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一十六章 圣婴鎏金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我的孩子……”我看着精美灯笼内的孩子,痴痴的说道。

????无数人跟我说过,我的孩子已经死了,甚至我的孩子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活过。也有人劝我放下,不要在纠结已死的花朵,既对过去无法割舍,又没有办法迈向未来。可那毕竟是我第一个孩子啊,我又岂能说放下就放下。再次见到它,我依旧无法控制心中的如泉涌一般的情感迸发。

????同时,我又很自责,很愧疚,因为我甚至连我自己孩子的性别是什么都不知道。男孩?女孩?该起什么名字?我的孩子可怜,我更可怜,不,准确的说是可悲!

????“好一个圣婴鎏金盏!”周凤薇惊叹无比的嗓音打断了我失心疯一般的思绪。

????“什么?”我扭头看向周凤薇,眼神中尽是茫然,什么圣婴,什么琉璃盏,那明明是我的孩子,你究竟在说什么!

????在我近乎逼迫性的眼神注视下,周凤薇不顾现在局势的严峻,语气严肃的冲我解释道:“圣婴琉璃盏乃是道家法器,我曾在一本典籍中见到过关于这种法器的描述。此物极难炼制,但只要炼制成功,便是最顶级的法器,说其是圣物也不为过。它能够屏蔽任何气息的本事你已经见识过了,除此之外,它还能够使得持有者,阴邪不侵,鬼怪退散,并可照亮阴路。”

????见我似懂非懂,周凤薇正欲继续向我解释,对面乔娜的笑声却抢先传了过来:“姐,你说的太啰嗦了,直接告诉陈潇,这就是一个可以辟邪的灯笼不就好了?那么麻烦干什么,徒惹陈潇心烦。”

????周凤薇瞥了一眼乔娜,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:“圣婴鎏金盏,既是圣物,亦是邪物,持有它百邪不侵不假,但它的能量源泉毕竟来自于内部的胎儿,未出世的胎儿本身便很可怜,若是让其死后不得瞑目,其积蓄的怨气,将会转移到你的身上。换言之,用这种东西,不得好死!”

????听到周凤薇的警告,乔娜不以为然道:“那只能说明命不够硬,若真如此,我也就认了。”

????再次与昔日的好姐妹相见,我心情却极其复杂,我看着乔娜,眼神止不住的往她手里的圣婴鎏金盏上瞟,而这位好姐妹,非常了解我,仅仅从我的眼神就读出了我心里所想,当即摇头表示歉意。

????“不好意思,现在还不能还给你。”

????“用我的孩子,回过头来对付我,你当真和苏靖一样的绝情!”我攥着拳头,沉声低喝道。

????乔娜轻轻笑了起来:“别误会,我可不是来对付你的,我仅仅是受孙庭的委托,把他安全送到这而已。毕竟孙庭这块大肥肉,可是有不少人盯着呢。”

????“你怎么会和孙庭搅到一起?”周凤薇质问道。

????乔娜瞥了周凤薇一眼,没好气道:“注意你的措辞,再怎么说我现在也已为人妇。至于我和孙庭,顶多算是合作关系吧。”

????“合作?”

????乔娜耸了耸肩:“你们应该知道,我现在还是编制内的成员,守护一方平安。只要孙庭肯答应不给我惹乱子,帮他一个小忙倒也无伤大雅。”

????在乔娜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一直闷声不吭的苏靖,发出一声冰冷刺骨的嗓音:“无伤大雅?你的小忙将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,这代价会毁了你的一生。”在说到这的时候,苏靖的眼神变得杀意盎然:“看样子我的拜访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名字。”

????闻言,乔娜脸上的云淡风轻终于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不解:“我仅仅是把他送来而已,并未打算插手你们之间的事,这都要迁怒到我身上?你这人也太不讲理了吧?”

????苏靖没有回答乔娜的疑问,沉默证明苏靖已经打定了主意,我在心里不由为乔娜默哀。

????结果就在这时,孙庭突然笑了起来,笑的很放肆,没有丝毫的遮掩,像是遇到了什么‘很爽’的事。

????“我说什么来着,这个圈子要么不碰,只要碰了,就没有点到为止。乔娜,你现在可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。”

????“什么人情?”乔娜眉头微皱,语气有些疑惑。

????“我为你准备了后路。”

????“别绕弯子,什么后路?”

????孙庭的视线集中在苏靖身上,一字一顿:“杀了他,就没有人可以再威胁到你了。你若不杀他,他就会杀了你,或是你的家人,你已经别无选择了。”在说到这的时候,孙庭的效益更浓了,注意力也转移到了我的身上:“怎么样陈潇?联手?”

????我了解孙庭,这家伙向来是无利不起早,恐怕他早就知道苏靖会来堵截他,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。现在拉我上船,顶多是提高他的胜率,最后是皆大欢喜,双赢的局面,还是兔死狗烹,鸟尽弓藏,谁也说不准。

????但不得不说,以我现有的力量,想要单独对抗苏靖,显然不现实。

????我将绝大部分注意力从乔娜手中的圣婴鎏金盏上挪开,集中到苏靖身上,谨慎的看着苏靖,同时问孙庭:“你明明是为了借尸还魂而来,怎么瞧你的语气,好像一早就做好了杀掉苏靖的准备?”

????听到我的疑问,孙庭的笑声立刻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凌厉的低喝:“我说过我爱你!就算你不爱我,也无法改变我对你的心!若是苏靖能够给你幸福,我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的生活里。可惜,你和苏靖最近发生的事已经传进了我的耳朵里,来这座城市,有一半是为了你们而来。”

????“因为我?所以你要与苏靖彻底宣战?”我很是诧异的看向孙庭。

????孙庭眼睛微眯,竟然有些咬牙切齿:“当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,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事和物,都送个这个女人。我将你视若珍宝,而苏靖却如此践踏于你!或许在你看来,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但在我看来,任何胆敢伤害我心爱女人的人,都是死罪!”

????我眉头紧锁,眼神复杂的看着孙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