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零六章 世界大同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威廉二世舒坦了,舒坦的像个孩子,俗话说温饱思淫欲,若是淫欲和温饱能够一起解决,岂不是人生一大快哉之事?只可惜,他的快哉,是其他人的悲哀。而且一旦和果腹扯到一起,正义与否就变得模糊起来,我这人,做不到大善大恶,那就只能沉默不语了。

????回去的路上,威廉二世一反常态,变得喋喋不休起来,问了我很多关于希波的事,主要话题围绕在,我是如何和希波扯到一起的。从威廉二世的只言片语字里行间可以判断出,他对希波非常忌惮。

????吸血鬼圈子里有着明确的等级制度,其泾渭分明,不亚于东方的阴间。

????而希波的身份地位,要比威廉二世高上一截,因此由不得他不敬畏。

????说实话,我对希波的感觉比较平淡,并未因为她的身份和背景,而产生丝毫的惶恐,或是抱大腿的念头。原因很简单,她认识冥妃,而且没有敌意,因为友善,所以平淡。不像是威廉二世,受到乔娜的影响,骨子里透着危险,让我不得不警惕,也不得不防备。

????不过跟希波接触之后,有一件事让我的兴趣变得越发浓厚起来,便是乔娜的前世今生。我知道乔娜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,可是对于她的身世,却知之甚少,而且很多支离破碎的画面,也都是乔娜说,我听,至于其中的真实性,确实有待商榷。

????我很想尽快找到乔娜的生母,知道乔娜的一切,可惜,威廉二世的规矩绊住了我的脚,让我不得不继续逗留下去。

????按照约定,威廉二世要帮我治好苏靖。

????回到古堡之后,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,我没有邀请威廉二世进入我的房间,而是让周凤薇帮我,一起将苏靖抬到古堡客厅,然后让威廉二世就地诊治。吸血鬼无邀请不入门的规矩,对女人来说,可是一种非常‘绅士’的规矩,至少这规矩可以让我自保。这是迄今为止,我从西方阴人身上,看到的唯一优点。

????将苏靖摆在沙发上,我和周凤薇退后,威廉二世半蹲在沙发一侧,伸手轻轻地触摸着苏靖的额头,似乎在观察苏靖的情况,片刻之后,威廉二世冲身旁的管家轻声道:“把血蛭拿来。”

????“血蛭?”管家眼神犹豫,站在原地踟蹰,似乎很是为难:“主人,血蛭是你精心培养了上百年的……”

????不等管家把话说完,威廉二世便挥手打断了管家:“我答应过陈小姐,你难道想让我失信?”

????闻言,管家连忙低了一下头,毕恭毕敬道:“不敢。”

????说完,管家转身而去,大约十几分钟后,管家再次出现在客厅,双手如视珍宝一般捧着一个木盒。这个盒子,镶嵌着红宝石,主体镀金,并且用粉红色的天鹅绒包裹着,尽显奢华。在打开盒子的刹那,我还以为里面会有什么旷世奇宝,结果看到里面的东西,不由一阵反胃。

????里面竟然放着一只水蛭,俗称蚂蟥。

????只不过这只水蛭和常见的水蛭有些不同,个头比较大,大约有十厘米的长度,非常的细,像是一根黑线。

????威廉二世用小拇指指甲,将水蛭从盒子里挑出来,作势要往苏靖身上放。

????我吓坏了,赶紧阻止威廉二世,惊慌失措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????“别担心。”威廉二世冲我抛以赤城眼神,示意我不必担忧,推开我挡在前面的手掌,将水蛭放在苏靖的胸口上。起先,水蛭像是死掉了一样,可是在接触苏靖的刹那,它立刻顺着衣服的缝隙钻了进去。

????我吓得脸色惨白,攥着的拳头里直冒冷汗,一想到水蛭这种可怕的小东西,钻进苏靖的体内,我就不寒而栗。

????我的反应被管家尽收眼底,管家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陈小姐,血蛭对你的丈夫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,你用不着这么紧张。”

????“可是这什么血蛭钻进体内,还是非常吓人。”我捂着嘴,心惊肉跳的说道。

????“钻进体内?”管家楞了一下,得知我的害怕之处后,像是非常好笑似得:“就算是水蛭,也不会钻进人的体内,而是附着在表皮之上,吸食血液。钻进体内,只不过是非常荒谬的说法。”

????我扭头看向旁边同样眉头微皱的周凤薇,忧心忡忡的问道:“真的?”

????周凤薇冲我牵强一笑:“我对这种东西也是向来敬而远之,会不会钻进体内,说实话我也不清楚。”

????就在我心里止不住害怕的时候,一直昏迷不醒的苏靖,竟然神奇般的咳嗽了一声。紧接着,惨白的脸色竟然开始逐渐恢复血色。

????我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:“这……这是血蛭的功劳?”

????守在一旁的管家耐心为我解释:“陈小姐,血蛭是非常稀有的物种,人为饲养很难存活,因为它需要吸食大量的血液。而这只血蛭,跟在主人身边已有百年,是主人用无数精血精心培育出来的。”

????闻言,我暗暗松了口气,少见多怪道:“也就是说,血蛭在帮苏靖输血?”

????管家摇了摇头:“并非是输血,而是吸血。”

????“怎么可能?”我惊为天人,不可置信道:“如果是吸血,苏靖的状态应该变得非常差才对,可是他的脸色却越来越红润,这明显是补血之后的表现啊。”

????管家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,眼神沉着道:“血蛭不仅能吸血,也能吸走人体内的一切负面影响。简单来说,血蛭吸走了你丈夫身上的伤。”

????伤是可以被吸走的?此次旅行,无疑刷新了我的认知,这个世界有着太多太多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。眼前的血蛭就是一例,自认见多识广的我,却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,不出门不知道自己见识少,不抬头不知道自己眼界低。

????大约五分钟的样子,随着苏靖衣服一阵抖动,血蛭缓缓从衣服的缝隙里爬了出来。

????之前还是细细一条线,此刻却变成了海参一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