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八十九章 互相监视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世上没有什么感情是自找的,哪怕是一厢情愿的感情。南霸天或许像是狗皮膏药一样,但可以肯定,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男人,追女人都是用这种软磨硬泡的办法。若是说南霸天是自找的,岂不是大部分男人都是自找的?

????而事实上,软磨硬泡这种办法,有的时候会造成女人的困扰,但绝大多数时候却又是一种合理的追求方式。人是由动物进化而来,除了古代几个封建严重,没有女权的朝代之外,自汉朝往前挪,只要女人拥有自主选择权,男人想要追女人,就必须软磨硬泡。

????打个最简单的比方,哪怕是老虎这种顶级猛兽,想要追求配偶,都必须磨半天才能搞定,更何况人呢。

????因此,周凤薇所谓的‘自找’,纯粹是在安慰我而已。

????我不需要合理的理由,为自己开脱。我的确是在利用南霸天,若是将来会有愧疚,我也愿意承担。

????当天晚上,我们就搬回了南霸天的家里,还是睡大床舒服啊,我躺在南霸天专门买的席梦思大床上这么想着。与此同时,我的余光则一直盯着窗外,窗户的右下角一直有一个黑影,黑影闪烁着红色的‘目光’。

????这个黑影并非是什么邪物,而是一种高科技,名为袖珍摄像头,一进这个房间我就发现了,但却假装没发现。因为我心里很清楚,这必然是苏靖那边秘密安装的,用来监视我。我就是要让苏靖看看,我在南霸天家里的‘幸福生活’。

????夜里美美的睡了一觉,次日清晨,吕檬和洪雷找到我,一进门便冲我比了一个‘OK’的手势。

????之前我住过的那个房子还没有退,吕檬将新买的电脑安置在那里,洪雷捣鼓了一会儿之后,电脑屏幕便出现了修车厂每个房间的监控。紧接着,洪雷又折腾了一会儿,音响便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是苏靖。

????“马彪那边的人手都安排好了?”

????听到声音,我立刻开始在电脑屏幕上寻找苏靖的身影,很快便在右上角的画面中,发现了苏靖。

????苏靖坐在张江河的办公室里,左手端着酒杯,右手托着太阳穴,显得有些疲惫。我也不知道苏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喝酒了,兴许是刚来这座城市时染上的‘臭毛病’吧。

????对面的张江河翘着二郎腿,眼睛盯着手机屏幕,心不在焉道:“你交代的事儿,我什么时候办茬过?对了,陈潇那边怎么办?”

????“什么怎么办?”

????张江河微微抬头,扫了苏靖一眼:“我昨晚不是跟你说过吗,陈潇住进南霸天家里了,偷拍摄像头我都安好了,陈潇和南霸天的房间都有。我不是乌鸦嘴,也不怀疑你和陈潇之间曾经的感情,可是这女人吧,一旦脆弱的时候,很容易就被男人乘虚而入。我就是个例子,泡那些失恋的女生,我一般一天就搞定了,长的也顶多三天。”

????“所以呢?”苏靖一口将酒杯中的红酒饮尽,然后又倒了一杯,这回倒的满满的。

????“你就一点都不介意啊?呵呵,心还真大。”张江河继续低头玩手机,嘴里嘀咕道:“换成是我,早把南霸天给阉了。虽说是我玩剩下的女人,但是还没出保护期,这南霸天也忒心急了点。还有那个陈潇,是有多饥渴啊,这才几天,就另结新欢了。”

????苏靖再次一口将红酒喝光,一边倒酒,一边云淡风轻道:“我跟陈潇已经没关系了,她选择什么样的生活,是她的权力。而且她现在是我的敌人,我没理由去干涉敌人的私生活。”

????“说的真轻巧,别怪我没提醒你,我可是过来人。男人和女人不同,女人是刚失恋那几天,痛苦的死去活来,过了那个劲儿就好了。男人则是一开始无所谓,甚至会满心欢喜,可是时间一长,就越发堕落。当年我还是个清纯少男的时候,跟第一任女朋友分手,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从阴影里走出来。”

????“把你的那些经验都留着吧,用不着在我面前装老师。”

????张江河耸了耸肩,不再言语。

????而我却发出了一声冷笑,当年冥妃死去的时候,苏靖一个人孤独了千年,他恐怕早已经对那种痛心疾首的感觉麻木不仁了。张江河的经验,在苏靖面前不值一提。

????“对了,监控拆了吧。”苏靖仰身靠在沙发上,语气平淡的说道。

????“你真不看啊?”张江河笑声不止:“也是,就算是前任女友,看到她和别的男人那什么,心里多少也会有些不是滋味。”

????说到这,张江河突然身体挺直,兴奋道:“要不然这样,监控先别拆,等陈潇跟南霸天那什么之后,我给传到网上去,让陈潇当一次网红,怎么样?这个报复刺激吧。”

????这个张江河,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畜生!这么阴损的招数都用的出来。

????就在这时,一声清脆的破裂声,自音响里面传了出来。是苏靖手中的酒杯,砸在张江河身后的墙上发出来的。

????张江河吓了一跳,而苏靖则伸手指着张江河,一字一顿:“把你的念头给我灭了,要是再提这件事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说完,苏靖起身而去。

????张江河站起身,拍打着身上溅落的红酒,语气相当郁闷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瞧把你给急的,还真是和我猜的一点都没错,你啊,心虚!”

????我盯着电脑屏幕沉默不语,吕檬和洪雷也没吭声,只有周凤薇轻叹了口气:“千年的感情,哪有那么容易断的。”

????“不容易断,也断了……”

????我不再去关注监控,冲吕檬问道:“马彪那边是什么情况,现在清楚吗?”

????吕檬点了点头,不急不缓道:“首先可以肯定的是,苏靖不会亲自去,张江河也不会去。但并不代表就容易接近马彪,毕竟他们已经有所防备,或者说,现在马彪身边已经守卫的如同铁桶一般,针扎不进,水流不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