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八十三章 不要碰我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给你三秒钟时间,松手!”

????“呵呵。”

????铆钉皮衣女人一脸不屑。

????“一……”

????“三!”我连二都懒得喊了,猛地挣脱铆钉皮衣女人的手,紧接着一扬胳膊,反手打在铆钉皮衣女人的脸上。

????“啪!”

????随着一声清脆的耳光声,铆钉皮衣女人愣了几秒钟,然后发出一声高亢的叫骂:“你他妈敢打我,连我妈都没打过我!”

????铆钉皮衣女人怒了,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,结果被张江河从后面一把抱住腰,紧接着举到半空中往后一扔,身后的寸头年轻人伸手接住铆钉皮衣女人。

????“江河,他打我你没看见啊!”铆钉皮衣女人冲着有些炸毛,一边挣扎着想要脱离寸头男人的束缚,一边冲张江河吆喝。

????张江河眉头微皱:“你就少说两句吧。”

????张江河摇着头叹息了一声:“女人啊女人,真是难搞。”说到这,张江河的视线落在我身上:“陈姑娘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我看在苏公子的面子,处处忍让你,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,反倒是处处让我下不来台。我是该说你性子直呢,还是说你不识相?”

????“你怎么想,跟我有关系吗?”我依旧不留情面,瞥了一眼张江河身后正在发疯的铆钉女人,然后冲张江河冷冷道:“你们来这干什么?”

????“受苏公子的委托,来找吕檬和洪雷谈点事。”张江河嘴角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:“请陈姑娘高抬贵脚,把路让开。”

????“若是我不让呢?”

????张江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看我的眼神很无奈:“我看你还真是把客气当福气了,苏公子已经跟我说过了,从今以后你们俩之间再无瓜葛,你只不过是苏公子玩剩下的女人而已,又何必太看得起自己的分量呢?”

????本来我对苏靖的恨意就已经相当强烈,此刻听到张江河的话,甭管是他故意言语刺激我,还是确有其事,我心中的恨意都再次提升了一个高度。尤其是‘玩剩下’这三个字,更是直接刺激到了我最敏感的一根神经。

????以前的我喜欢靠言语化解冲突,而此刻,我却秉承着‘能动手尽量别废话’的原则,直接伸手一拳打在张江河的胸口上。纵使暂时恢复了冥妃的实力,我的力道仍旧极其有限,这包含愤怒的一拳,并没有起到太多实质性的效果。

????不过我这一拳,还是成功的激怒了张江河。

????不只是张江河,张江河身后的寸头年轻人,也立刻松开了张牙舞爪的铆钉女人,眼神中出现一抹愤怒。

????铆钉女人则直接朝我冲了过来,想要和我‘撕逼’。

????只可惜,我并不给她这个机会,我直接往旁边挪了一步,冷冷道:“洪雷,给我把这个吵闹的女人嘴巴打肿!”

????甭管是之前的敲打起了作用,还是顾忌吕檬,总之洪雷第一时间冲到我面前,用他狗熊一般的庞大身躯,挡住了发疯的铆钉女人。

????“给我滚开!”铆钉女人冲洪雷怒吼起来。

????张江河也一脸冷漠的看着洪雷:“哑巴,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保镖了?呵呵,可以,反正今天我就是来找你和吕檬的,也省的废话了。”

????说完,张江河直接一挥手,身后的寸头青年便径直走向吕檬。洪雷用身体去挡,结果被张江河一把抓住手腕。洪雷下意识往后拉胳膊,结果被张江河的另一只手架住腋下,紧接着庞大的身躯就直接被张江河一个过肩摔给扔了出去。

????很惊讶,这个看似纨绔子弟的张江河,身手竟然如此了得。

????虽然这种攻击,根本伤不到皮糙肉厚的洪雷,却给寸头年轻人创造了机会,寸头年轻人直奔吕檬而去。

????洪雷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,想要阻止,却被张江河挡住了去路。

????看着洪雷急不可耐的模样,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就这还是兄弟会丁等精英,也太没用了!

????心里犯着嘀咕,同时我挪动脚步,挡住寸头年轻人的去路。

????没想到这个寸头年轻人的嘴相当毒,一开口便戳我痛楚:“破鞋,滚开!”搜索关注微 信 公 众 号: 我 的 书 城 然后回复“阴缘难续”微 信上免费阅读热门小说《 阴缘难续》及更多精品小说!

????呵呵,还真是造化弄人,没想到我陈潇竟然也会有被人称之为‘破鞋’的一天!

????在我的漠然注视下,寸头年轻人不耐烦的伸手抓住我的肩膀,想要直接把我推开。可惜在他接触到我的刹那,我就将体内的阴气释放了出来。相比于‘无害’的佛气,阴气对阳人造成的影响却是实质性的。

????阴气顺着寸头年轻人的手掌直接蔓延到整个胳膊上,阴气所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,直接将寸头年轻人的胳膊冻僵。

????见寸头年轻人愣在原地,张江河没好气的催促道:“你小子发什么呆呢?麻利的!”

????“江……江河哥,我……我的胳膊动不了了。”

????“啥?”

????就在张江河疑惑之际,我直接举起右手,以手刀的方式,在寸头年轻人的胳膊上轻轻一敲。

????“咔嚓……”

????一声诡异的脆响发出,紧接着便是一阵‘噼里啪啦’的声音。

????在张江河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视下,寸头年轻人粗壮有力的胳膊,直接碎成无数个肉块,掉落在地面上。而他完全断掉的胳膊却没有流出半滴血,因为不光是胳膊,就连伤口处也都被冻住了。

????张江河屏住呼吸,铆钉女人也不再鬼吼鬼叫了,病房内死一般的寂静。

????在寸头年轻人惊恐的注视下,我用脚将冰冻的碎肉块往旁边踢了踢,露出一抹凌厉的笑容:“我说过,不要碰我,为什么就是不听?”

????“魔……魔女?!”半晌之后,寸头年轻人才从惊愕中回过神,惊恐,震惊,就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起来。

????寸头年轻人止不住的往后退,眼神中只有恐惧,没有疼意,这要托阴气的福,将他的神经都给冻住了,根本感受不到胳膊都断裂应有的痛感。

????张江河眼神震惊,眉头紧锁:“难怪苏公子说让我们尽量不要跟你产生冲突,原来是这个意思……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