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七十一章 平淡生活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乔娜停了下来,转身看着我,我也不得不停下脚步与她对视。

????平淡的月光,微微夜风,轻柔的拂过草地,可是我的心却难以平静下来。

????良久的对视,乔娜的叹息声打破了平静,她嘴角微动,语气中透露出一抹少见的叹息:“作为姐妹,我只能尽力避免我们所担心的局面上演。”

????“我也是。”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。

????乔娜再次露出笑容:“既然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,那就没必要再担心什么了,时候不早了,我要早些回去了,明天早上的火车,免得安云担心我。”说完,乔娜便拎着圣婴琉璃盏,踏着轻盈的草地,悠然而去。

????在这旷野之上,她单薄的身影显得有些阑珊,可是我却一点都不担心乔娜的安危,因为在这世上,能够动她的人已经屈指可数了。

????当年在学校的时候,她便是班里的尖子生,踏入社会之后,她依旧站在巅峰之处,俯视着一切。一句名诗在我脑海中闪现,不由念了出来:“金鳞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雨便化龙,龙吟九霄惊天变,风雨际会浅水游……”

????“潇潇,你刚才其实可以强行夺回圣婴琉璃盏。”周凤薇注视着乔娜远去的背影,语气严肃的说道:“我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,很难对付。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欣慰笑道:“我知道,毕竟她曾是我最亲的姐妹之一啊。但苏靖说过了,将圣婴琉璃盏送给她,我又岂能驳回苏靖的决定呢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旁边的梅姐叹了口气:“潇潇,苏靖他……”

????“别担心,我都没担心,你担心什么?”我笑着看向身旁一脸担忧的梅姐:“苏靖没死,他只是没有了实体,化作了魂体而已。只要他还活着,我就能找到他,让他付出代价!哪怕是天涯海角!”

????“呵呵,你还真记仇,苏靖都这样了,你还不忘报复他。”身后的杰森笑着感慨道:“你们女人太可怕了。对了,那个楚老先生,你真要去见他?我总感觉那老头不对劲。”

????“你都没见过他,怎么能感觉出来?不对,准确点说,你来这座城市都没有深陷入这个漩涡,哪里会有这种感悟呢?”我反问道。

????杰森的脸色一阵窘迫:“你别拐弯抹角的骂我,我知道,你是嫌我没出力。”

????“你确实没出力,我让你来这里,是给我当左膀右臂,再不济,当个保镖总行吧?结果呢?”说到这的时候,杰森的脸色已经相当愧疚,我拍了拍他毛茸茸的狼人肩膀,笑道:“好了,我跟你开玩笑的,也幸亏你没有出力,否则你这个不确定因素加入,苏靖的计划兴许真能受到影响。”

????杰森没有丝毫放松,看我的眼神变得相当复杂:“陈潇,额……冥妃,我怎么感觉现在跟你相处起来,总有一种恐惧感呢?”

????“是吗?别多想,我还是我。”我笑着回了一句,便迈开步伐,继续朝着市区而去。没人察觉,我抱着骨灰坛子的手越来越近,眼神也越来越坚定。血红色的冥妃凤袍,在月光的照耀下,闪烁着摄人心魄的鬼魅红光。

????我冥妃,今时今刻,终于回来了!

????月下漫步,夜风将悲伤吹到远方,这看似平静的夜,去透着不安。我的爱人你在何方?是否还能再见?可曾还记得当初的誓言?

????手中的骨灰,透着昔日情谊的余温,心还在,人却早已难觅。

????回到咖啡厅已是午夜,饶是兄弟会成员,在这静谧的夜也早已深睡,昏暗的灯光搭配着轻音乐,楚十三坐在大厅中央,翘着二郎腿,单手端着茶杯,品嗅着咖啡的芳香。

????“你们先回去歇着吧。”我轻轻冲梅姐她们说了一声。

????“潇潇,把……苏靖交给我吧。”梅姐看着我手中的骨灰坛子,轻声说道。

????我摇了摇头,微笑道:“我自己可以的,或许只有苏靖以这个姿态示人,我们才能更融洽的在一起吧。”

????目送梅姐她们离开,我走到楚十三旁边,楚十三做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我坐在他的对面,并且将亲手泡好的咖啡分了我一杯。我由衷感谢,毕竟单手泡出来的咖啡,要比双手泡出来的咖啡‘金贵’一些。

????“尝尝吧,上好的咖啡豆,绝对是你在外面咖啡厅喝不到的滋味。”楚十三微笑着说道,语气有些骄傲,也不知道是对咖啡豆有信心,还是对自己的‘手艺’有信心。

????我端起杯子抿了一口,确实比较‘上好’,不过我对上好的理解比较肤浅,仅仅是觉得比寻常咖啡更芳香一些而已,真要我说出好在哪里,我是说不出来的,因此为了避免不懂装懂的嫌疑,我什么都没说,只是像喝普通咖啡一样而已。

????楚十三看着我手中的骨灰坛,脸色并不像其他人那般同情或是悲伤,平淡道:“抛开自傲,自负,苏靖还算是个不错的人。”

????“你也觉得他自负啊。”我笑着说道,没想到除了我之外,竟然还会有其他人这么直白的说出苏靖的缺点。

????楚十三喝了口咖啡,随口说道:“不过有的时候,这世界上需要自负的人。而且像苏靖这类人,自负自然有他自负的资本。”

????“呵呵,苏靖都死了,你没必要再拍他的马屁。”我摇着头嘲笑道。

????楚十三一脸正经:“这怎么能算得上拍马屁呢,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再说了,对于你们这类人,死亡好像并不真的意味着死亡吧?”

????我叹了口气:“你不懂,肉身被毁,想要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就算是恢复,也只有借尸还魂才行,而需要借的尸条件异常苛刻,就算是能够找到这类尸体,你能接受一个深爱的男人突然换了一张脸的事实吗?”

????“也是,就好比整容,我一个朋友就是,去了韩国玩了一趟,再回来的时候我就认不出来了。”楚十三注视着我手中的骨灰坛,轻声问道:“你就打算这么一直抱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