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四十九章 左手地狱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看着刘少龙眉飞色舞,义愤填膺的模样,我和周凤薇都陷入了沉默。

????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并非是巧合,而是精心铺设之后的必然结果,只是我有些不明白,难道苏靖从一开始就已经打算全力对付我了?亦或者说,这里面的种种危机,并非是为我准备的,而是另有他人?

????想不通,却也懒得去想,现在我们已经是弥足深陷,难以抽身。

????随着一阵风驰电掣,我们来到位处市郊,一个很熟悉的烂尾房社区。之所以说熟悉,是因为之前我曾为了杀掉苏靖的手下,来这里大肆闹过一番,虽然里面看不到半具尸体,但空气中却还遗留着淡淡的阴气。

????生活处处有巧合,只可惜这一次的故地重游,我并非是进攻的那一方,而是防守的一方,也算得上风水轮流转了。

????我们把出租车扔在大门口,相互搀扶着冲进里面,随便找了一个黑漆漆的烂尾别墅。

????虽然是正中午,外面的阳光很足,可是别墅内却显得很阴冷,弥漫着一股化不开的浓雾。

????这些黑色的浓雾,都是长期阴气沉淀造成的,很显然,这片别墅区的‘人’不止我们几个。

????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是个机会,我深吸了口气,将体内的阴气全部释放出来,感知着别墅内的阴人,最终得到确认,这片别墅区内,一共有三个阴人。而且都是死了有些年头的魂体了。

????“我以冥妃身份,命令你们出现!”我嗓音嘹亮,大声呼唤着。

????旁边的刘少龙惊异道:“薇薇姐,潇潇姐说她是冥妃?什么意思?”

????周凤薇做了个嘘的手势,没有回答刘少龙的疑问。

????很快,一阵阵阴气便在我的面前汇聚,大约几分钟之后,三具呈半透明状态的阴人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????两男一女,长相年纪最大的男人,穿着一身工服,似乎是当初因为意外而死在这里的小工。另一个男人则穿着古装,很显然是寄居在这片土地年代久远的‘老鬼’。唯一的女人,则穿着一身红色长裙,披头散发,眼神凶厉,应该是游荡于此的孤魂野鬼。

????在冥妃的威压之下,他们跪倒在我的面前。

????我以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命令道:“从现在开始,任何靠近这片建筑的人,格杀勿论!”

????三个阴人化作一阵黑风,消失不见。

????自始至终刘少龙都以一种很诧异的眼神看着我,因为他看不到阴人,所以在他的眼里,我像是自言自语,自导自演的精神病。

????这个时候我可没时间向他解释,而且那三个阴人,根本治标不治本,我心里很清楚,他们无法阻拦苏靖的大军。

????在我谨慎的感知之下,位处北边的‘小工’阴人,突然消失了。

????这种消失并非是循序渐进式的,而是断崖式毫无反应机会的消失。

????“不好,来人了!”我发出一声低喝,提醒周凤薇。

????几乎是我话音刚落,其余两个阴人也相继消失。

????我的神经顿时紧绷到了极点去,我本以为这三个阴人或多或少都会给我们争取一点时间,结果残酷的现实却告诉我,普通的阴人,在苏靖的大军面前,也只有被碾压的份儿!

????能够如此快速干掉阴人的敌人,只有两个可能性,其一是实力高强的道士,其二便是更加强大的阴人。

????我没有感知到有什么强烈的阴气,因此可能性就只有前者了!

????几乎是我刚想到这,一阵微弱且急促的脚步声便在别墅外响起。

????当我看向周凤薇的时候,发现周凤薇也在看着我,她的眼神和我一样紧张,且如临大敌。

????“坚持住,只要杰森他们来了,咱们就会安全许多!”我知道机会渺茫,但这个时候,没必要让我们从恐惧变得更恐惧,希望要远比紧张更有用。

????当脚步声再次响起时,周凤薇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,她从口袋里抓出白粉,扬到空中,再用手抓住,在掌心刻画出一道印咒,然后猛地拍出。

????“黑杀咒!”

????几乎是周凤薇话音刚落,另一个属于男性的嗓音也随之响起:“杀鬼咒!”

????两道印咒在空中相撞,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而爆炸的位置距离我不足两米。很显然,那道杀鬼咒是奔着我来的!

????我的身体有一半是阴人,因此这种驱邪的咒法,对我是奏效的。幸亏周凤薇反应快,否则的话我已经被击中了。

????我拽着刘少龙的手,周凤薇护在我们二人身边。

????在我们紧张无比的注视下,三个男人,从三个方向出现。他们年轻的只有三十来岁,年长的已经馒头花白。尽管年纪不同,但是看我们的眼神却高度统一,便是‘杀意’。

????我和周凤薇背靠着背,严阵以待。

????没有任何对话,也没有任何警告,最年轻的道士,率先出手,和周凤薇一样,竟然也是空手结印,一掌挥出,最根正苗红的掌心雷!

????周凤薇以黑杀咒应对,结果黑杀咒比掌心雷要低一个档次,黑杀咒直接被掌心雷轰碎,剩余的力道则全部宣泄在我的身上。

????我只觉得心头一闷,如同被一个健美先生全力一拳打在胸口上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。

????这个时候,我若是解除镇魂锁命之术,佛气恢复,便可无视这些道术。但我不能这么做,因为一旦接触冥妃的状态,我受到的任何伤痛,都有可能是致命的。而且我坚信,来追杀我们的不只是道士,还存在着一些别的什么东西。

????见到我受创,周凤薇怒不可遏的冲三名道士吼道:“你们身为卫道士,竟然甘愿成为阴人的走狗,祖师爷的颜面都被你们丢尽了!”

????年轻的道士甚是不屑的看着周凤薇,语气中尽是鄙夷:“大家彼此彼此,我们为冥王效力,你当冥妃的鹰犬,谁也没资格指责谁!”

????“少跟她废话,她在拖延时间!”五十岁左右,长相老练沉稳的中年道士,低喝一声,双手结印,轰然拍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