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qq群自动抢红包软件下载百七十八章 不得吃醋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公司中沉静无人,狭小的储物间更显冷清,但是在冥妃之力出现的刹那,一切都显得焦躁不安,无处不在的冷风,平地而起,摧残着一切事物,短暂的一瞬,整个储物间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,文件、档案、纸质的一切,都被吹到空中,乱作一团,像是经历过一场浩劫。

????我来不及体会冥妃之力的强大,赶紧将这股力量收回,一切归于平淡。

????之前与礼品盒在一起的信纸,和其他的纸张一样,被吹到空中又落下,但是由于信纸太显眼,因此我一眼便看见了‘躲藏’在众纸中的独纸。

????我顺手捡起信纸,展开观看,越看心越殇,越看心越痛,眼眶不仅是润,眼泪也悄然滑落。

????“陈潇,我配不上你,你是九天回翔的凤,我是凡尘泥土中的蚁,纵使你沾染了凡尘的露水,落于凡间,也并非是我能企及的。我就与那沙尘泥土一样,那么的不显眼,那么的渺小。但我仍愿意倾尽一生,为你逐建万里之堤,百米高台,助你重飞凌霄。你翅膀一扇,飓风骤起,我脆弱的身体瞬间毁于无形,灵魂却能永远伴你身旁,注视着你的展翅高翔……”

????我深深吸了口气,合上信纸,贴身放好,心里却久久不能平息。

????“潇潇……”一直陪伴在我左右,沉默不语的苏靖,此刻伸手抱住我的肩膀,轻声的安慰着:“这个男人,值得铭记。虽渺小,却灵魂伟大。”

????我苦涩惆怅,看着苏靖,轻声道:“若我念着他,你不会吃醋吗?”

????苏靖干脆利落的摇了摇头,毫不犹豫:“他与我一样,只是纯粹的为了你好,如此男人,若是也要吃醋,岂不是显得我太狭隘了。”

????苏靖能够理解南霸天对我的爱,我又如何不理解。

????若是问我,现在心情是否改变,是否因为南霸天做过的一切,而从冷漠,转变为爱意。我的答案是肯定的,心情肯定会变化,我并非是冷血动物,但却并非是转变为‘爱’,我这辈子注定不会对南霸天产生‘爱’。

????说的现实残酷一些,我的心早已经被苏靖完全占据,不留半点缝隙,就算是其他男人将天地都搬到我的面前,怕也难以撬开我心里的半点缝隙。莫说是我,天下万千女人,多少女人皆是如此。

????‘好男人’这三个字,像是无形杀人的刀,可以让男人无奈苦笑,也可以让男人畏惧后退。明知道男人最讨厌的便是‘好男人’这三个字,但我仍旧要在心里说,南霸天是个好男人,至少在他浪子纨绔的外表之下,隐藏着一颗真挚的赤子之心。

????若没有心,他又岂会做出这些,所谓很多流于形式的轻声都做不出来的壮举呢?

????他是一个追梦之人,并且愿意为了自己的梦想付出行动,因此他是一个可敬的人。我很庆幸,也很感恩,能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充实了我的生活,让我相信爱情的伟大。

????我们或许永远都无法成为情侣,他也永远都进不了我的心,但我仍旧愿意不畏舆论的将他视为一个朋友,一个已故并且值得缅怀的朋友!

????我的心在抖,肩膀再颤,我窝在苏靖的怀里,抚摸着放在胸口的信纸,似有似无的嗓音对苏靖说:“你一定要对我好,因为南霸天这个家伙,用情太深了,你不能输给他,否则的话……”

????苏靖紧紧地搂着我,一字一顿,坚定无比:“否则,他在天之灵也不会瞑目,我会对你好,绝不会输给南霸天!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看了看时间,时间紧迫,但是我不想就这么离开,因为一旦离开,我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这座让我流泪、心痛、寄托了太多情感的土地。

????我轻声问道:“能否临走之前,再去看他一眼?”

????苏靖微笑道:“我刚才也想问你,能不能去祭奠一下南霸天。”

????达成共识之后,我却突然很愧疚,很自责,因为我甚至连南霸天葬在哪里都不知道!

????问了问司机,我们才知道,最终还是南妈将南霸天的尸首埋葬的,也是南妈尽心尽力的料理了后事。

????得知我们要去祭奠南霸天,南妈提议亲自带我们前去。

????买了些香纸烛火,一群人浩浩荡荡,却透着凄楚的来到南霸天的墓。

????说是墓,其实就是一个石碑,现在已经不流行土葬了,都要先把尸首烧掉,只埋骨灰,因此很少有以前坟墓那种‘土包’。

????“南霸天之墓……”我站在墓碑前,看着石碑上的字,上方的遗像,没有哭,而是笑:“你还真是个傻男人,为了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,宁可粉身碎骨,百死莫辞,世间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男人啊。”

????身旁的苏靖,拿起三炷香,冲石碑郑重其事的鞠了一躬,敬重道:“对不起,杀了你。感谢你,为潇潇所做的一切。敬佩你,深沉的爱。若能再见,愿与你把酒言欢,秉烛夜谈。”言罢,苏靖将香恭恭敬敬的插在墓碑前。

????南妈叹了口气:“对我来说,你是个混蛋。对陈姑娘来说,你又是个罕见的好男人。而今,陈姑娘将我们的孩子视为己出,算是在给你还债了。我们之前的恩怨都已清,也不再恨你了,小天有我和陈姑娘,放心瞑目吧。”

????“叮铃铃……”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,打破了这肃穆的场景。

????我拿起手机一看,是梅姐打来的,接通电话的刹那,那边便传来梅姐急促慌张的声音:“潇潇,你们什么时候回来?张宝来了!”

????“撑住!”不必问旁枝末节,我甚至张宝意味着什么,也知道锦绣阁能够抵挡多久,因此不必多言,以最快的时间赶回去才是正道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冲南霸天的墓碑鞠了一躬:“好男人,你我无缘成就姻缘,但我感恩于你的爱,再见了,那个令我讨厌,令我心殇,令我感动的男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