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七十二章 默默陪伴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怎么,碍着你了?”我看着楚十三,轻声反问。

????楚十三笑着耸了耸肩:“倒不是碍着我了,我是在想,你吃饭上厕所抱着没关系,出去逛街喝东西也抱着,肯定是不妥的。说不定一不小心,有人把苏靖的骨灰当成咖啡粉给泡了,那就搞笑了,哈哈哈。”

????我眉头微皱:“这不好笑。”

????“咳咳,你爱抱着就抱着吧,先谈正事儿。”楚十三将翘的老高的大长腿放下,手里的杯子也放回桌面上,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,抽出一支点上,一边吞云吐雾,一边语气沉稳道:“你对背叛是什么感情?”

????“你这话问的有些没道理。”我眉头皱的深了起来。

????楚十三表情认真:“我就是想问问,我是应该称呼他为背叛,还是令尊,还是……”

????我摆了摆手:“不必在意,就叫他背叛便是。虽然他是我这一世的父亲,但别忘了我还有一个身份,对于那个身份,背叛仅仅是一个敌人而已。”

????楚十三点了点头:“那好,背叛一直是隐匿在兄弟会的一颗毒瘤,能够除掉他,对于我们兄弟会来说,可以说是一劳永逸的大事,可以说是大功劳,这你和苏靖演的这场心照不宣的双簧,可以说你们位居首功。”

????“说重点,这些虚的,就不必多说了。”我摆了摆手,对于所谓的功劳有些兴致缺缺。

????楚十三笑道:“我既然现在跟你说这些,就肯定不是虚的,相反,这个功劳意义重大,兄弟会欠你一个人情,而你可以用这个人情干很多事。若是我,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:“难不成这个人情,可以换取苏靖的复生?”

????“不好说哦。”楚十三神秘一笑。

????我眉毛微挑:“兄弟会不过是一个民间组织,难不成强到可以左右冥王的生死?”

????楚十三眼神中满含深意,说起话来也有些高深莫测:“不是强与不强的问题,而是随着时间的沉淀,兄弟会的人脉和渠道都已经得到了升华,只要兄弟会一声令下,五湖四海的兄弟们,都会为你寻找可以让苏靖借尸还魂的尸体。”

????我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我说过,就算借尸还魂,也是一具陌生的躯体而已,并不是我的苏靖。”

????“聊胜于无?”

????“宁缺毋滥!”

????“呵呵,反正话我说到了,你用不用这个机会,是你自己的问题。”说到这,楚十三习惯性的抓了抓他空荡荡的袖子,笑道:“断臂之仇,不共戴天,但咱们之间的恩怨已经结了,所以我非常客观的告诉你,老爷子要见你,八成也是和苏靖有关。”

????“苏靖都已经死了……”我沉声道。

????楚十三冲我挑了一下眉毛:“你一直在强调苏靖死了,这话骗的了别人,但是跟我们说,你不觉的有些没意义吗?你作为妻子,为了苏靖着想,这个我可以理解,但理解不代表认同。在我们的眼里,苏靖并没有死。”

????我凝视着楚十三,楚十三没有丝毫退避,与我四目相对,哪怕我弹指之间灭了背叛,他也没有丝毫的触动,看我的眼神,仍旧是看着以前陈潇的眼神。

????“先说说,你爷爷到底有什么打算吧。”我近乎妥协的问道。

????眼前这个经历过无数大场面的前雇佣兵,处变不惊道:“老爷子有什么打算,没人知道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老爷子对‘长生’二字已经到了魔怔的地步。而这一点,只有你和苏靖能够帮他。”

????“我帮不了。”我干净利落的回绝。

????楚十三耸了耸肩:“你能不能帮得了,说实话我不清楚,就算是清楚,跟我也没太多关系,毕竟有些话,还是需要你自己跟老爷子说清楚。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,老爷子不是我,也不是背叛,面对他多少还是需要注意一点。”

????“你觉得都到了今天这一步,这世上还有我害怕的人吗?”我语气犀利的反问道。

????楚十三脸上浮现一抹笑意:“不怕不代表就可以不重视,话我已经跟你说明白了,明天中午我会带你去见老爷子,不必盛装打扮,老爷子不喜欢太妖艳的女人。”

????我不以为然,语气中尽是随意:“我还没有沦落到要为一个老爷爷打扮的地步。”言罢,我便抱着苏靖转身离开了,丢下楚十三一人在咖啡厅里继续品着咖啡。

????回到住处,我躺在床上,将骨灰坛子放在床头,心里始终难以平静。

????“苏靖,你在哪?”我看着骨灰坛子,长吁短叹,心里的苦涩,只有自己知道。来到这座城市所经历的一切,不断在眼前浮现,全都是些令人悲痛的画面,明明不想回忆,却由不得自己。

????这个男人,就像是我前世做下的孽,这一世前来报复我。

????我明明那么恨他,心却又总是被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,难以平息。这种哭不出来笑不出来的感觉,是那么的难受,那么的憋屈。有人说,恋爱的感觉就是痛并快乐着,若这就是恋爱,那我宁愿不要。

????女人和男人在一起,为的不就是快乐的生活,无忧无虑的体会幸福吗。若是两个人在一起,只剩下痛苦和悲伤,那么根本就不必要在一起了,还不如一个人单着自在些。

????我知道现在说这些都毫无意义,爱情这种事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不是说想反悔就能反悔的。心里一旦有了那个人,就再也回不到当初。就像是‘毒’,尝了一口,便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,是甜是苦,已经由不得自己能够左右。

????骨灰坛子太大,太重,不适合随身携带。因此,翌日清晨,我让于先生帮我找了一个大葫芦,将苏靖的骨灰全部装进了葫芦里,用红丝带绑在腰上。如此,苏靖便可以一直和我在一起了。

????时间还早,楚十三还没来,我让梅姐和周凤薇以及杰森,不必等我,乘飞机先回锦绣阁。

????这座城市,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留下的必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