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qq群自动抢红包软件下载百二十九章 极端性格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以前对于张宝的强悍与否,只停留在只言片语的表面了解中。而现在张宝就站在我的面前,从他身上感受到的气势,足以证明我以前听到的所有关于张宝的事儿,全都是真实可信的。他的实力,足够支撑他的傲慢。不得不说,此时此刻,我和苏靖手里并没有太多的资本与张宝叫嚣。老话说的‘好死不如赖活着’,现在应验在了我和苏靖身上。

????我以前以为,世间最无奈之事,便是面对上自己根本无法战胜的敌人。现在接触到张宝我才发觉,真正无奈之事,不仅是面对强大的敌人,而且还被敌人像是猫咪一样玩弄于鼓掌之中,却又没有半点反抗之力。

????此时此刻面对张宝,我心中的恐惧被一种苍白无力感所取代。

????张宝将手中捏碎的血骷髅碎片扔掉,拍了拍手,手上沾染的鲜血便神奇的消失了,像是刚刚洗过手一般。然后在我和苏靖的注视下,张宝的右手在空中旋转挽了个花,最后做了个‘请’的手势,像是绅士一般微笑道:“请吧二位。”

????我和苏靖对视了一眼,没有太多的拒绝余地,因此只能紧紧攥着彼此的手,迈步再次进入会所。

????张宝与我们并肩而行,双手插兜,脸上轻松写意。在前往餐厅的路上,张宝四处扫视,嘴角上扬,勾勒出一抹笑意:“你们能相信吗,我随便‘艹’了一个女人,这女人就死心塌地的爱上我了。你们说,是因为我‘活儿’好,还是长得太帅?哈哈哈哈……”

????张宝笑的前俯后仰,仿佛这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的事情,而事实上也确实值得骄傲。就算是普通阴人,因为‘一夜情’而被一个富家千金不顾一切的爱上,走到哪都可以仰头挺胸了。

????只不过我没想到张宝如此自恋,而且这抹自恋,并非只存在于字里行间的表面上,而是从张宝的眉宇嘴角流露出来的真实想法。

????我虽然知道张宝很危险,但是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,我又不敢不卖给他面子,毕竟现在我们的小命都攥在他的手里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故作镇定,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也很爱宫玉卿吧?毕竟她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完美的女人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张宝脸上的笑意渐浓:“不错,我活了这么多年,前世今生全加在一起,接触到的所有女人,还真没有几个能比得上她的。论长相,论修养。”说到这,张宝别有用心的看着我:“很多人都对你趋之若鹜,但在我看来,你也比不上宫玉卿。她会做饭,会洗衣服,会居家,你行吗?”

????我讪讪一笑,很诚实的摇了摇头:“不行。”

????张宝的嘴角上扬的更高了,他看向我身旁的苏靖,眉毛一挑:“苏靖,要不我把宫玉卿借给你玩玩?呵呵,男人嘛,这辈子的梦想不就是睡女人,然后睡更好的女人嘛?”

????苏靖面无表情,不冷不热道:“不必了。”

????张宝切了一声:“不识货,你这辈子失败就是失败在这里,一心吊死在冥妃这一棵树上。在这一点上你要多跟我学习,你看我,这辈子活的多潇洒?每天都是开开心心。女人嘛,其实和车子房子一样,都是身外之物罢了。”

????听到张宝这令人作呕的理论,我语气中出现一抹不善:“也就是说,你根本就没把宫玉卿放在眼里?”

????张宝没有丝毫犹豫,煞有其事的看着我问道:“你知道人这辈子,在床上干那事儿,总共占了人生多少时间吗?”

????“多少?”

????张宝伸出一根手指头:“满打满算,每天都照常交公粮,全部加起来,也不过一年的时间而已。”说完,张宝云淡风轻道:“而一个普通阳人平均有七十年的寿命,也就是说,干那事儿的时间,和整个人相比,是七十分之一,甚至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比干那事儿多。我为什么要把精力花费在一件连排泄都不如的事儿上面呢?”

????最后,张宝抛给了我一个惊为天人的言论:“都说金钱如粪土,在我看来,女人却也是如粪土。”

????我有些恼羞成怒,见过重男轻女的,也见过极端大男子主义的,但是像张宝这样,直接将女人比作粪土的人,我却是第一次见到。━百━度或━手━机上搜:『木━木━书━吧━网』书━城阴缘难续小说在线免费阅读

????“你这种人就不配活在世上,难道在你心中,女人就只是用来干那种龌龊事儿的而已?除此之外别无它用?难道你不知道,男女在一起,全都是因为爱吗?哪怕是现在最纯粹的利用,拜金女与土大款,至少在他们交往一段时间之后,也会对彼此产生那么一丝‘好感’。”

????对于我的喝斥,张宝显得不屑一顾:“那只能说人和人不一样,我和你不同,在我这边,女人就是用来干的,哈哈哈。”

????我心中气愤不已,却又对张宝这种人无可奈何,所说的任何话都有些对牛弹琴的意思!直到苏靖拉了拉我,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再跟张宝据理力争,我才意识到,张宝是‘纯恶’的化身,将女人踩在脚下,也是恶的一种。既然是张宝的本性,我又怎么可能改变他的想法呢。就像是秀才和士兵讲道理,多少有些可笑。

????当我们进入餐厅的时候,宫玉卿还坐在原来的位置等着我们,见到张宝时,宫玉卿的眼神一亮,不过当落在苏靖身上时,宫玉卿又是一阵歉意:“抱歉,不知道还有一个客人,我这就去准备碗筷。”

????说完,宫玉卿便小跑着进了厨房,将一副崭新的碗筷摆在苏靖面前。

????所有人入座,这个饭局却相当的诡异。一个被玩弄践踏的女人,爱着一个纯恶化身的男人,然后宴请两个天敌一般的夫妻。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今夜的这场饭局,却也称得上一种奇迹了。

????宫玉卿很贤惠的将一块最娇嫩多汁的鸡肉夹到张宝的碗里,换来的却并非是张宝的感激,而是冷哼声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残疾到连菜都夹不了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