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零八章 二男一女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又比如说,她遇到希波女爵的时候,可以坦然自若,谈笑风生。要知道,那可是连我都不敢忤逆的强大存在。”

????“希波?”苏靖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微笑,很显然,苏靖认识希波。

????苏靖的语气,让威廉二世误以为苏靖在询问关于希波的事儿,威廉二世赶紧介绍道:“吸血鬼有三个大的分支,其中一个就是爱德华,而希波女爵,则是爱德华家族仅存的血脉了,也是最为古老的吸血鬼之一。她的实力之强悍,已经……”

????不等威廉二世说完,苏靖就摆了摆手:“我知道希波。”

????“你知道?”威廉二世的眼睛睁得老大,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:“你怎么会知道希波?”

????“呵呵,很多年前,我们曾经一起玩过……”苏靖说的很随意,而且用了‘玩’这个字,关系一下子显得非常亲密。

????威廉二世看苏靖的眼神变了又变:“你是说,你和希波女爵是非常要好的朋友?”

????“算是吧,不只是我,还有我的妻子,你口中的陈小姐。这也是为什么,潇潇可以和希波谈笑风生。”见威廉二世的眼神越来越惊讶,苏靖轻声问道:“现在你还想要得到潇潇吗?”

????“当然!”威廉二世猛地站了起来,他看着苏靖,眼神郑重其事,一字一顿道:“无论是为了我自己,还是为了家族,我都想得到陈小姐!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“我么威廉家族,已经落寞,现在只靠着旧贵族的头衔,已经很难继续维持下去了。而陈小姐与希波关系匪浅,如果有陈小姐在中间牵线搭桥,我们威廉家族很有可能重新崛起。而仅仅对我来说,也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我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见到,可以与我发生性关系,并且不怕会被杀掉的女人。”

????苏靖很沉稳,也很冷静,可是听到威廉二世的话,脸还是黑了起来。别说是苏靖,恐怕任何男人听了这话,都会受不了。

????苏靖凝视着威廉二世,语气变得严肃起来:“威廉你虽然活了很多年,但是入世不深,所以我给你一次机会,不追究你之前的言语有失。但如果你再说这种话,那么抱歉,我会杀了你!”

????威廉二世面对苏靖,并没有退却:“我说的是真的,只有陈小姐,可以为我们威廉家延续血脉,她的体质,最为合适。乔小姐早就告诉我了。”

????苏靖点了点头,缓缓放下手中的杯子,站起身,走到威廉二世的面前,先是为他整理了一下衣领,然后毫无征兆的一拳打在威廉二世的脸上。这一拳下去,力道十足,没有丝毫的保留,威廉二世直接被打的侧飞出去十几米远,重重的撞在古堡一侧的墙上。

????尘烟滚滚,碎石飞溅,古堡内栖息的蝙蝠被惊得四处飞散。

????苏靖看着从狼藉中缓缓爬起身的威廉二世,低声道:“能为你延续血统的女人,数不胜数,女吸血鬼有的是!当然,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敢觊觎我的女人,你把我治好,不代表我就不会对你出手!”

????威廉二世站起身,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尘,蓝宝石般的眼睛瞬间变成血红色,獠牙、指甲纷纷显露了出来。

????威廉二世一瞬间从绅士变成了野兽,他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苏靖,低喝道:“就算你认识希波女爵,也没有用!只要杀了你,陈小姐就是我的了!”

????就在前一刻,这俩人还推杯换盏,交谈甚欢,下一刻竟然就撕破脸皮,争锋相对。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快,实际上,男人在这一点上丝毫不落下风。

????黑压压的蝙蝠在威廉二世的头顶盘旋,血色双瞳,致命獠牙,气势十足。

????而苏靖则冷眼旁观的看着威廉二世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地府冥气。

????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,我不能再隔岸观火,毕竟其中有一个是我的丈夫。我赶紧冲出去,娇喝道:“你们俩都给我停下!”

????苏靖看到我,摇头苦笑。而另一边的威廉二世则兴奋道:“陈小姐,我要得到你,我要跟苏靖进行绅士般的决斗!”

????“决你妹啊!”我站在威廉二世和苏靖之间,没好气的骂道:“你算哪根葱,你有什么资格跟苏靖决斗?”

????威廉二世楞了一下,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,犹不死心道:“陈小姐,如果你的心没有了寄托和归宿,就是一个自由的灵魂,我也就有权利追求你。所以我要做的,就是帮你的灵魂解开束缚。”

????“所以你就要杀我男人?”我看着威廉二世,觉得这家伙脑壳都坏掉了。

????威廉二世坚定不移的点了点头:“没错!没了苏靖,就没了寄托,没了寄托,你的灵魂迟早要归我。一百年,一千年,我可以等!况且,在没得到你灵魂之前,我可以得到你的肉体。我已经过够了像是换衣服一样换女人,我想要有一个固定的女人,像是妻子那般,一直陪在我的身边。”

????有病,这家伙真的有病,而且还病的不轻!

????“你可以买个充气娃娃!”我冷哼一声,没好气道:“我是个人,不是个物品,不是你可以用武力争取来的。再说了,咱俩压根就没有半点情愫,你这样做,跟流氓没什么区别。”

????“不,在我们的传统中,任何勇于追求女人的男人,都是值得肯定的。”威廉二世没有半点属于东方的礼义廉耻,把不要脸当成了正义,这让我很苦恼。

????就在我还想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,苏靖抓住我的手腕,将我拉到身后,看着威廉二世,沉声道:“在自然界,雄狮不参与捕猎,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领地和身边母狮的交配权,任何敢于染指的外敌,都会遭遇迎头痛击。”

????“喂!”我使劲儿拍了苏靖一巴掌,怒道:“什么叫母狮,什么叫交配权!威廉那个傻子说话很难听,你也好听不到哪去!”男人都一样,逞凶斗狠的时候六亲不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