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二十一章 错失机会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能量的波动越来越强,佛气与地府冥气互不相让,激烈的碰撞着,所散发出来的乱流,连我本人都无法承受,感觉整张脸都开始刺痛起来。对面的苏靖也好不到哪去,至少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。

????不过苏靖并没有退却,相反的,他看我的眼神变得更加严肃认真:“你该不会以为,我没有防备你的佛气吧?”

????“就算不是圈子内的人,两股力量相撞,也能够造成实质性的物理伤害!”我眼神凝重,沉声说道。

????“你说的没错,但这物理伤害的程度有限!”在说到这的时候,苏靖发出一声低喝:“给我抓住她!”

????话音刚落,又一个身影从苏靖身后冒了出来,这个人身穿着一套超厚的防护服,类似于‘防爆服’的那种,就连脑袋上都带着沉重结实的头盔,因此看不清他的长相,不过他既然敢走入我和苏靖之间,就证明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!

????佛气也好,地府冥气也罢,甚至两种气息相撞之后产生的混乱产物,都无法对这个身穿防爆服的男人造成任何影响!我心中止不住的感慨,苏靖还真是把可能发生的一切都想到了!

????眼看着防爆服男人离我越来越近,我脆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个男人任何形式的攻击。

????事实验证了我的推测,在我与苏靖相互抗衡,骑虎难下的时候,防爆服男人抬起手,重重的挥击在我的肩膀上。

????我疼的哀嚎一声,锁骨都像是要被砸断了似得,疼得我直冒冷汗。当防爆服男人的拳头打在我肚子上时,我整个人直接蜷缩倒地。

????眼看着防爆服男人抬起脚,朝我的脑袋移动,这一脚要是踹下来,我就算不会脑浆迸裂,恐怕也会严重脑震荡。

????不过就在这时,苏靖的低喝了一声:“够了!你想杀了她不成?!”

????防爆服男人透过厚重的头盔,发出微弱不清的声音:“苏公子,她是你的敌人,为何要手下留情?”

????“她也是我的爱人!”苏靖竟然语气相当愤怒,注视着防爆服男人,一字一顿,近乎仇恨的低喝:“她就算是死,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,你算什么东西?给我过来!”

????防爆服男人灰溜溜的走到苏靖面前。

????苏靖盯着防爆服男人,沉声道:“把头盔摘下来!”

????防爆服男人赶紧听命行事,结果他刚把头盔摘下来,就被苏靖一把掐住喉咙。

????“苏……苏公子,你……”防爆服男人无法说出完整的话,随着苏靖手上用力,防爆服男人便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。

????“我和陈潇分手也好,离婚也罢,也无法改变她曾是我女人的事实。对不起,你不攻击她就无法制住她,可是我无法容忍除了我之外的人,对她造成伤害。”在说完这番话的时候,一声清脆的嘎巴声响起。

????防爆服男人的脖子直接被苏靖扭断了!手一松,防爆服男人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,没了动静,眼睛是那么的茫然,那么的费解。明明都已经分手了,还在意个什么劲儿?你不是冷血动物吗?

????这也是我的疑问,苏靖对我做出的种种事情,都让我恨透了他,觉得他早已不是我所爱的那个男人。

????可是此刻,当我在苏靖眼皮子底下受到伤害时,还是刺激到了他的某根神经。

????“你又放过了一个机会。”我双手捂着肚子,很疼,因此说起话来有些有气无力,甚至连佛气都难以维持,因为这是普通人对我造成的伤害,佛气对普通人是无效的。

????苏靖居高临下看着我,眼神恢复了之前的冷淡:“但你有了一个机会。”

????“什么机会?”

????“报复我的机会!”

????是啊,只要我受了伤,苏靖就会无法控制的心痛,这便是我报复他的方式。只可惜,我不傻,也没有堕落到用自残的方式来报复苏靖,毕竟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生。

????我看着苏靖,虽心有不甘,却已经认清事实:“你不是一直说我只能死在你的手里吗?为什么还不动手?该不会是改变主意了吧?看着我痛苦,对你来说有快感?”

????“快感?谈不上,顶多是还没想好,该以何种方式,结束你的生命。毕竟以你的身份,应该有一种配得上你的死法,况且,我还没想好你死后该如何料理你的后事。”苏靖语气平淡的说道,似乎早已经对我的生命熟视无睹,反正我的死亡,只不过是某一种新生罢了。

????只不过对于我来说的,抹掉我作为阳人的痕迹,却是残酷无比的。因此对于苏靖的这种冷漠,我有着本能的愤怒和合理的仇恨:“若换成是我,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!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靖淡然一笑:“你不会的,我了解你,刀子嘴豆腐心,你永远都不会变成真正的冷血杀手,就算是你作为冥妃的本性完全觉醒,杀戮之心越发汹涌,你在杀人的时候也会追求合理性。”说到这,苏靖注视着我,意味深长道:“那本书你看过了吗?”

????“我不是小女生,没必要用那种书来安慰自己。”我没有丝毫犹豫,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态度。

????“可惜了。”苏靖惋惜一叹,似乎不看那本书,对我来说是什么巨大的损失一般。我不明白,区区一本小女生写出来的‘小青春般的爱情小说’为何能够值得苏靖如此重视。尤其是想起作者的笔名,愤怒的白菜,除了惊叹这笔名的随意,也只剩下搞笑了。

????肚子的疼痛渐渐消散,我体内的佛气也正在恢复着,一片狼藉的房间又开始出现了对峙的征兆。

????在我起身的时候,苏靖郑重其事道:“最后再劝告你一次,见好就收吧。”

????“你已经不止一次,对我说‘最后一次’这四个字了。”我云淡风轻的说道,丝毫不理会苏靖的威胁。

????“你斗不过我的。”

????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从苏靖可以轻易策反我身边的所有人,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