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六十六章 向死而生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动摇?!”我再次陷入茫然,苏靖对我的态度是那么的决绝,怎么可能动摇?他甚至连我们之间的婚戒都取走了。

????“男人的心是如此的理智,几乎不可动摇,但凡事没有绝对。这世间存在着两样东西,可以让男人动摇。其一是事业,可以笼统的分为地位、金钱、权力。其二,便是女人。哪怕是冷血无情的帝王,最无法抗拒的依旧是枕边暖风,出自女人嘴里的蜜语。”在说这话的时候,背叛叹息连连,表情中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:“苏靖败了,他败给了你,因为你,使得他动摇了。”

????“他拒绝履行你们之间的交易?”

????背叛的笑容有些疯狂:“你能想象,一个前世为反王,死后为冥王,拥有着绝对权威的男人,竟然会出尔反尔吗?若不是到最后关头,我都无法察觉,他竟然一直在阳奉阴违,表面上履行诺言,背地里竟然在干预我!”

????“你是如何看出来的?我明明被他害得这么惨。”我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????“惨?哈哈哈哈……”背叛突然仰头大笑起来:“真正凄惨的人可不是你,而是我!”背叛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,重重的摔在我的面前。

????看到这样东西,我愣了又楞,因为它竟然是之前在兄弟会乙等书店里,苏靖让我看的那本爱情小说!

????我拿起小说,满怀疑惑的翻开书页,越看越惊讶,越看越悲伤。这本书,除了书皮是真的之外,其余的都是假的!里面根本就不是小说内容,更类似于日记本,里面记载着关于背叛和我的一切,从笔迹上来看,都是出自苏靖的手。

????从一开始苏靖就打算暗中告诉我一切,只是我一直没有给他机会,然后恨他恨得越来越深,误解也越来越重。

????“呵呵,若不是我在这座城市根深蒂固,让苏靖无法明目张胆的向你传达任何信息,恐怕今天的一切都要继续推迟了。”

????我恍然大悟:“也就是说,苏靖对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你?都是为了履行你们之间的交易?”

????“当然!”背叛毫不犹豫的承认了。

????我苦笑道:“既然如此,苏靖为什么非要往上爬?”

????“爬?”背叛沉默了片刻,恍然大悟:“你说的是兄弟会吧,呵呵,很简单,因为他唯一能够让交易无效的机会,就只有绝命箴言,而绝命箴言掌握在兄弟会的高层手中。若不是他极力往上爬,我倒还真看不出他的真实目的。”

????我长舒了口气,看着背叛,苦笑道:“难为你们的良苦用心了。”

????背叛耸了耸肩:“良苦用心的人是苏靖,至于我嘛,只是取走我应得的东西罢了。”说完,背叛冲我伸出手,微笑道:“时候差不多了,开始吧。”

????我咬着牙,注视着昔日的父亲,沉声道:“连苏靖我都不曾向他妥协,你觉得我会在你面前就范吗?”

????背叛笑容更浓:“所以我才请你的亲朋好友一起来参加啊。”

????这话已经非常明显了,若是我不从,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死!

????“潇潇,别管我们,不要让他得逞!”周凤薇攥着拳头,情绪激烈的冲我大喊道。

????梅姐的态度也异常决绝:“还真是个鬼父,竟然把注意打到了亲生女儿身上,真是连老鹰都不如!”

????背叛并没有理会周凤薇她们的咒骂,很显然他是个务实的人,胜券在握的时候,根本不会分出精神去理会一些没意义的情绪。

????我看着梅姐和周凤薇,轻叹了口气,露出一抹淡笑,最终还是将手伸向了背叛。

????“潇潇!”周凤薇冲我大喊了一声。

????“凤薇,没关系的。”我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,示意周凤薇不必担心。

????听到我的话,周凤薇还没有表现出什么,反倒是胜券在握的背叛,产生了些许的疑惑:“没关系?你该不会是以为事情发展到现在,还有转机吧?”似乎是为了让我死心,背叛的语气变得犀利了些,他伸手拍了拍那个骨灰坛子:“苏靖的肉身已经在这里面了,他已经不再是冥王,现在应该已经属于孤魂野鬼了吧?”

????我心中凄楚,却并没有吃惊,因为早之前我就已经察觉到了。那个曾经让我牵肠挂肚,轻易便可以挑起我最敏感神经的男人,就静静的待在我的身边,我怎么可能意识不到呢。我看着骨灰坛子,苦涩道:“这世间,唯一能够转换我体质的人,也就只有苏靖而已。但是我同样知道,苏靖绝不会看着我被你夺走。”

????背叛放声大笑:“哈哈哈,你不是那么恨他吗,难道还认为他爱你?”

????“当然爱我!”我近乎是低喝出来的。

????背叛楞了一下,眉头微皱:“你为何如此肯定?”

????我双眼盯着骨灰坛子,一字一顿:“因为我摸到了他的脉搏!”

????“脉搏?!”背叛看我的眼神更加迷茫了。

????我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凄楚无比的笑意:“他不止一次对我痛下杀手,也不止一次扼住我的喉咙,可是每次我都会抓住他的手腕,每一次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脉搏。那是一种激烈跳动,只有触碰到心爱之人才会产生的脉搏!或许苏靖的演技很好,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冷血无情,可以让我愤恨至极的负心汉,但是他的脉搏无法欺骗我。他始终是爱我的,这一点我至始至终都知道。”

????“脉……脉搏……”背叛凝视着我呆愣了片刻,然后放声大笑:“真是大开眼界,又让我多了一种见识。原来相爱的男女,竟然可以从如此刁钻的角度去察觉到对方的爱。”

????我用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背叛:“或许你从没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吧。我是苏靖的妻子,我了解他,胜过了解自己。他对我的赶尽杀绝,演的太过火了,因为他无法在心爱的人面前发挥出真实的演技实力。所以我要配合他,陪他演这场戏。”

????一场向死而生的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