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一十二章 小镇密云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墓穴之地,对待外来之人的莫名热情,都让我不自觉产生了必要的警惕性。

????“你们是?”其中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,一边审视着我们,一边轻声问道。

????我没有吭声,是周凤薇回答的:“我们来找一个人。”

????“找人?谁?”

????当周凤薇说出老鹰和生母之后,这两个接待我们的中年男人,脸色瞬间从热情变为兴奋。

????尤其是之前说话的中年眼镜男,看周凤薇的眼神变得无比炽热“你就是镇长的女儿吧?”

????周凤薇楞了一下:“你们知道我?”

????“怎么会不知道,镇长经常提起你,说将来有一天,你一定会来找她,如今镇长的话终于得到了应验。”中年眼睛男兴奋无比,赶忙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我带你去找镇长。”

????我和苏靖下意识跟着周凤薇往里走,却被另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伸手拦住了。

????“二位,你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,就不要跟着一起进去了,毕竟你们是外人。”

????周凤薇连忙停下,轻声道:“这二位是我的朋友,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进去?”

????黝黑男人满脸笑意:“不是不能,是暂时不行,需要镇长发话才行。”

????我见周凤薇有些不悦,为了避免阔别重逢见到的第一面就闹出不愉快,因此赶紧安慰周凤薇:“凤薇,你先进去吧,我们在外面等一等,没关系的。”

????“可是……”

????见周凤薇还想坚持,我笑着摆了摆手: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你是来见你的母亲啊,等会儿你母亲答应我们进去了,我们再进去就行了,毕竟不请自来,本身就有失礼数。”

????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周凤薇也就不再坚持,恋恋不舍的跟着眼镜男人进去了。

????我本来还以为黝黑男人的‘找个地方’,是他帮我们找个地方,结果却是我会错意了,人家压根就没有请我们进去休息的意思,而是转身便走,把我们留在小镇的入口处。就在我一阵窘迫之际,苏靖却伸手从后面拦住我的腰。

????“你干嘛?”我惊了一下。

????苏靖伸手一指面前宽阔的绿地,微笑道:“我此生最大的梦想,就是牵着至爱之人的手,坐在一望无尽的绿地上,享受着清风拂面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做,静静地体会着静谧闲适的午后。”

????说着话,苏靖席地而坐,然后拍了拍大腿,示意让我躺上去。

????也是,反正暂时进不去小镇,闲着也是闲着,倒不如趁机放松一下。

????我毫不犹豫的躺在苏靖的大腿上,草地软软的,很是舒服。苏靖动作轻柔的给我整理头发,一边柔声细语道:“潇潇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????我翻了一下身,由侧躺变为仰面躺着,看着苏靖的脸颊,疑惑道:“你不是说什么都不想,好好享受一下吗?怎么突然又有问题了?”

????苏靖叹了口气:“这个问题很重要。”

????“那好,你问吧。”

????“若是你死了,你会伤心吗?”

????“我死了,我会伤心吗?”我眉头微皱,觉得苏靖这话很有问题,因为我死了,最伤心的人应该是苏靖才对。再说了,他突然问这么晦气的话干什么。

????我凝视着苏靖的眼睛,不答反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就是随口问问。”

????“随口问问我死了?”我一阵没好气:“我若死了,肯定是天命难违,有什么好伤心的。现在我能知道,你问出这个问题的动机了吗?”

????“孩子……”

????“别说了。”我脸上带着微笑,语气平静,但轻轻的一句话,却让苏靖立刻闭上了嘴巴,我们都知道,孩子这个话题,对于我们来说有多么的严肃。从冥胎胎死腹中之后,我们之间就注定无法跨越这个敏感的话题。

????而最关键的一点,我甚至不知道我们究竟‘配不配’做父母。

????在我的印象里,苏靖向来对孩子是不屑一顾的,在他心中,孩子只不过是一种爱情的产物而已,无法左右爱情的本身。若是二者取其一,必然会选择爱情,而非孩子。也就是说,在必要的时候,苏靖会毫不犹豫的让孩子陷入危险之中。这并不能说对错,但对孩子的伤害,却是无法反驳的事实。

????在这个世上,没有任何人,可以轻而易举的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,包括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。

????我也比苏靖好不到哪去,我很喜欢孩子,可是我本身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矛盾纠结体,引来麻烦,陷入麻烦的漩涡之中,像我这种人,连自己都保护不了,又哪来的能力去保护孩子呢?

????一个无法保护孩子的母亲,注定不适合当母亲。

????我记得曾经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,让我感触颇深。

????这句话的内容依稀是:“当父母不用考试,绝对是政策的一大漏洞。”

????可能这话说的有些极端,毕竟无人能够控制自己的荷尔蒙。但是不得不说,有很大程度上的父母,只会创造孩子,却无法成为一对合格的父母。

????我和苏靖现在就是这种状态,哪怕是阴阳两隔,但只要我们想,创造一个孩子还是非常简单的。可是,我不敢,我害怕重蹈覆辙,担心我的心无法再承受丧子之痛的折磨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孩子可以让人春暖花开,也可以瞬间让一个女人跌入永远都无法逃脱的病窟窿中。

????保持现状就好,我不想让现在的情况变得更好,就像不想变得更糟。

????苏靖轻轻地抚摸着我的秀发,看着我没有太多变化,云淡风轻的脸颊,却脸色愧疚,他心里很清楚,在提到孩子的刹那,我心里有多痛。就像是已经愈合的伤疤,突然被人硬生生的撕开,还在里面撒了一把盐。

????不怒,不代表不生气。不哭,不代表不悲伤。人,大多数时候,都不会将真感情流露在脸上,大多数时候也都是在独倚斜阑,咽泪装欢。

????突然之间,因为这个敏感的话题,我和苏靖都陷入了沉默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