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六十五章 罕见之凄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注视着世间唯一亲人的双眼,我的心,处在冰与火之间徘徊,高兴?哀伤?亦或者

????都有。

????“潇潇……”他轻轻的呼唤,将我从复杂的心情拽回现实,然后遁入更加复杂的现状。

????该叫他背叛,还是叫他父亲呢?或是直接叫他为‘他’?

????连一个名字,称呼,都变得如此之纠结。

????他轻轻地挽着我得秀发,温柔道:“这二十年来,我一直在期待今天,终于如愿以

????偿了。你知道吗,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就想与你相认,只可惜,因为苏靖

????的阻挡,我们之间的亲情才搁浅至今。不过不重要了,只要在一起,我们的亲情依

????旧可以延续。”

????“苏靖早就知道你是我父亲?他……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我流着泪,语气哀怨的问道,

????至少那个时候,苏靖依旧是我的爱人啊,站在那种角度上,他不是应该第一时间通

????知我这个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的消息。

????但是苏靖没有这么做,甚至还从中作梗,一时间我变得更加恨他了。

????“呵呵,这些都不重要了,你放心,二十多年的分别,我一定会弥补你!”背叛无比

????坚定的说道,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的以为我陈潇这辈子会再次得到属于我的亲情。

????可是,当司仪的嗓音再次响起时,却打破了我昙花一现的美梦。

????“仪式开始!”

????开始?苏靖没来,为什么会开始?

????在我不可置信的注视下,父亲攥着我的手,示意我离开台子。我没有动,那骇然的

????亲情没有冲垮我的理智,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,惊愕道:“为什么。”

????接触到我的眼神,背叛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:“我家的潇潇长大了,竟能如此聪慧

????的看清一切。”

????“为什么父亲?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?”因为太过茫然无措,我连完整的质问都说不

????出,只能不断用‘为什么’这三个字,来表达心中的不安与震撼。

????“潇潇,你怎么了?”梅姐见我如同失心疯一般,心切的喊道。

????我没有理会梅姐,双眼死死盯着父亲:“这仪式,根本就不是苏靖办的,对吗!”

????他微笑着抚摸着我的秀发:“这是我和苏靖之间的交易。”

????“什么该死的交易,我是你的女儿,是他的妻子,你们却用我来达成某种见不得人

????的交易?”我愤怒,歇斯底里,但更多的是震惊,震惊于世态炎凉。难道情感二字

????只对我重要,对其他人这么不值一提,以至于可以随意变成交易的筹码?

????在我不可置信的注视下,背叛伸手摸了摸台子旁边的骨灰坛子,用一种复杂的笑容

????面对着我,也是面对着他唯一的女儿:“你觉得真正对男人重要的是什么?妻子?

????女儿?或是更加虚无缥缈的情感?”

????“难道不重要吗?”

????“重要,但是没那么重要。”背叛在我的注视下,说出了令我头皮发麻,不可置信的

????回答。

????人这辈子便是为了情感而活着,而我的父亲,世间唯一的亲人,竟然说情感没有那

????么重要!这颠覆了我的三观,一瞬间击毁了我一生的坚守。难道当年他为了救我和

????母亲逃走,甘愿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的壮烈画面,也是假的?

????在我的注视下,我得到了答案,一个令我绝望的答案。

????这个在名义上称之为‘父亲’的男人,轻轻的抚摸着我的秀发,终于原形毕露的露出

????了一抹贪婪。

????“十几年的时间对于我们来说,不过是转瞬之间罢了。眼看着就要瓜熟落地可以享

????用了,苏靖却出现剥夺了我这个瓜农应有的回报,让我多等了这么多年。有一点咱

????们父女是心有灵犀的,便是苏靖的确是个混蛋人渣。”

????“享用……回报……”我惊愕无比的念叨着这些绝不可能出现在一个父亲嘴里的词汇!

????我被他攥着的手变得剧烈颤抖起来:“你真的是我的父亲?”

????背叛微笑着,笑的那么渗人:“当然是,否则我怎么会从你来到这座城市开始,就

????如此的疼爱你?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虽然不假,可就算是你的丈夫再努力干

????预,也改变不了你我父女重聚的局面。”

????说到这,背叛的嗓音明明那么的慈爱,却让我毛骨悚然:“你的血与肉,都是我给

????你的,现在该让我这个父亲得到应有的回报了。”

????我猛地挣脱背叛的手,因为恐惧,不断的往后退,一直退到台子的边缘:“你的目

????标根本就不是兄弟会?!”

????背叛笑容渐浓:“兄弟会?很重要,但是和你相比,就显得不值一提了。得到兄弟

????会,我得到一座城市,得到你,我得到一切!”

????“我不明白,既然兄弟会自始至终都并不重要,为什么你们会……”

????还没等我说完,背叛便打断了我,轻叹了口气,无可奈何道:“兄弟会不重要,但

????是你的绝命箴言重要啊,得到绝命箴言,你便会恢复冥妃的身份。到那时,你便不

????再是我的女儿了,所以我要好好的守着绝命箴言,守着你。”

????“守株待兔?!”我呆呆的看着背叛。

????背叛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:“真正吸引你的并非是我,也不是你那些所谓的亲情,

????而是绝命箴言。你必然会来这座城市,这一点就连苏靖都无法阻拦。因此他化被动

????为主动,与我做完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的交易。”

????“既然我已经无法避免今日的结果,能否告诉我,让我明白一点?”我看着父亲,几

????乎露出了属于女儿的祈求。

????背叛笑着点了点头:“二十年前,苏靖拼尽一切,从我手中将你夺走。因为我们谁

????也奈何不了谁,不得已达成交易,若你一直安于现状,我将等你老死,此生不碰

????你。但若你来到这座城市,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我们将提前结束你的生命,瓜分你

????的一切。你的力量属于我,你属于苏靖。”

????说到这,背叛的笑容渐失,竟露出一抹恨意:“可惜,我却忽略了一个男人在面对

????感情时,容易动摇的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