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六十九章 舞台落幕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苏靖走了。”楚十三平淡的回答道,但是难掩他语气中的惋惜。

????“去哪了?”我咬着牙问道。

????“不知道,他没有说。他无法原谅对你的所作所为,说是没有颜面再见你。”说到这,楚十三看着骨灰坛子,叹息道:“因为忏悔,他才甘愿献出自己的肉身,作为蒙蔽背叛最后的筹码。他的灵魂会去哪,或许会和孙庭以前一样吧,寻一具尸体,藏匿在人群之中,默默无闻的活下去。”

????楚十三默默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,是白玉蟠龙,我们的婚戒。

????“苏靖说,待这场戏落幕之后,将戒指还给你,他没资格也不配再将这枚戒指带在你的手上。并非是因为伤害过你,而是曾经将你当成筹码,与其他人做过交易。至于他的骨灰,扬了吧,陈潇也好,冥妃也罢,都不再是他所能企及的了。”

????“混蛋!混蛋!混蛋!”我歇斯底里的大喊,咒骂: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,你依旧是个混蛋,我依旧恨着你,更恨!”

????骂着骂着,我的嗓音越发沙哑,越发无力:“为什么你总要这么一意孤行,为什么从不肯与我商量,不是夫妻之间有什么事情,要商量着办吗……”

????在我绝望透顶之际,背叛一把抓过了苏靖的骨灰,怒吼道:“我会帮你把他的骨灰料理掉!”

????说完,背叛用奋力一搏的气势,将骨灰坛的塞子扒开,只可惜,还没等他扬出来,里面的骨灰竟然像是有生命一般,飞出一些,正好落进了背叛的眼睛里。

????“啊!”

????苏靖的骨灰像是剧毒一般,将背叛的眼睛灼烧着,背叛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。我笑了,也哭着,苏靖,你这是想要保护我最后一次吗?化作骨灰,也要守护着我?

????感动,悲绝,又愤恨,我从背叛手里夺过骨灰坛,捂着坛子口,不让里面的骨灰再飞出来,冲近在咫尺的背叛尖叫怒吼道:“不要碰我丈夫的骨灰!”

????在我发出这声怒吼的刹那,冥妃凤袍发出了摄人心魄的红光,我体内被压制的佛气,根本来不及抵抗,便被冥妃凤袍驱散。与此同时,另一股力量,地府冥气随之出现,可是它却发生了质的变化,变得更加纯粹。

????曾经以墨黑色示人的地府冥气,变成了深红色,随着冥妃凤袍的光芒散发出去。

????瞎掉的背叛,感受到这股力量,发出惊恐且有不甘的吼声:“这么多年的筹划和等待,我绝不这么轻易放弃!冥妃!你是我的!”

????背叛伸手抓向我的喉咙,只可惜,在地府冥气的影响下,他的动作越来越慢,最终,在距离我的喉咙不足一寸的位置彻底停了下来。

????地府冥气,一点一点的侵蚀着背叛的手掌,肤色由肉色变成浅蓝,再由浅蓝变成深黑,最后像是烧焦的尸炭一般,破碎飘零。

????背叛的吼声还在回荡着:“苏靖,履行你的诺言,难道你想因为一个女人,而打破你曾经为王的权威吗!”

????我冷冷的看着背叛,一字一顿:“无论他变成什么,他依旧是我心中的王!他的诺言,我会替他履行。你想要得到我的力量?我成全你!”

????言罢,我将体内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,不留半点余地,尽数涌入背叛的体内。

????强悍的地府冥气,将背叛的身体刺穿出无数的空洞,然后向外逃散。

????看着这一幕,我怒吼道:“你倒是接住我的力量啊,我给你了,难道你连承受这股力量的本事都没有吗?”

????“啊!陈潇!我可是你的父亲!”背叛犹不死心的喊着。

????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:“你是我的父亲,但你不是冥妃的父亲,你现在面对的人是冥妃!”

????“不!”

????“轰隆!”

????伴随着背叛凄厉的惨叫声,一声巨响,化作一切的终结,背叛的身体直接被地府冥气给撑爆。血肉来不及飘散飞溅,就被地府冥气吞噬殆尽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我一只手捧着苏靖的骨灰坛,一只手虚空一抓,抓住背叛无形的灵魂。

????“当年孙庭的灵魂从我手中逃走,我很庆幸,否则的话,我不会有一个真正懂我的蓝颜知己。而你,没有这种机会。因为你是陈潇的父亲,我作为陈潇,理应为你养老送终!”说完,我眼睛一厉,平静的地面发出一阵嘎拉拉的声响,一道裂缝蔓延开来。

????时隔许久,通往地狱的裂缝再次打开!

????而这一次,召唤出裂缝的不是冥王,而是冥王的妻子,冥妃!

????“父亲,在地狱里好好的养老吧。”说完,我的手一松,背叛的灵魂便被地缝产生的强大吸力给吸了进去。

????直到进入地缝,他的魂体才显现出来,张牙舞爪着想要爬出来,可惜,除了惨叫与哀嚎,他什么都做不了。不杀他,是作为女儿的本分。永久的禁锢他,是作为一个苏靖妻子的责任。

????咔嚓!

????地缝合并,殷红的气息在我身上缭绕着,仅仅是得到了第二道绝命箴言,便爆发出了如此实力。我不知道若是全部四道绝命箴言集合,会有什么样可怕的力量。难怪背叛会如此觊觎!

????当我的视线从地上收回,移到在场众人的身上时,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全都带着无比的严肃,且沉默不语。

????兴许这一幕,就连他们见到,都会无比骇然吧。因为,这是我第一次,真正以冥妃的姿态示人!

????我默默弯腰,捡起地上遗落的塞子,将骨灰坛子盖好,视若珍宝一般将骨灰坛子抱在怀里,苦涩道:“苏靖,我们又在一起了。我会一直把你带在身上,以后遇到坏人,我就用你的骨灰迷他们的眼睛,让你可以继续保护着我。”

????说着说着,眼泪便流了出来。

????“陈潇。”楚十三轻轻唤了我一声,将白玉蟠龙递到我的手里,叹息道:“我家老爷子想见你一面。”

????我看着楚十三,虽然我们之间有过过节,但至少他曾和我丈夫一起谋事过。看在丈夫的面子上,我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