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二十二章 因祸得福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那你还在坚持什么?”苏靖不解的看着我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语气平淡中透着毫不动摇的坚定:“难道你真的认为,可以轻易的摆脱我?昔日倾注的情感,没有一点一滴是浪费的,它们全都转换成了仇恨。若是你以为,爱我便可以追我,不爱我便可以离开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”

????“哪怕是死?”

????我耸了耸肩:“从一开始,我就没打算靠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打败你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靖眉头微皱,看我的眼神微微一变:“看样子我漏算了什么。”

????“呵呵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苏靖,我承认你很聪明,甚至过于聪明了,但就算是超级计算机,也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正确,更何况你呢?”说到这,我嘴角上扬,长舒了口气,微笑道:“咱们在这里对峙了这么久,孙庭恐怕已经得手了。”

????闻言,苏靖眉宇之间闪过一抹怜悯:“原来你的希望寄托在孙庭身上,那个盲目爱你的备胎。”

????备胎这两个字从苏靖嘴里说出来,是多么的讽刺,就连我都为孙庭抱不平,至少他喜欢我,从没有用‘感情’来刺激、算计甚至危害我。在这一点上,孙庭要比苏靖强上不少。

????“你这么聪明,怎么会算错呢?呵呵,若是你不策反孙庭,我反倒是相当被动,而现在,对亏你的‘帮助’,我很顺利的洗清了嫌疑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靖楞了一下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摇头苦笑:“原来是这样,你这是逼我对你动手。”

????我耸了耸肩,不以为然道:“机会稍纵即逝,你现在还有把握住机会的时间。”

????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苏靖终于迈步向我走来,随着靠近,我们之间的气息碰撞也开始变得强烈起来。苏靖不畏惧佛气的威胁,就像那日他向我求婚,在微澜临岸的薰衣草花田,他不顾一切的向我走来,亲吻我的双唇,带给我这世上最美妙的兴奋体验。

????而今天,他再一次向我靠近,一日往日那般不顾一切,只可惜,等待我的却并非在是双唇的碰撞,情感的缠绵,而是生离死别的考验。

????苏靖在我面前停下,他缓缓举起手,手掌每向我靠近一点,我们之间气息的碰撞就越发强烈,当他的手掌距离我的脖子不足一寸时,佛气与地府冥气之间的汹涌对抗已经达到了顶峰,火花四溢。

????火花热浪,侵袭着苏靖的手掌,也刺痛着我的脸颊。

????当我和苏靖再一次发生肌肤之亲时,往日的一幕幕在眼前不断闪过,终于,一切的终点来临了。这是我所等待的宿命,也是我所期待的。因为我要看看,苏靖是否真的会亲手杀掉我,杀掉他曾经最爱的女人。

????感受着颈部逐渐变大的力道,我渐渐开始呼吸不顺畅,然后便是颈部的酸痛感。这种看似最纯粹,也最无害的‘物理伤害’,对我却是致命的。很讽刺,也很合理,这世上很少又能够杀害,甚至伤害我的力量或是气息,可偏偏用凡人最普通的蛮力,却可以轻易让我香消玉殒,如同碾死蚂蚁一般简单!

????若是我现在反抗,爆发出体内所有的佛气,就算无法击败苏靖,也可以延长我的‘生命’。但是我没有这么做,我就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,等待着苏靖终结我。

????苏靖的手掌没有迟疑过,力道平稳加大着,如此近的距离,我们四目相对,从苏靖的眼神中,我终于透过冰冷的神色,察觉到了一丝别样的神情。不舍?心痛?亦或是绝望?我也不知道。但我肯定,苏靖屡次错失良机,又屡次用‘最后一次’这种毫无营养的威胁来警告我,必然是这抹埋藏在心底的特殊情感在作祟。

????发现这抹神情的一瞬间,我竟然感觉心中的仇恨消减了一些,对死亡的来临也更加坦率了,因为我赢了!我知道了苏靖对我并非那般的绝情,他对我还是有感情的!哪怕知道这一点的代价是我的生命!

????窒息感越发强烈,我闭上了眼睛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窒息感却开始很诡异的消减。难道是苏靖犹豫了?

????我睁开眼睛,看着近在咫尺的苏靖,发现他的眉头紧锁,掐着我脖子的手也缓缓松开。片刻之后,苏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欣慰的笑容,彻底松开了我的脖子,语气感慨:“不愧是我爱的女人,时间算的还真是准!”

????说到这,苏靖的眼神竟然露出一抹兴奋的神色:“曾经的挚爱,如今成了旗鼓相当的对手,我很欣慰,证明我从来没有看走过眼。”

????言罢,苏靖毫不犹豫转身而去,我摸着有些酸痛的脖子轻咳了几声,注视着不远处的门洞,不知何时,那里出现了一群人,而为首的人,正是丙等的‘领导’之一,于先生。他眉头紧锁,没有阻拦苏靖的意思,反倒是满怀深意的看着我。

????“你知道我会找到这来?”

????看着如同救星一般的于先生,我牵强一笑:“你能做到丙等的上位,自然不是蠢货,我和苏靖都不在交易中心,你必然会思量其中的疑点,然后顺藤摸瓜找到这里来。”

????“然后在合适的时间,出现在合适的地点?算的也未免太准了点,你们这两口子都是怪物!”于先生先是感慨了一声,随即问道:“孙庭呢?”

????我笑声中带着些许嘲意:“你又何必多此一问,你心里清楚着呢。”

????于先生眉头皱的更深了,似是很为难,但是接触到他皎洁的眼神,却能够感觉得出,他的皱眉和为难,都是演给周围其余成员看的。一来是避免表现出自己‘失职’的一面,另一面是在给我台阶下,把我和这件事之间的关系撇清。

????短暂的寂静之后,于先生打量了一下一片狼藉的下场,叹了口气,高声道:“任务失败,全员撤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