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零八章 冷血动物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按照于先生的话说,兄弟会的晋升其实异常困难,我和苏靖都属于异类。大多数成员,终其一生都徘徊在丁等,能够升入丙等,就已经相当于从普通公司的职员升到部门经理了。再往上升,所看重的已经不再单纯是个人能力,还有背景,人脉,有无高层引荐,有无眼光等等外在因素。

????就算是晋升,按照平均水平来看,丁等升入丙等,至少也要几年的时间。而丙等再往上升,就更加遥遥无期了。

????我让于先生不必担心,我甚至直白的告诉他,我是跟着苏靖走得,苏靖升我也会跟着升。

????至于其中的原因,我没有告诉于先生。至少在我看来,高层并非铁板一块,他们又知道苏靖晋升的如此神速,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。因此,绝不会看着苏靖一家独大,牵制制衡是必然的措施。

????按照我的要求,于先生给我在咖啡厅楼上安排了一个房间,不算大,但足够我和周凤薇住下了。

????而且当天,于先生就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。

????和丁等一样,初升都需要一个‘考核任务’,优胜劣汰。不过相比于武先生近乎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考验,于先生的考验却显得很直白,让我去和书店的温先生打个照面。虽说咖啡厅和书店,是两个相对独立的组织,但毕竟都是‘一家人’,场面上的事儿还是要做的。

????我倒也觉得无所谓,便直接带着周凤薇,按照于先生给的地址,去了书店。

????书店的名字和咖啡厅的名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咖啡厅为四海,书店为五湖。

????不过相比于咖啡厅的奢华,书店就显得低调不少了,门面很小,内部空间也不大,目测只有三十平的样子,而且还被柜台和几个书柜占去了大部分空间。

????温先生就站在柜台里边,年纪不大,三十岁出头吧,梳着中分,戴着眼镜,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,都相当的斯文,一看就知道是个肚子里有墨水的人。

????温先生正在看资治通鉴,他眼睛往上挑了一下,看清楚我和周凤薇的长相,这才恋恋不舍的合上了书,推了推眼睛,微笑道:“二位要挑选什么书?需要我给个建议?”

????“我们是来找你的,温先生。”我开门见山,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????温先生笑容和蔼,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:“我是卖书的,你们来找我,不就是为了买书吗?”

????温先生和苏靖有关,与我们无关,因此周凤薇没有跟他客气,不耐烦道:“有必要这么摆架子吗?”

????温先生瞥了周凤薇一眼,微笑道:“看书的人没架子,相反的,不看书的人才有架子。而且看书,能够让人修身养性,使浮躁的心沉淀下来,遇到令自己不悦的事儿时,也能够坦然面对。姑娘,我推荐你看看女德。”

????“呵呵,好一个女德,没想到都当今社会了,还存在着你这种老封建。”周凤薇似乎很不喜欢这个温先生,冲我说道:“潇潇,我们来都来了,于先生交代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,咱们可以走了。”

????温先生看向我,我也在打量着温先生,我摆了摆手,示意周凤薇稍安勿躁:“既然来都来了,那就挑一本书看看,也算是支援一下兄弟组织的生意。”

????“陈姑娘果然识大体,请吧。”温先生做了个请的手势,便不再理会我们,继续看他的书。

????周凤薇说她自幼博览群书,而且看的都是孤本经典,对这种近乎路边摊一般的书店实在是不感兴趣,因此她去外面等着我。我一个人在书店里溜达,很快我就发现这书店别有洞天,书柜将书店隔成了两半,外面显得很紧凑,而里面却显得很宽阔,还有两个桌子,可以供人静下心来,静静看书。

????不止如此,里面还有一个客人,这个客人让我不由一愣,竟然是苏靖!

????苏靖静静地坐在角落的位置,桌子上放着一个杯子,杯子不大,里面装满透明的液体,苏靖拿起杯子轻抿了一下,眉头紧锁,仅仅喝了一点就把杯子放下了。很显然,这些液体是酒,而且很烈,连苏靖都有些受不了。

????与此同时,苏靖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本小说,叫做‘逝去的你’。

????是一本言情小说,而且作者的名字很青春,叫做‘愤怒的大白菜……’

????一看就知道是年轻作家写的美好青涩爱情故事。我没想到,苏靖竟然会看这种书,看样子我以前的确不了解他,否则也不会和他落得今天这种地步。

????我转身欲走,苏靖不大不小的嗓音却传了过来:“既然来都来了,何不坐一会儿再走?”

????我没有转身,背对着苏靖,轻声道:“你愿意和我坐在一起?我还以为你对我嗤之以鼻呢。”

????我的言语极具讽刺,苏靖轻叹了口气: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那么记仇。”

????“记仇是好事儿,可以让个人区分好人和祸害。”

????“什么时候我在你心里已经变成祸害了?做不成情人,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?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止不住冷笑,转身看向气定神闲的苏靖,攥着拳头,一字一顿:“我恨不得拔你的皮,抽你的筋,喝你的血!”

????我的愤怒,没有换来苏靖任何的感慨,他反倒是笑了,这种场合,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!

????“你这么恨我,说明我以前在你心里的位置有多么固若金汤,我的荣幸。”

????我心中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和自嘲:“果然,和冷血动物谈情说爱,最终受伤的只是自己而已,是我自讨苦吃。”

????“何必把我们之前的感情描述的那么不堪?至少曾经,我们都曾纯真过,只是因为这现实的残酷,而不得不分道扬镳,只能说咱们的追求不同。”

????我走到苏靖对面坐下,注视着苏靖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不必把所有的错都推到社会身上,社会没有对不起任何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