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百零三章 肮脏交易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不错,但凡是能坐到高位的人,可能会贪腐,可能会好色,也可能暴戾,有着各式各样的问题,但绝不会无能。郭进东作为丙等成员中的佼佼者,相当于武先生的位置,自然有着他过人的头脑。倘若他表里如一,心里如同表面那么痞性,我反而会觉得匪夷所思。

????我欣赏着郭进东近乎完美的球技,轻声问道:“成功几率取决于想要做到什么程度,这种事就像是买彩票,中几百万头奖机会渺茫,但若是把眼界放低,只中五块钱的话,机会不就变得很大了吗?”

????听到这话,郭进东收了一下球杆,扭头看向我:“五块钱我可看不上。”

????“那你能看上多少钱?”

????“怎么着也得二等奖吧?”

????我若有所思:“那你的一等奖是什么?”

????“杀掉苏靖!我不容许任何人挑战我的位置,而现在苏靖就像是一颗沙子钻进了我的眼睛里,碍眼又疼!”

????除掉苏靖自然就完美解决了所有难题,此为一等奖,按照一等奖来推测,那么二等奖也就不难理解了。而就在我暗暗揣测,我和郭进东联手的胜率有多大的时候,郭进东的一句话却让我很是反感。

????“你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吗?并非是咱们能不能成事儿,而是你能不能下定决心。”

????“你从哪看出我没决心了?”我眉头紧锁,沉声问道。

????郭进东耸了耸肩,视线从我身上挪开,再次落在母球上:“毕竟你和苏靖是夫妻,俗话说床头吵架床位合……”

????没等郭进东把话说完,我就打断了他:“那是过去式,跟现在没关系。”

????“口说无凭,感情这种东西可没准儿。就拿我来说吧,我就是一人渣,尤其是在对待女人的感情方面,能玩就玩,说得难听点,拔‘diao’无情就是我这种。可是偶尔我也会因为某些女人而动真感情,想着安家立业,想着平淡生活。有的时候,我自己都会被这些荒唐的念头吓一跳。”

????“你想让我怎么证明?”

????郭进东啪的一声将最后一个球击入袋里,将球杆随手扔到台球桌上,看着我郑重其事道:“既然是你来找我的,那自然也要由你表现出足够的诚意,以及看得见的决心。苏靖的心腹你熟,叫张江河的那个男人……”

????“你是想让我杀了张江河?”我不假思索,开口问道。

????郭进东摇了摇头,笑容满怀深意:“张江河那小子我太了解了,虽说私下里成立了个什么江龙会,实际上跟兄弟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次能跟苏靖走到一起,也绝非偶然。张江河就像是一只泥鳅,滑不留手,想要杀他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????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????“杀不了张江河,总得让他流点血吧?让他明白跟着苏靖混,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????我眉头紧锁,沉声道:“纵使张江河有一万个不是,那也是张江河自己的问题,不应该牵扯到他的家人。换位思考,我也不想敌人因我而迁怒我身边的人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”

????“呵呵,你还真讲道义,你这种人不适合混社会。”郭进东打了个响指,从不远处走来一个男人,递给郭进东一部手机。郭进东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,往我面前一递。

????照片是一个女人,我觉得很眼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,想了半天才想起来,之前在医院,张江河去找昏迷不醒的吕檬,就带着这个铆钉女人!

????“这是?”

????“刘夭,张江河的女朋友。”

????跟我猜测的没错,我仔细看了一眼照片,下意识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????郭进东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兴奋无比的笑容:“把刘夭给我带来,我就相信你的诚意。”

????我眉头微皱:“你想对她干什么?”

????郭进东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:“不怕你笑话,这个刘夭我早就看上了,我每年都会给自己定制一个目标,今年的目标就是把刘夭给睡了!放心,我不会伤害她,仅仅是跟她享受一下鱼水之欢罢了。”

????我的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你还真是个人渣!”

????对于我的嘲讽,郭进东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:“这叫一箭双雕,既可以让张江河那家伙感受到屈辱,又能让我快活一把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????这事儿让我很是纠结,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。当我看向身旁的周凤薇时,发现周凤薇用无比鄙视的目光看着郭进东,估计心里的想法和我一样,都觉得郭进东挺不是东西的,跟这种人合作,简直是自降身价。

????“周凤薇,这事儿你怎么看?”

????周凤薇摇了摇头,诚实道:“说不好。”

????似乎是见我俩比较纠结,郭进东没好气道:“别以为我什么女人都睡,黄花大闺女或是良家妇女,我连碰都不碰,这个刘夭可是出了名的交际花,据我所知,张江河是她的第十几任男朋友了。这种事儿,除了会让张江河受到羞辱之外,对刘夭本人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????低头沉思片刻,我再次看向郭进东:“就算你说破大天,这种事对我也比较困难,毕竟心里那个坎儿难以过去。若是我肯帮你,那你也必须帮我一件事。”

????“什么事?”

????“让我进入丙等。”

????“嗨,我还当什么事儿呢,好说。”郭进东冲我伸出手,硬是挤出了一个真诚的笑意:“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????我看了看郭进东的手,没有握,并非是不习惯握手,而是单纯不想碰郭进东的脏手而已。抛开一些不得不合作的因素不谈,郭进东绝对是我见过的人渣里面最彻底地!难过武先生会说他的命门便是好色,所说非虚。

????在我和周凤薇准备离开的时候,郭进东突然问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:“陈姑娘,你对‘性’这方面持什么样的态度?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开放还是保守?”

????我明白郭进东这是在试探我,想要跟我也发生点什么,我冲郭进东微微一笑:“你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