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qq群自动抢红包软件下载百一十七章 举手之劳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‘参选者’众多,理论上来说,我获得‘主刀’机会是相当渺茫的。可是当我走到舞台边缘时,一道刺眼的灯光却直接照射在我的身上。与此同时,主持人的声音也伴随而来:“这位美丽的姑娘,恭喜你在这个充满荣耀的时刻,获得了主刀的机会。望教主的荣光一直照耀在你的身上,与你同在。”

????我没想到这邪教组织居然还有自己的宣言,所谓的‘教主’恐怕指的就是张宝了。

????灯光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,始终照在我的身上,黑暗之中,一只拿着匕首的手,刺穿黑暗,出现在灯光之下。

????这只如同枯树枝一般的手,在灯光的照耀下,显得惨白一片,如同死人的手一般,极其扎眼。

????匕首折射着摄人心魄的寒光,当我接过的时候,不由感觉手掌微凉,这温度是从匕首传过来的。

????这只十七八公分长的匕首,看着一尘不染,可是却相当污浊,因为上面沾染了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,它早已经变成了最为晦气的凶器,甚至只是触碰就能感受到匕首上面所传达的怨念和戾气。

????由于灯光很亮,我无法看到周围的情况,这种感觉就像是开车的时候,被对面的远光灯照中眼睛,光芒之外便是漆黑一片。但我肯定,此刻周围肯定有无数双病态的眼睛注视着我,他们兴奋、激动、跃跃欲试,等待着鲜血的绽放,渴望鲜血洒满地板。

????此刻的感受,早已经不再是初进入会所时的感觉了,那是一种身处于邪恶之中,浑身上下每一个毛细孔都能感受到的不适。

????我走到舞池中央,站在献祭品的身边,看着他充满绝望恐惧的双眼,没有丝毫犹豫,甚至连给他反应的空间都没有,便手起刀落,一刀刺入了活祭品的体内。这一刀,毫无阻力的刺穿了活祭品的肌肤,深深的陷入到他的胸膛之内。

????周围此起彼伏的欢呼声,像是一群张牙舞爪的狂魔,哪怕他们是阳人,身上不带半点阴气,但我却仿佛是被一群恶魔所包围。这些极端且盲目的阳人,比我接触过的绝大多数阴人还要疯狂和可怕。

????但是欢呼声没有持续太久,因为在我刺入匕首的刹那,活祭品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,呼吸也随之终止。这种简单干脆的杀戮,没有能够刺激到那些疯狂的信徒,他们意犹未尽之后产生出来的则是愤怒。

????“喂!怎么这么快就死了!”

????“就是,你是新人吧?难道不知道举行仪式的时候,需要让活祭品的鲜血撒遍整个地板,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才让他死去?”

????“妈的,早知道这样就应该让我上!”

????咒骂声、叫嚣声以及一些混乱不堪但却宣泄着变态愤怒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形成一股无形却有力的攻势,对我进行了毫不留情的狂轰滥炸。我没有理会周围的声音,直接松开匕首,任由匕首留在活祭品的胸膛。

????就在这时,之前那个穿着诡异的主持人,迈着更加诡异的步伐,一蹦一跳的走到舞池中央,他打量着活祭品,用手摸摸活祭品的胸口,又用手指头戳了戳伤口的边缘,眼神中尽是疑惑:“这一刀没有伤到他的主要器官,怎么这么快就死了?不合理啊。”

????“可能是他本来就体弱吧。”我随口回了一句。

????主持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活祭品,可能是百思不得其解,最后他看向身后的黑暗,估计是在请示隐藏在黑暗中的宫玉卿。

????连我都无法看穿的黑暗,却无法阻挡主持人的视线,他成功的接收到了宫玉卿的眼神信号,然后转身面向观众,高举双手,兴奋道:“尽管仪式有些小瑕疵,但也算是圆满成功了,让我们一起恭候教主的降临。”

????在听到这话的时候,我心里咯噔一下,难道张宝会出现在这里?倘若如此,那么以张宝的实力,绝对会看穿我们的身份,到那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????在我心惊肉跳,以及周围观众疯狂的欢呼声中,从黑暗之中爬出一具白森森的躯体。

????这躯体是一个人,成年男性,但是身上却一丝不挂,皮肤呈现出病态的白色,白中还带着一点青色,像是刚刚死去不久,还没有开始腐烂的尸体。他没有头发,光秃秃的头顶坑坑洼洼,像是狗一样,四肢着地,一点一点的向活祭品爬去。

????我长舒了口气,因为这个可怖的裸男并非张宝,而是一个‘普普通通’的阴尸。

????而且它的阴气很弱,应该刚刚尸变没多久。

????我能够看穿他的身份,同样阴尸也能感知到我的身份,在距离活祭品不足两米远的地方,他再也不肯往前爬半步,几次想要逃走,都被身后的道士给拦住了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,他在怕什么?”拿着铜铃的道士,使劲儿的摇晃着铜铃,可是他的法力,无法让阴尸克服对我冥妃身份的天然恐惧感。因此,任凭道士用尽浑身解数,那阴尸都不肯往这边爬半点。

????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主持人似乎有些尴尬,凑到道士身边小声道:“怎么回事?你行不行?”

????“他似乎在惧怕着什么,这房间内可能有更加高级的阴人。”满脸络腮胡子的道士小声回应。

????闻言,主持人四处扫视,似乎在寻找所谓的‘高级阴人’,可惜最终一无所获。

????就在这时,熟悉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,是宫玉卿。

????“够了!今天的仪式到此为止!”

????话音刚落,会所大厅的灯光全部亮起,瞬间如同白昼一般,站在周围的‘信徒’面面相觑,全都是一头雾水。而宫玉卿,则推开人群,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大厅。主持人窘迫之余也不忘站出来打圆场。

????“今天恐怕是教主心情不好,下个星期的同一时间,请大家敬请期待。”说完,主持人非常绅士的鞠了个躬,然后挥了挥手,让侍者将已经死去的活祭品处理掉。

????人群开始散去,我走下舞池,没有去找苏靖和蓝队长,而是径直走向大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