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五十七章 死亡之恋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轿车从我身边驶过,也碾压着苏靖的身影,苏靖对它无动于衷,视线自始至终都集中在我的身上。

????直到轿车远离,最终消失不见,我才收回自己的视线,聚焦到苏靖的身上,来面对这场从一开始就注定躲不过的感情,也面对这个无时无刻都能挑起我敏感神经的男人。

????我注视着他,他的看着我,视线交融,所迸发出来的火花,却不再是当初那么温柔。

????太阳渐渐下落,余晖洒在苏靖的侧脸,再见面,他已经消瘦了许多,下巴也多了些稀稀疏疏的胡子茬,一看便知道缺乏打理。果然,当男人一旦精于某件事的时候,自己的个人形象就会往后排,然后一跃变成最不值得关心的事情。

????看一个男人穿的是否整洁,脸颊是否干净,就可以轻易推测出这个男人过得幸福不幸福。

????苏靖不幸福,至少从眼睛看得见的细节来说是这样的。我的心里平衡了一些,否则痛苦难受的人只有我,岂不是太不公平了?

????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”苏靖打破了对峙的气氛,只可惜他说出来的话,依旧那么的难听。

????“这就是你见到我之后,想说的话?”

????面对我的询问,苏靖沉默了片刻,嗓音变得沉重了些:“这个时候,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。当初你就不应该来这座城市,也不应该选择一条路走到黑,只可惜,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。”

????“是,怪我。我应该看着好姐妹被折磨致死然后冷眼旁观,应该忘恩负义,不去理会那些所谓的情深似海,更应该放任自己的男人为所欲为。如此一来,我就可以落得一个明哲保身的好名声,多好呀。”我笑着说道,只不过笑的很凄惨。

????苏靖轻叹了口气:“那些都不重要,你知道你最不应该干哪件事吗?”

????“哪件事?”

????苏靖盯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不应该践踏你的尊严!那一日在修车厂,你为了救一个人,竟然甘愿让人侮辱你,践踏你,凌虐你!在那一刻,我的心死了。不知道你可否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。”

????“我的眼泪很金贵?”我不知道苏靖问的是哪句话,因此说出了印象最深的那句话。

????而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刹那,我发现苏靖的脸色巨变,由冷漠变为心痛,再由心痛变为哀伤。

????“我爱的女人,这世上最高贵的女人,为何会落得今天这幅田地?”苏靖说着话的时候,嗓音中的悲哀是那么的强烈,强烈到连我自己都觉得是我错了。

????这一刻,我连体会到的悲伤都带着讽刺的味道:“因为爱情会让人变化,抱歉,让你见识到了真正的我。”

????苏靖眉头紧锁,盯着我良久不语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直到夕阳都变得惨淡起来,他才长叹了口气,苦涩道:“南霸天爱你宁可去死,你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,让他爱上了你。而我,最后得来的,却连南霸天都不如。”

????闻言,我觉得很好笑,以至于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:“你竟然连那辆车里都装了窃听器。”

????“不止窃听器,GPS也装了,若那辆车里坐的人是南霸天,他今天会死。”

????“难道换成是我就能活?”我反问。

????苏靖轻叹了口气:“至少那些跟你坐在同一辆车里的人活了。”

????“用我的命,换他们的命。”

????苏靖摇了摇头:“不对,是用你的余生,换取他们的命。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靖:“你不想杀我,而是要囚禁我?”

????“你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?还在做着阳人的春秋大梦?我要杀掉你阳人的那部分,让你从此与阳人彻底撇清关系,变回我所爱的冥妃!”

????“从一开始,你爱的人就不是我陈潇,而是你的冥妃!”我攥着拳头,注视着苏靖,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????“有意义吗?”

????“你不承认?”

????“我问你有意义吗!”苏靖的嗓音徒然提高数个分贝,盯着我,低喝道:“你就是冥妃,冥妃就是你!”

????我看着苏靖,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,悲哀道:“你对我的求婚也是假的!在你的心里,我就是冥妃,那就不存在求婚与结婚,从一开始都是我的一厢情愿!从一开始,我就被你耍了!”

????苏靖双眼微眯,盯着我,一字一顿:“你的纠结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!”

????“是啊,今天你就是来解决我的!”

????苏靖不再言语,抬起胳膊,将手朝我伸来,平淡道:“别挣扎,很快。”

????我打开苏靖的手,愤怒道:“我不否认我是冥妃,但这一世,我是陈潇!你对我虚假的感情,让我恶心!你想要杀我?那就拿出你的全部本事来!”

????说完我从怀里拿出罗盘,将罗盘重重的砸在地上,随着玉质罗盘的破碎,一直在我身上压制着佛气的镇魂锁命之术也随之解除。佛气喷涌而出,由于我和苏靖离得太近,佛气与地府冥气产生激烈的碰撞,所爆发出来的能量,直接将我和苏靖都震退数步。

????从一开始,镇魂锁命之术就是多余的挣扎,因为自始至终,我和苏靖就不应该再接触彼此。

????之前苏靖说要加入兄弟会,寻找绝命箴言,将我们之间的隔阂彻底打破。

????现在没必要了,因为就算是没有佛气与地府冥气的碰撞,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已经根深蒂固,到了无法消除的地步。

????而且这一次,是纯粹的情感隔阂,没有任何外力,却又是天底下最难以打破的那层屏障!

????“陈潇,今天,我们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这里!你永远都无法阻止我得到冥妃!”

????“冥妃亦是我,就算是我阳人的印记全部被消除,我依旧是冥妃,依旧保持着理智与记忆,换言之,你永远都无法得到我,也永远都得不到冥妃!”

????“我说过!”苏靖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:“没人可以!”

????在吼完的瞬间,苏靖体内的地府冥气尽数爆发了出来,如同怒海狂潮一般铺天盖地的朝我席卷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