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百零五章 他乡故知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见我盯着男性死尸目瞪口呆,希波娇笑不止:“冥妃,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西方的鬼,吃相很难看?”

????“额……就是比较震惊而已。”我连连摆手,毕竟她认识的是冥妃,而我是陈潇,不能把客气当福气。

????希波不以为然,云淡风轻道:“没关系的,我不在乎真话有多难听。其实吧,西方人自诩为绅士,做起事来以人道为主,其实在我看来。至少鬼,还是东方的鬼比较优雅一些,只吸灵魂精气。”

????我连连摆手,推脱道:“那是你没看见阴尸,像僵尸这一类的存在,会把人的血肉骨头渣子都吃的不剩!”

????“和狼人一样!都是下等生物!”希波再说到‘狼人’这个词的时候,眼神充满鄙夷。

????“真是和电影一样。”我兴奋无比:“吸血鬼,狼人都出现了。”

????希波笑道:“狼人都死绝了,毕竟狼人都是野兽,不知道克制,如果做得太过,就容易被当地人猎杀。”

????“怎么,你们也怕人?”

????“怎么不怕,怕得要死!”希波拍着胸口,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,娇笑道:“我们和你们一样,其实都是夹缝里求生存,对于一些高层来说,我们其实更像是濒临灭绝的珍稀动物,需要保护起来。”

????“保护害虫?”

????“害虫?”希波楞了一下,随即掩嘴大笑:“真是一个有趣的比喻。”

????她没有深入探讨下去,因为这个话题比较复杂,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了。希波带着我继续往里走,房间很大,内有乾坤,穿过一道暗门之后,我被希波带进一间密室。沿着楼梯一直往下走,很快,我们出现在一个大厅里。

????大厅里面的光亮是靠火炬照明,里面有很多奇珍异宝,而最为吸引视线的,则是北边墙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画作。

????这是一幅肖像画,长两米,宽一米半,属于相当巨大的了,而且相框金灿灿的,似乎是镀金的。至于肖像画的内容么,很熟悉,熟悉到不能再熟悉,因为里面的女人就是我。准确的来说是冥妃,穿着凤袍,带着凤簪,优雅而端庄。

????我惊呼道:“你怎么会有冥妃的肖像画?”

????希波微笑道:“算是珍藏吧,这幅画出自一个艺术家之手。”

????“艺术家?”

????“苏靖。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不可置信道:“苏靖还会画画?”

????希波饶有兴趣的看着我,拍着我的肩膀笑道:“那个男人,要远比你知道的更加多才。这幅画留在这,已经有一百多年了,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真尊。”

????我窘迫无比的笑了笑:“哪里是什么真尊,我现在已经不配称为冥妃了。”

????“呵呵,只要你想,你随时会再次成为冥妃。”希波笑容满面的说道,看似随意,但是从她的字里行间中,我却能察觉到一种别样的意味。

????“你是说,我还能重新变回冥妃?”

????“当然,只要你死掉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心头一沉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。

????希波冲我连连摆手:“被担心,咱们是朋友,我怎么会害你呢?我的意思是说,冥妃是你的力量,无论如何都不会流失,只不过你现在被活人的一面束缚住了。只要失去生命,你就会再次成为冥妃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我苦涩一笑:“我可没有自杀的胆量,再说了,这世间已经不再需要冥妃了。”

????希波耸了耸肩,她乌黑的长发,从左右双肩垂落,正好分别挡住了双峰,像是天然的胸罩。

????只不过,她几乎陷入肉里的小内裤,再加上高挑挺拔的身材,还是让她的身体充满了色欲,连我这个女人,都多少受到影响。

????希波坐在一个沙发上,我坐在对面,她拿出两瓶酒。一瓶红酒,另一瓶也是红酒,只不过却区分倒出来。原来一瓶是红酒,另一瓶是加入了抗凝剂的血液。

????希波如同品尝美酒一般,轻抿了一口,叹息道:“血液虽好,但还是新鲜的更为芬芳。”说到这,她笑眯眯的看着我:“其实你也能喝血吧?毕竟你也是鬼。”

????我连连摆手:“我现在是人啊,你自己留着享受吧。”

????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????“再过一段时间吧,长则十天,短则一个星期。”我随口说道。

????“你要去找那个女人的双亲吗?”

????“那个女人?”

????“乔娜。”

????我一阵惊慌: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

????“名人的圈子其实很小,大家互相都是认识的,也没什么好稀奇的。”希波翘着二郎腿,双眼已经恢复了蓝宝石色,只是嘴角的鲜血,让妖异气氛丝毫不减。希波晃荡着酒杯中的血液,若有所思道:“乔娜曾来找过我,希望我可以为她促成不死之身,但是我没有上当,这个女人,很危险,离得很远,我都能嗅到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邪恶气息。”

????说到这,希波一阵叫嚣:“威廉那个傻子,既然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乔娜,却被乔娜所控制,呵呵呵,真是好笑。”

????“你知道乔娜控制了威廉二世?”

????“当然,他一进门,我就能嗅到乔娜的气味。”希波看着红酒杯一阵失神:“如果你能打败她,我会很感激你。”

????“你怎么觉得我一定会和乔娜大打出手?”我疑问道。

????希波放下酒杯,看着我,一字一顿:“因为当你知道了乔娜的前世今生,和过去的一切,你会发觉,这个恶魔必须被铲除掉。这是你的使命,也是你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????我长舒了口气,心里止不住苦笑,看样子我这位好姐妹的秘密,比我想象的还要多。

????就在这时,一阵脚步声,从楼梯上方传来,是威廉二世。

????看到他,希波眉头微皱:“不请自来,这可不是绅士该做的事。”

????威廉二世低头行礼:“对不起,我只是担心陈小姐会遇到危险。”

????希波脸上严肃的表情化开,嘴角勾勒出一抹妖艳的笑容:“陈小姐在我这里,可比跟在你身边还要安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