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零五章 借酒消愁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陈潇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刘夭语气变得暴躁起来,而非恐惧,可能她心里清楚,我们之间没有恩怨,我不会害她,所以才会如此。

????她越是这样,我越是没办法下手,毕竟这种平白无故拖人下水的坏事,根本不是我的风格。

????我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刘夭的肩膀,示意她放松,轻声道:“你放心,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,我向你保证,你我都会相安无事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刘夭轻哼一声:“你是想向我打听苏靖吧,呵呵,就算是冥妃,也摆脱不了女人的本性,被男人甩了,一时半会也走不出心里的阴影。”

????“你想多了,我要问的并非是苏靖,而是你。”

????“我?”刘夭的身体抖了一下,似乎在怀疑我动机不纯。

????“你和张江河关系怎么样?”

????“跟你有关系吗?”

????“你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?”

????刘夭沉默了片刻,最后妥协般百般不情愿的回答道:“很好,怎么了?”

????“那就难办了。”

????“什么难办了,你别云里雾里的,有什么话直说。”刘夭显得有些不耐烦。

????我叹了口气:“若是你和张江河关系一般的话,我倒是可以狠下心,把你掳走,当成我交易的筹码。兴许我的感情不如意,但我也没有堕落到去破坏别人的感情。”说完,我松开刘夭的肩膀,转身往外走去。

????“你等等。”刘夭在后面喊了我一声。

????待我转身之际,刘夭没好气道:“你这人是不是有病?突然出现找我,又突然离开,耍人很好玩是吧?”

????“我没耍你。”

????“那你告诉我,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什么。”

????见刘夭执意要知道,我索性便避重就轻的把我和郭进东之间的交易,粗略的跟刘夭说了一下。

????得知了我的目的,刘夭先是长舒了口气,随后看我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:“算你还有点人性,没有把我给卖了。看在这一点的份儿上,我也告诉你一些事情,算是谢礼吧。”

????“若是关于苏靖的事儿,就不必说了,我不感兴趣。”

????“真的?”刘夭看我的眼神透着深深的怀疑。

????我没有回答,甚至没有任何反应,转身就走,间接直白的表达了我的态度。不过在我走到房门的时候,刘夭的声音却再次从身后传了过来:“我有一杯酒,可以慰风尘。可怜白雪曲,未遇知音人……”

????不知道为何,我停下了脚步,难道仅仅是因为刘夭念的这首诗很动听?我不晓得。

????“你知道这首诗是谁做的吗?”刘夭问道。

????我没有回身,平静到近乎冷漠:“我有必要知道吗?”

????刘夭没有理会我的反问,自顾自的说道:“是苏靖,尽管我跟苏靖认识的时间不长,而且多是经过张江河,但是我感觉这个男人,冷酷,深沉,孤傲,且冷静睿智。唯一的缺点便是喜欢喝酒,而且嗜酒如命。这家伙昨晚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半夜在院子里,一手拿着酒瓶,围着院子来回转圈,走两步喝一口嘀咕几句。我正好也没睡着,就随便偷听了一耳朵,呵呵,没想到这家伙还蛮有文采的呢。”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转身看向刘夭,平静道:“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?我和苏靖已经老死不相往来,不对,准确的说是你死我活。”

????刘夭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:“这我当然知道,但是他做的这首诗,也很说明问题。”

????“什么问题?”

????“藕断丝连。”

????“呵呵,当初他可没有半点藕断丝连的意思,伤我伤的那么彻底。”

????“兴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?”

????我冷哼一声,不以为然:“他的难言之隐我见得多了,遇到的也多了,早已习惯。无论有什么难言之隐,都无法改变他跟我分手,并且将我们的婚戒夺走的事实。他的所作所为,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骆驼耐力很强,轻易不会倒下,而一旦倒下,想要再起来就难了。”

????“你们的感情,我不予评论,但有一点我希望你知道,苏靖喝酒喝得很凶。”

????“男人喝酒很正常。”

????“但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泡在酒里,谁不让他喝酒,他就跟谁急,这就有点不正常了吧。”

????“与我无关。”

????“哎,当我没说。”刘夭叹了口气,看着我,眼神满怀深意道:“对了,你回去怎么跟郭进东交代?还有,你就不怕我回去把你和郭进东联手的事,告诉苏靖?”

????“我自有我的办法,至于苏靖那边,说不说没什么区别,在这座城市,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传的沸沸扬扬,就算你不说,用不了多久他也会知道。”

????“你还真看的开,在这一点上,我挺佩服你。”说完,刘夭便重新趴回床上,等待继续未完的spa。

????在我推门而出的时候,周凤薇就在门口,而且身体往里稍微倾了一下,很显然,周凤薇一直在外面偷听我和刘夭的对话。见我出来,周凤薇先是一阵尴尬,随即又立刻严肃道:“潇潇,我不允许你再受一次伤害!”

????我冲周凤薇轻轻一笑:“放心,我虽然是个感性的女人,但我也是个成年人,不会因为一首诗就改变心意。”

????“那就好。”周凤薇长舒了口气:“郭进东那边怎么办?”

????“好办。”

????“我就知道你狠不下心把刘夭拉下水,你的办法是什么?”

????我耸了耸肩,云淡风轻道:“对症下药,郭进东或许在意刘夭,但他更在意的其实仅仅是女人而已,准确的说是姿色上乘的女人,只需要把他的胃口填满,他自然也就不会介意。至于侮辱张江河这一点,从一开始我就没放在心上,张江河是苏靖的得力干将不假,但侮辱张江河,和对付苏靖没有半毛钱关系。只不过是让郭进东的龌龊念头变得‘合理化’的借口罢了。”

????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不过如此一来的话,咱们怕是要好好地出一出血了,便宜那个龌龊家伙了。”周凤薇叹了口气,无奈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