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四十三章 马革裹尸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僵尸不同于其他的邪物,一旦尸变,就不会停下,会本能开始狩猎活人。一旦这些绿毛僵尸逃出墓园,必然会危害普通民众。因此我毫不犹豫,直接释放出体内的地府冥气,如同浪潮一般,向外席卷而去。

????地府冥气铺天盖地将整个墓园完全覆盖,不过专门把小队所在的位置给空出来了。

????完全恢复了冥妃的力量,对地府冥气的掌控力也大大加强,这点我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????这些绿毛僵尸,在地府冥气的洗礼之下,瞬间变为冰雕,紧接着,一个个倒下,再也没了动静。

????我没有直接摧毁它们的肉身,因为没必要,只需要毁掉它们残存的魂魄,吸收掉体内所有的阴气便可,让这些僵尸重新变成死尸。

????至于僵尸体内含有的猛烈尸毒,与地府冥气相比,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,那点可怜的毒素,瞬间就被地府冥气破坏殆尽。

????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,当我转身看向小队的时候,发现所有人都定格住了,像是被施展了某种定身术。

????就在我纳闷之际,喷子结结巴巴道:“陈……陈姑娘,你……你刚才做了什么?”

????之前喷子还对我成见很大,而且嘴巴相当坏,但是此刻‘陈姑娘’三个字却包含了敬畏,这一点让我很满意。

????我看着小队,一字一顿道:“我既然把你们带到这来,自然会把你们活着带回去,这点你们不必担心。至于我们的身份,事已至此,告诉你们也无妨。”我深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我们不是人。”

????“天哪!”

????“你们……”

????“我说,之前就感觉你们不对劲!”

????小队惊呼连连,现场唯一没有吭声的就是孙剑。孙剑缓缓摘下脸上的夜视仪,眼神惊愕却又强装镇定的看着我:“陈姑娘,我现在似乎明白,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了。”

????我嘴角上扬,淡然一笑:“你觉得是什么?”

????“反正不是人。”孙剑回答的干脆利落,在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到他的眼神震颤了一下。

????我叹了口气,歉意道:“抱歉,毁了你们的三观,和几十年精心搭建起来的无神论。”

????孙剑朝我走了一步,然后又立刻退了回去,似乎很是犹豫。

????“你有什么话想说?”我直接主动问道。

????孙剑双手攥着枪,看着我,一字一顿:“你就不怕我们拖你后腿?”

????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,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孙剑:“怎么说?”

????“虽然我不懂那些僵尸的实力是怎么区分的,但是我不傻,能够看得出来,今天晚上那个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,要比其他的都强悍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提醒道:“弱的是绿毛,强的是黑毛。”

????孙剑点了点头,眼神更加凝重:“我们毕生的训练都是用来对付活人的,而现在面对死人,我们中任何一个人,都不是绿毛僵尸的对手,更别提黑毛僵尸了。而你,可以轻易杀掉这么多绿毛僵尸,想必,杀掉黑毛僵尸也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。但是现在要面对的敌人,是连你都忌惮的存在,我们……”

????我已经明白孙剑的意思了,语气认真道:“不必气馁,你们只是武器还不够强悍,只要武器足够,配合上你们的战术素养,倒也不是以卵击石,至少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。我和苏靖的能力有限,无法照顾的方方面面,需要帮手。至于拖后腿,更是无稽之谈了,说实话,从一开始你们所表现出来的一切,都让我很是惊讶。”

????“小打小闹罢了。”一旁的教士自嘲道。

????我眉头紧锁,盯着教士,随即视线扫过现场的每一个人,沉声道:“你们难道把保家卫国,守卫人民百姓,当成小打小闹?”

????没人回答,越是这样,我就越气愤。

????我看着他们,喝道:“告诉你们一件事,在这座城市,曾经有一个女警,她姓蓝,我曾与她并肩作战,但是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她的全名是什么。不重要,因为她是个英雄,英雄无名又何妨?”

????提起蓝队长,我整个人都伤感了起来:“她没有强悍的武力,没有过人的智谋,与在场的你们相比,她更多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。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,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,却从没有放弃过,没有后退半步。因为她知道,她的背后是人民,是百姓,她不能退。你们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吗?”

????“什么?”孙剑死死盯着我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:“她死了!像是个臭虫一样被碾死了,但没有人觉得她是小打小闹,也没有人将她视为炮灰。一将功成万骨枯,她便是那万骨中的一骨,若没有她的奉献,也不会有今天!”百£度或手£机上搜索:我?的?书?城?网 免?费阅读更多?精美小说

????所有人全都沉默了,他们看着我,紧紧攥着手里的枪。

????片刻之后,孙剑朝我迈了一步,低喝道:“陈姑娘,我懂了!枉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兵,竟然没有你看的透彻!”

????与此同时,其余的人也纷纷走到我的面前,冲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异口同声道:“军人马革裹尸,死而后已,狭路相逢,勇者胜!”

????“有勇气,有觉悟,很好!”我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,这一场花费了我一天一夜的测验,时间没有浪费!

????当我们回到住处的时候,已经接近凌晨,屋子里不断传出呼噜声,是罗岚和刘局长。都说没心没肺的人睡觉很踏实,从呼噜声判断,这俩人不光心肺,恐怕五脏六腑都没了。

????没有叫醒他们,我和苏靖回了房,而小队则在院子里临时搭建的帐篷休息。

????我刚上床,苏靖就把我推倒了,按着我的肩膀,要行不轨之事。

????我一边扭头躲避苏靖的嘴唇,一边含羞带怯道:“你都赌输了,别赖账。再说了,这种节骨眼上,哪有心情啊。”

????苏靖不依不饶:“说实话,这一关不知道能不能过,临死前做个风流鬼,不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