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五十六章 最后对决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轿车平稳的前行着,我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便是看似被抛到身后的危险,实际上并没有解除,它如影随形的跟着我们。尤其是考虑到苏靖还没有露面,心中的危机感就越发强烈。我不认为在使出全力的前提下,苏靖会藏匿后方,至少我这个前妻,还是有足够的面子,让苏靖亲自出手的。

????距离‘战火纷飞’的烂尾别墅区越来越远,呼喊声、打斗声、喊杀声都已经销声匿迹,除了轿车的引擎声响之外,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。

????而就在我刚刚沉浸在这难得可贵的宁静中时,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便打破了我短暂的空闲。

????“潇潇姐……”刘少龙因为太过紧张,死死攥着我的手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车窗前方。

????在那里,是一个人,一个男人,他着装华丽,身影伟岸,脸颊冷峻,像是一尊从天而降的天神,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,却又证明这尊‘神’并非雪中送炭般的善神,而是杀神!

????是苏靖,那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却又不敢记得太深的脸颊。

????他站在马路的正中央,只身挡住了轿车的去路。其实只要司机一脚油门下去,就可以轻易撞过去,但是司机没有这么做,因为他并不傻,苏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,绝不是一辆只有区区一百五十匹马力的轿车能够撞碎的。

????司机师傅深吸了口气,语气低沉严肃:“陈姑娘,能否拜托你一件事?”

????“什么事?”我双眼盯着远方的苏靖,尽可能保持平静的问道,因为若是连我自己都乱了,我身边的人自然也会跟着乱掉。在面对这种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时,自乱方寸无疑会加快死亡的速度。

????司机师傅从副驾驶座前面的抽屉里,拿出一把黝黑的手枪,这把自从进入热兵器时代以来,便以‘简单、高效、经典’着称的杀人武器,没有给司机师傅带来半点安全感或是自信。

????相反的,司机师傅自打握住枪柄之后,语气就更加的没自信了:“帮我照顾好我的父母,还有我的妻儿,我的儿子今年刚上小学,不知道能否出于人道主义,将我儿子的学费……”

????还没等司机师傅说完,我便打断了他:“明知道必死无疑,又何必这么做?毕竟我们认识的时间才区区十几分钟而,是什么让你产生如此大的勇气?”

????“勇气?没有,仅仅是契约精神而已。”

????“契约精神?”我楞了一下,看司机师傅的眼神微微一变,明明我们认识才短短十几分钟,我还不怎么了解他,可是寥寥‘契约精神’四个字,就足以让我对这个陌生人肃然起敬。

????“陈老板……”

????“不行。”不等司机师傅把他的要求说完,我便近乎冷血的打断了他。

????司机师傅扭头看着我愣了几秒钟,然后摇着头苦笑:“没关系,我说了,出于人道主义,即便是拒绝也无可厚非。以前南老板给我的好处已经够多了……”

????“我是说,你不能去!”我盯着司机师傅,并且伸手指了指他手里的武器,理智道:“你手里的东西,起不到半点作用,想必你心里一清二楚。你的赴汤蹈火,换来的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,这几秒钟救不了我,也拦不住苏靖。不必要去做没意义的事情。”

????司机师傅看我的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:“可是陈老板,我身在其位,就必须要谋其政,以前我便是南老板的保镖,而现在,南老板不在了,我……”

????我摆了摆手,打断了司机师傅的话:“你的心意我领了,但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,既然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,理应由我们夫妻解决。我相信,苏靖此刻出现在这里,也是为了等我。”

????言罢,我将瑟瑟发抖却又咬着牙攥着拳头,像是在勇敢和怯弱之间举棋不定的刘少龙留在车里,同时咬破手指,挤出堪比‘十全大补汤’的鲜血,滴在周凤薇的嘴里,然后冲司机师傅说道:“帮我照顾好他们。”

????在我开车门的时候,司机师傅语气无比感慨:“陈姑娘,我现在好像知道南老板为什么这么爱你了,哪怕明知道用生命都无法换取你的红颜一笑,他也无怨无悔。”

????我苦涩笑了笑:“他爱上我什么了?连我自己都不清楚。”

????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吧。能隐忍,能绽放,能繁花似锦,能纯净如一,这便是你最吸引的地方,甚至比你的肉体还要吸引人。南老板是个纨绔子弟不假,但他们有钱人的眼光,差不到哪去。”

????我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笑笑算是回应了。爱情这种东西,到现在为止,我都不敢说自己懂,否则的话,我也不会落得今天这副田地。

????情,冥河立中央,君卿难相望,唯有心思断肝肠。字易写,如酒后诳语,意难为,似登天弑君。

????我拍了拍车顶,司机师傅发动引擎,并没有直接冲过去,或是调转车头逃离现场,而是以极慢的速度紧紧跟在我的身后。当我走到苏靖面前时,轿车也相应的到达了苏靖的攻击范围之内。

????苏靖眼神冷漠的看着我,同样也看着轿车,他的眼神毫无感情色彩,像是看到一些没有生命的器物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刚要开口,苏靖却抢先一步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这点面子我还是会给你的。”

????我露出一抹不知道是自嘲还是感谢的笑容,转身冲脸色紧张的司机师傅道:“走吧。”

????在轿车开到与我一个平行的位置时,司机师傅打开车窗,看着我,感慨道:“陈姑娘,江湖传闻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,已经有很多人死在你的手里了,但是在我的主观视角来看,你是个好女人,希望你可以渡过难关。”

????好女人……

????我笑的更加凄楚了,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还能和‘好女人’这三个字挂上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