,她敢这么做?能这么做?”

????“哎,废物就是废物,连最起码的伪装都做不好,竟然被你发现了。也是,区区一个仆人,哪能躲过你的法眼啊。我劝你最好杀了她,不然她回来以后,我会折磨的她生不如死,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该罚!”

????“你和乔娜为伍了?”我沉声喝道。

????“别误会哦,我只不过是觉得你们斗得太凶,防着点而已。你们就当我是一个最无害的旁观者好了,你们谁输谁赢,跟我都没有太大关系。”

????闻言,我轻哼一声,将刚才女吸血鬼的话,复述给希波听,然后问道:“这就是你的中立态度?”

????没有回应,没有言语,脑海中死寂一片。

????然后下一秒,我感觉女吸血鬼的灵魂猛烈的燃烧了起来,我不得不收回冥妃之气,离开女吸血鬼的灵魂。

????然后在我的眼前,女吸血鬼变成了一个火人,挣扎着,哀嚎着,痛苦万分,可是火焰蔓延的速度非常慢,似乎以折磨为主,而非杀了她。

????在女吸血鬼的惨叫声中,之前被罗岚割下来的其中一个狗头开口了,是一个异常愤怒,咆哮,尖锐的嗓音。

????“你这个蝼蚁,苍蝇,蛆虫!竟然敢背叛我!”

????是希波的声音,她之前的沉默,很显然是怒火爆发出来所致,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????几乎是希波刚说完话,那个狗头就爆裂了,脑浆子、血肉四处飞溅,然后第二个狗头开口了。

????“一个下等奴隶,竟然将你高贵的主人卷入这场是非中,你的灵魂经得起考验吗?”

????依旧是说完,狗头就炸了。

????希波依靠她强大的力量,强行控制现场任何与吸血鬼有关的生命,替她传达心中的怒火。

????身上蔓延着火焰的女吸血鬼,凄惨的嚎叫着:“希波女爵,杀了我吧,请你杀了我。”

????没错,并非是求饶,而是诉求一死!她心里很清楚,激怒希波的下场,要比死亡可怕一万倍!

????“杀了你?呵呵呵,到了这个时候,你竟然还胆敢所求奖赏?!”

????最后一个狗头炸裂,我本以为希波已经没有可以借助的生物说话了,结果下一秒,我就被惊住了。

????痛苦万分的女吸血鬼,一边哀嚎着,一边发出希波的怒喝。

????然后在我和罗岚近乎惊恐的注视下,女吸血鬼用她自己的手,一点一点将身上血肉撕裂,露出骨头,然后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,放在地上踩爆。脑浆、五脏六腑、肠子,全部由女吸血鬼自己的手从体内清理出来。

????最后一具干干净净,完美的骨架,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????火焰消散,裂缝在骨架上蔓延,最后碎成渣子。而一团黑乎乎的影子,从骨头渣子上飘出来,正是女吸血鬼的灵魂,结果就连灵魂都无法逃过希波的怒火。这抹灵魂,在空中扭曲,翻腾,然后飞出别墅,附着在一具阴尸的身上。

????之前被杀掉的阴尸,突然复活,明明是男尸,发出的却是女吸血鬼尖锐的惨叫。

????然后阴尸再次按照之前的步骤,用自己的手,挖光自己的血肉,灵魂出窍,附着在下一具死尸身上,如此反复,永无休止的承受着撕心裂肺,血肉横飞的苦楚。看着一具具阴尸,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,一具一具的撕裂下去,我心里不由一阵叹息,难怪所有吸血鬼都惧怕希波。

????这个美艳的女人,内心的黑暗,如她的容貌一样惊人。

????地上弥漫的血液,汇聚在一起,违反重力的漂浮到空中,形成一个血红色的人形。希波的声音从血人中发出。

????“解气了吗?”

????“她的惩罚要持续到什么时候?”我虽然知道那个女吸血鬼罪有应得,可还是忍不住发问。

????“持续到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尸体的那天。”

????听到这个回答,我在心里竟不由为那个女吸血鬼默哀起来。

????“她做错了事,我惩罚了她,我们之间的……”

????不等希波说完,我就不留情面的打断了她: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????希波叹了口气:“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。”

????“我不会让你为难,你只需要保住我的真身便可。”我暂时没有要求希波帮我去对付乔娜。

????“就算你不要求我,她也拿不走,用苏靖来要挟我,真是可笑。苏靖对你来说,是整个世界,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一个有趣的男人罢了。”希波的语气尽是鄙夷,说到这,她语气一变:“对了,提醒你一下,一旦你毁了乔娜的阳人之躯,她将再也不会受到限制,到那时,她的力量会再次变得强大,你有把握赢过她?”

????我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: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乔娜这个人睚眦必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