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九十四章 已伤我心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旁边的佘秘书叹了口气:“陈姑娘,武先生没有骗你,苏靖的确已经是丙等成员了。”

????“他怎么这么快?!”周凤薇问出了我的疑问。

????佘秘书的眼神很是无可奈何:“苏靖本身就有高人相助,而且他的势头很是迅猛,不仅很快的笼络了大批的势力,加上上面有人点名提拔,自然就很容易。再加上,上面的人有意阻止这场战争,而最好的办法,无疑是把你们俩的等级区分开……”

????我扶着门框,凄惨苦笑:“为什么,所有人都在跟我作对。”

????说到这,我眼神一厉,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恨在心里炸开。

????我咬着牙,一字一顿:“我的心已伤,没人能阻挡我的复仇,就连兄弟会也是如此!”说完我便往外走。

????我刚走出病房门,手腕就被被人抓住,转身看过去,是武先生。

????我冷冷的盯着我的手腕,武先生立刻松开手,但脸色却异常凌厉:“陈潇,你想干什么?带着你的人,向兄弟会全面宣战?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意味着来之不易的和平,将被彻底打破,而且你赢得机会渺茫!”

????“况且……你的目标是苏靖,又何必牵扯整个兄弟会?你加入兄弟会,不就是想要向苏靖讨个说法吗?我可以给你们创造一个机会,让你们俩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一谈。”

????“谈什么?让他再伤害我一次?”我死死盯着武先生,怒道:“女人这一辈子,失去原则,失去很多,失去心爱的男人,失去一切!”

????“陈潇!”武先生终于发出了怒吼,只可惜这怒吼声,在我心中根本引不起丝毫的波澜。

????可是当我决意离开,去向苏靖复仇时,我却无法再迈开步子,因为当我转身时,我惊愕的发现苏靖竟然就站在不远处,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眼前!

????“苏靖?!”一声怒喝响起,却不是我,而是周凤薇。

????周凤薇冲出病房,在武先生阻拦之前,便已经挥手拍出了黑杀咒。

????咒印轰击在苏靖身上,苏靖的身形没有任何改变,仿佛这对邪物无往不利的印咒,根本无法撼动苏靖。

????“你这个该死的,把潇潇伤害成了什么样,竟然还敢来!”周凤薇攒着拳头,怒不可遏的吼道。

????苏靖脸上没有半点感情色彩,他伸手拍了拍被黑杀咒击中的位置,冷冷瞥了周凤薇一眼:“看在曾经的情分上,你以下犯上的举动,我当做没看见。只有这一次机会,下一次,我会毫不犹豫的替兄弟会清理门户。”

????“你以为我怕你吗?你个混蛋!”周凤薇毫不惧怕,正要冲上去时,被吕檬和洪雷从后面抱住,强行拖了回去。

????武先生言语严肃,沉声道:“都克制一点,别因小失大!”

????苏靖的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,我也注视着他。

????那熟悉的声线,熟悉的冰冷传来:“我说过,不要再来招惹我,你却当成了耳边风,连杀我两个部下,你当真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,目空一切?”

????“你来这里,就是为了训诫我?”我看着苏靖,笑了,笑的很凄楚。

????“不全是,我来这里,是来取一样东西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苏靖的视线落在我的手上,我的手抖了一下,尽管我永远都不会相信苏靖会说出这话,但他还是说了出来!

????“拿回白玉蟠龙。”

????在苏靖说出这话的时候,我听到了心中发出的‘噼里啪啦’的声音,那是我心碎的声音,碎的彻彻底底,不留半点余地!

????白玉蟠龙是我和苏靖最牢固的牵绊,它见证了我和苏靖之前的一切!亦是我们之间的婚戒,爱情的证据。而现在,苏靖要取回它,彻底切断跟我的所有联系!像是垃圾一样把我甩的彻彻底底!

????周凤薇知道白玉蟠龙对我意味着什么,她歇斯底里的冲苏靖咒骂:“你这个无耻混蛋,以前我们都看错你了!没想到你也是这种玩弄女人感情的下作胚子!白玉蟠龙是潇潇的精神寄托,你夺走它,是想彻底摧毁潇潇吗!无情的混蛋!”

????苏靖没有理会周凤薇,他的眼神始终定格在我的身上,那样冰冷,那样的无情,就像是在苏家古宅,苏靖借尸还魂初次醒来时看我的眼神。一切都回到了起点,不对,是到了终点!

????“苏靖,你……”

????我挥手打断了周凤薇的痛骂,脸上的伤感一扫而空,我看着苏靖,有气无力的发出一声轻笑:“谢谢你曾经给过我的爱,让我幸福。也谢谢你给过我的伤,让我绝望。”我低头看着手上的白玉蟠龙,凝视片刻,将它摘了下来。

????“再见,从此以后,你我再无瓜葛……”

????我抛出了白玉蟠龙,哀大莫于心死,而我现在,心死了,却并不哀。因为在白玉蟠龙离开我掌心的一瞬之间,苏靖这个名字,从我的心里抽离了。他不再是我爱的男人,不再是我的一切,我又岂会为一个普通男人彷徨、欣赏、牵肠挂肚、悲痛欲绝呢?

????苏靖抬起手,稳稳抓住了白玉蟠龙,盯着我看了几秒,转身而去,走得那么的干脆。

????一瞬之间,我强装镇定的身体失去了所有力气,软了下去。

????“潇潇!”周凤薇挣脱吕檬和洪雷的束缚,跑到我身边,扶住我的双肩。

????武先生长叹了口气:“陈姑娘,我知道你很痛苦,但是兄弟会的晋升规则急不来,我可以给你创造其他机会……”

????“不必了……”

????“怎么?”

????我低着头,轻声道:“苏靖曾是我的整个世界,现在我的世界崩塌了,我失去了所有留在这座城市的意义。”

????“你要走?!”武先生楞了一下。

????我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:“并非懦弱,并非逃离,并非不敢面对现实,只是觉得……没意义了。”

????武先生凝视着我,叹了口气,摇头离去。

????佘秘书临走的时候,冲我露出一个身为女人的感同身受眼神:“珍重了,陈姑娘,希望以后……算了,还是不再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