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八十二章 冤家路窄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别说是佘秘书,就连我自己,心中都带着深深的疑惑,人的恨意真的会这么强烈?在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前提下,我仍旧被心中迸发出来的恨意给惊了一下。若是仇恨如同火焰一般燃烧,那么我心中的恨意就是太阳!

????这种比喻一点都不夸张,因为在玉罗施展完镇魂锁命之术后,我对所有事物的正面情感越来越低,负面情感越来越强烈。

????当我走下楼梯,一个买菜回来的大妈,正好从正面走过来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????我完全可以往旁边挪一步,从旁边绕过去,搁在以前我就会这么做。而此刻,我却没有做出这个选择,而是直接挡在大妈面前。大妈楞了一下,短暂的对峙之后,还没等大妈做出反应,我就抢先一步开口。

????“闪开!”

????本来大妈脸色平静,听到我的话之后,脸色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变得很冷。

????“小姑娘,你也太霸道了吧?这路又不是你家的……”

????还没等大妈把话说完,我就不耐烦的抓住大妈的肩膀往旁边一推,大踏步的扬长而去,不顾大妈在身后的叫骂。

????佘秘书追了上来,在我身后嘀咕:“那大妈怎么回事?一个劲儿在那骂街,好像谁得罪了她一样,什么素质!”

????佘秘书的作用仅仅是牵线搭桥,她的作用已经没了,因此我很直接干脆的说道:“咱们就到这吧,你先回去吧。”

????“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儿,要不然我陪你去医院?”

????“不用了。”我毫无感情色彩的拒绝了佘秘书的好意,而后直接在路边打了个车,独自一人前往医院。

????到了医院以后,直接在护士的带领下,来到吕檬所在的病房。

????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,发现叫洪雷的汉子,正静静地守在床边。见到我,洪雷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身体像是触电一般,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,挡在我和吕檬的病床之间,眼神无比警惕的看着我。

????洪雷只是哑巴,不是聋子,因此我直接开口:“让开!”

????洪雷没有动,攥着拳头,没有攻击我,也不肯退避。我知道让洪雷拱手把心爱的女人,让给‘敌人’根本不可能。我也就索性不再废话,直接向前走去。当我离洪雷越来越近时,洪雷开始不得不往后退,等屁股靠在床边已经退无可退之际,他咬着牙抬起大手,做了个停止的手势。

????我冷冷看着他的手掌,轻哼道:“你若是碰到我一下,你和吕檬都得死!”

????听到我近乎冷血的威胁,洪雷立刻把手放了下去,并且在我凌厉眼神的注视下,逐渐露出了怯意,不甘的往旁边挪动了一点。

????我站在床边打量吕檬,发现吕檬还没有苏醒,肩膀缠着厚厚的绷带,我伸手挑开绷带,发现吕檬的肩膀缝了不知道多少针,呈现出深紫色。

????在洪雷紧张的注视下,我咬破手指,将血滴在吕檬的肩膀上。随着血液的浸润,吕檬的伤口从深紫色逐渐变成淡紫色,再从淡紫色变成粉红色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。仅仅是十几分钟的样子,她肩膀的伤口就相当于静养了一两个月。

????眼前的变化让洪雷露出了欣喜,他赶紧跑到床的另一边,趴在床边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吕檬的肩膀。

????我伸手在洪雷眼前打了个响指,引过洪雷的视线:“哑巴,听着,我不管你们俩以前听谁的,是谁的心腹,从今天开始,你们最好给我令行禁止,若是拖了我的后腿,我会让你们死的很惨!”

????洪雷连连点头,眼神中没有丝毫的介意或是抗拒,很显然,只要救了他心爱的女人,这个憨厚的男人就会言听计从。

????看到洪雷,再回想起我心爱的男人,一股恨意在我心头蔓延!

????而就在我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之时,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????“吱呀……”

????是从身后传来的开门声,我下意识转身看过去,只见三个年轻人出现在了病房里。

????这个病房虽然有三张病床,但只有吕檬一个人在这,因此这三个年轻人绝不是来探望病人的。最关键的一点,这三人有些眼熟,很快我就想起来,为首的年轻人正是之前在修车厂见到的张江河。

????张江河一左一右的年轻人,分别是剔着寸头,穿着黑体恤的男人,以及染着金色头发,身穿铆钉皮衣,嘴里嚼着口香糖的年轻女性。

????张江河一眼就认出了我,有些惊讶:“嫂子,你怎么在这?”

????“谁是你嫂子?!”我严声娇喝,本来看张江河的眼神,虽然和好意扯不上关系,但至少没有负面情绪,听到‘嫂子’二字,我看张江河的眼神立刻变得异常冰冷!

????张江河有些意外,可能是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大,脸色一阵窘迫。他一边朝我走来,一边尴尬笑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,之前我还放过你一马你忘了?看在苏公子的面子上,咱们也不至于搞得这么僵吧?”

????在说这话的时候,张江河伸着脑袋,眺望了一眼病床上的吕檬。

????我发现张江河在观察吕檬的时候,洪雷的眼神既警惕又愤怒,很显然,洪雷和张江河之间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过节。

????“我再跟你说一遍,我不是你的嫂子!”我注视着张江河,一字一顿。

????张江河举起双手,做了个投降打的手势:“当我没说还不行?真是怕了你了,身为女人,脾气要软一点,温柔一点,不然苏公子怎么会一脚把你踹了呢?”

????听到这话的瞬间,一股不可压制的怒火在我心中骤然升起,我一把抓住张江河的衣领:“你说什么?!”

????“喂!”同行的铆钉皮衣女人,猛地冲了过来,抓着我的手腕,柳眉横立:“给我松手!你以为你是谁?还觉得自己是苏公子的女人啊?别给脸不要脸!”

????我没有理会铆钉皮衣女人的讽刺,低头看着她抓在我手腕上的手,眼中闪现一抹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