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四十三章 受尽屈辱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是不是苏靖的意思?”

????“什么苏靖的意思?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我有些不耐烦:“浪费我的时间,是不是也是苏靖的计划一环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乔娜止不住笑了起来:“呵呵呵,潇潇,这就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我们是好心要帮你,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们呢?”

????“你们?你不是一直中立吗?现在说的好像已经和苏靖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。”我毫不留情的说道,一想到曾经最好的姐妹,如今已经堕落成这样,我心里就止不住的惋惜。

????“交易呢肯定要做的,毕竟我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,总不能白跑吧?至于是什么交易,你不必知道,反正跟你没有半点关系。好了,不聊这些题外话了,说正事吧。现在你还有一个多小时,只要你在这一个多小时内完成苏靖交给你的任务,他兴许会放刘少龙一马。”

????说到这,电话里面沉默了片刻,不多时,当声音再从里面传出来时,已经不是乔娜的声音了,而是属于苏靖的声线。

????“潇潇。”

????我苦涩一笑,无可奈何道:“苏靖,你是不是觉得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,很有成就感?”

????“我不否认,但我所有的作为,都是想让你知难而退。”苏靖的嗓音平淡,甚至有些冷漠,依旧是我所熟悉的那个苏靖。

????“呵呵,好一个知难而退,怎么,现在你不想杀我了?”

????“杀你,也是一种让你退去的方式。”苏靖的声线变得凝重起来:“听得出,你现在仍旧没有丝毫觉悟,也罢,看在曾经的夫妻情分上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????“尽管出招吧,我都接着。”

????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随即传出苏靖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线:“为了保住刘少龙的生命,你愿意付出多少代价?”

????“我愿意付出一切!”我毫不犹豫的回答,语气无比坚定。

????我跟刘少龙认识的时间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超过两天,两天的时间,不可能让我们成为什么‘挚友’,而我之所以愿意付出一切代价,其实并不是因为刘少龙,而是因为苏靖!我不想输给苏靖,因为苏靖对我造成的伤痛,我要让他连本带利的还回来!

????电话那头的苏靖轻叹了口气:“我该说你有魄力呢,还是该说你绝情?刘少龙也好,之前的南霸天也罢,你为了保护他们,不惜堵上一切。而我,是你的男人,你的老公,你的一切,但你却对我吝啬的惊人。做你的男人,果然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。”

????闻听此言,我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,因为我知道,从客观上来讲,我是亏欠苏靖的,但这不代表苏靖对我的所作所为就可以合理合法化!

????我没有和苏靖去纠结对错,我只是很平静的等待着苏靖的下文。

????“高贵的冥妃,最看重的便是尊严,我想看看,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,会不会连自己的尊严都舍弃!”说完,苏靖声音微弱道:“来修车厂,希望你抓紧时间。”

????我挂断电话,没有丝毫犹豫,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修车厂。我知道等待我的事情,绝对和‘好’这个字扯不上任何关系,但是现在我已经别无选择。就算是鸿门宴,我也必然要去试试水。

????当我到达修车厂的时候,修车厂大门敞开着,里面传出阵阵喧闹的声音,有很多人,全都是年轻人,红男绿女,守在自己的豪华跑车旁边,或是吹着口哨,或是大声喧嚣着体内过剩的荷尔蒙。

????在我迈步走进停车场的刹那,这股喧嚣达到了极点。

????“哈哈哈,你们快看,那不是陈潇吗?!”

????“艹,她竟然真的来了,苏公子还真是没说错,这个女人的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!”

????“胆子大有什么用?这叫鲁莽,要是换成我,绝对不会孤身一人去敌人的地盘。”

????“啧啧啧,今晚有好戏瞧了。”

????在充满调戏侮辱意味的口哨声中,我径直向远处的厂房走去。在我走到一半距离的时候,厂房的大门被打开了,走出一群人,有苏靖,有张江河,有老鹰,也有乔娜,全都是‘熟人’。

????这些熟人站在大门口,遥望着我,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,我读不出那些复杂的神色。

????就在这时,一个染着黄毛,穿着牛仔裤,上身赤裸的青年,突然从人群中走出,走到我的面前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????“麻烦让一下。”我平淡的说道。

????青年上下打量着我,嘴角上扬,勾勒出一抹女人都懂你的下流笑意:“呵呵,传说中的陈潇,果然是名不虚传,这身段,这姿色,这气质,离的老远都把我给看硬了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心头一沉,意识到这个青年是故意来找茬的!

????而且他的话,对我的侮辱相当明显,声音也很大,至少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到。当我看向门口的苏靖时,发现他的脸色竟然没有丝毫变化。一个痞子,用肮脏不堪的言语,去侮辱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,他竟然没反应!

????一瞬间,愤恨、悲痛。等等情绪在我心头蔓延开来。

????我紧紧攥着拳头,强忍着心中的愤怒。

????青年的一席话,让本来就浮躁的现场,顿时朝着‘轻浮’方向演变。

????一阵阵污言秽语从人群中冒了出来。

????“哈哈哈,我特么也硬了!”

????“陈潇,我的活儿可好了,凡是跟我交往过的女人,都对我赞不绝口,你不想享受享受吗?”

????“艹,我的活儿也不赖,你排队!”

????言语越来越没有底线,我恍然明白了苏靖电话里的话是什么意思,我曾经最为看重的‘尊严’二字,今夜怕是要被践踏的体无完肤了。但是我不能退,因为一旦我退了,不光刘少龙会死,无法救出梅姐,我也会输的一败涂地。

????就在这时,站在我面前的黄毛青年,一脸坏笑的看着我:“想要过去?可以,但总得给我点好处吧?”说到这,黄毛青年竟然抬手朝我的胸前伸了过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