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六十八章 收获日子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楚十三和苏靖有着相同的利益。”我语气决绝的说道。

????背叛马上举起手,做了个停止的手势,严肃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????“很简单,当初在我们的城市,楚十三就已经出现过,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很惊人。那个时候,他是以苏瑾年的外援身份出现的,并且与老鹰关系匪浅,这一点你该不会不知道吧?”

????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背叛止不住的摇头苦笑起来:“楚十三与苏瑾年有关系,老鹰和苏瑾年是间接的关系,那么很合理的得出一个结论,楚十三与老鹰之间的关系,仅仅是以苏瑾年为联系。苏瑾年败了,他们俩之间的同盟必然瓦解。更何况,在兄弟会,老鹰与楚十三站的是对立面。”

????我笑着点了点头:“既然如此,那苏瑾年败了以后,楚十三为什么不把握机会,转而干掉老鹰,解决掉自己的政敌呢?”

????“这……”

????“原因很简单,老鹰根本不会危害到楚十三的地位。但你又说了,老鹰是楚十三的政敌,政敌就必然会威胁到楚十三。唯一合理的解释,便是楚十三在对面安插的间谍。当然了,这只是推测,必须以真实可靠的证据作为根据。”

????“你已经有证据了?”背叛眉毛轻挑。

????我耸了耸肩:“老鹰的天星法,可以有效的找到绝命箴言的位置。而在表面上,苏靖是在帮你办事,那么楚十三要做的事只有一个,就是极力打击苏靖。但是他没有,反倒是放任不管。更何况,老鹰可不是乙等成员,我记得兄弟会有一条铁则,各组成员不可越级接触……”

????背叛呆呆的看着我:“老鹰和苏靖在一起,是楚十三从中动了手脚!”

????“何止是动了手脚,真正被耍的人,可不是兄弟会,而是你呀。”

????“我?!”

????我用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背叛:“我可能这辈子一定会来这座城市,如你所言,被绝命箴言所吸引。但是真正让我提前来这座城市的,却是周凤薇。那个时候周凤薇正在受苦,但是我们不知道,是谁告诉我们的呢?是老鹰!他不仅告诉了我们,而且还发了照片。所以我来了,然后你的注意力成功从楚十三身上转移到了我身上。你看着我和苏靖斗得不可开交,等待着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,却忘记了,兄弟会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组织,能够延续至今,靠的可不是简单的隐忍,而是人治!”

????背叛陷入了深深的沉默。

????我一口气将一切说了出来:“你见不到楚老先生,但不代表作为楚老先生的孙子,楚十三也见不到。从一开始,你给我灌输的观点便是,兄弟会在内斗。但事实真的如此吗?我且问你一句,甲等成员的对立面是哪两方?”

????“楚十三一方,我一方……”

????“你一方?除了你还有谁?”

????“还有……”背叛咬着牙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????我止不住的笑了出来:“不瞒你说,从一开始,楚十三就已经告诉我了,他的目标是除掉你,为兄弟会拔掉你这颗毒瘤。只不过一直掌握不到确切的证据,没办法动你。”

????背叛眼睛睁得老大,不可置信。

????“你死了,兄弟会少了一个内乱。你死了,你和苏靖之间的交易就此解除。你死了,我可以高枕无忧。”我笑着说道,虽然我知道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是我的父亲,我笑的很凄厉,可终究还是笑的。

????从一开始,背叛就在从中作梗,作为一个幕后黑手,推动着一切。却毫不发觉,自己早已经成了其他人觊觎的猎物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这句话很寻常,但是螳螂匍匐在密林之中,隐藏于枝叶之下,就如同背叛一样,怎么可能被黄雀发现呢?因为螳螂在盯着猎物,它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吸引走了,忘记了防备身后,忘记了自己并非是食物链的顶端,注定酿成悲剧!

????“啪啪啪……”

????一阵掌声响起,打破了新房凝重的气氛。

????背叛的视线很自然被掌声吸引了过去,他的眼睛睁得老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新房的门口。

????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,并且不具备任何气息,怎么可能会有掌声?

????在背叛震惊无比的注视下,一群人影显现了出来,站在最前方的是乔娜,她手里举着圣婴琉璃盏,可以藏匿气息,起到完美伪装的圣器!

????站在乔娜身后的人,有楚十三、老鹰、还有一群很陌生的人,不出我所料的话,这些人应该是兄弟会的上层。

????老鹰一边拍着手,一边扭头冲楚十三笑道:“十三,我说什么来着?陈潇这个女人可靠吧?”

????楚十三笑眯眯的看着我:“说实话,一开始我还真害怕她跟苏靖闹得没办法收场,没想到这场戏演下来,连我们都骗了。”说完,楚十三看向一脸阴沉的背叛:“背叛啊背叛,你可知道,为了瞒过你,我们下了多大一盘棋吗?你能隐忍二十年,等到今天,要对付你这种老油子,不下点本钱,还真是不行啊。”

????背叛眼神一度如同死灰般无色:“你去帮苏瑾年,实际上就是去试陈潇的水了?”

????楚十三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袖子:“断了我一条胳膊的女人,又岂会差到哪去?”

????“呵呵呵……”背叛发出低沉的笑声,这笑声越来越响亮,最后近乎疯狂般歇斯底里,他像是穷弩之末却又不甘服输的野兽,一把将我拽进怀里,勒住我的脖子,咆哮道:“苏靖的肉身还有陈潇我都已经得到了,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!兄弟会根本不值一提!”

????“哦?是吗?”楚十三没有丝毫紧张,笑盈盈的看着我:“陈潇,苏靖让我给你带个话,他一直为你寻找的绝命箴言,早已经得手了。”

????“在哪?”

????楚十三抬起他的独臂,伸手指了指我:“你身上的婚服,便是绝命箴言之一。”

????我感觉到背叛扼住我脖子的手在颤抖着,同样我也在颤抖,抖的却是心,我忍着眼泪,轻声问道:“苏靖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