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八十一章 冷酷无情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我不能保证。”我并未因为此事迫在眉睫,便口出谎言。相反的,我直接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,就是要让玉罗和汤臣知道,我对她们仍旧心存着一些很不好的念头。这些念头可能对玉罗和汤臣并不利,但却会让她们‘安心’。

????正如我所预料的那般,在我给出了否定答案之时,玉罗的表情并未有太多的负面变化,甚至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,如往昔那般优雅的绾了绾秀发,哪怕是虎落平阳,仍旧不改名媛气质的将鬓角归于耳后。

????“虽然你这个人有些不留情面,但至少是诚实的。”

????玉罗往旁边挪了一步,做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我可以进入房间。

????事已至此,我也没有太多的顾及,直接迈步走进玉罗和汤臣藏身的小窝。房间不大,也没有豪华的装修,但却显得很温馨,有几分‘普通’家庭的味道。就是‘普通’一词,此刻对我才意味着最不普通,因为它是我可往而不可及的。

????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汤臣为我倒了杯茶,而玉罗则回到卧室,等再出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个罗盘。

????这个罗盘小巧精致,只有手掌大小,但却是非常少见的玉质,呈现出半透明的淡绿色,像是工艺品,而非法器。

????看到这个罗盘,我立刻明白了玉罗的态度,有些疑惑道:“你答应的这么痛快?”

????玉罗耸了耸肩,不以为然:“不然呢?你都已经来到这了,我们好像也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余地。不过别误会,我可不是无偿帮你,毕竟咱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个份儿上。”

????我不置可否:“直说吧。”

????“两个条件,其一,从今以后,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。其二,当初我们急于离开锦绣阁,多年的经营毁于一旦不说,所有的储蓄都没有及时转移,你总应该给我们一笔安家费吧?我们也要活下去……”

????很难想象,曾经锦绣阁声名远播的玉罗,今时今日竟然也要为五斗米折腰,生活还真是一个处处都充满戏剧性的舞台。

????“只要你们离开我的视线,自然是安全的,至于钱,好说,你们去找梅姐便可,我会通知她。”

????得到了我的答复,玉罗便不再迟疑,将罗盘放在我的面前。看着玉罗视若珍宝一般,将玉质罗盘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上,我立刻意识到,这个罗盘对玉罗的意义。玉质罗盘,玉罗……

????“我需要做什么?”我注视着玉罗,轻声问道。

????玉罗取了一个香炉和三炷香,将香插在香炉里点燃,忙活着的同时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你坐着就行了,不需要你做什么。”

????随后,玉罗又拿出一个小巧的瓶子,这瓶子有点像观音菩萨手里的玉净瓶,不过要比净瓶小很多,而且带着塞子。玉罗拔出塞子,用一根细小的柳枝,沾了一滴里面的汁液,据说这些汁液的来头不小。

????乃是百年道观门前的柳树,每日清晨沾染的露水,自叶子流下的第一滴露水。这种露水,浸透了道观的仙气,又吸收了日月精华,对天地之间的感应力极强。

????按照玉罗的说法,她虽然会天星法,但是不如老鹰那般专精,镇魂锁命之术可以用,但必须通过道具的辅助,这露水便是关键。

????玉罗将露水滴在我的头顶,然后双手结印,嘴里念念有词。

????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,但是我却感觉体内的佛气正在流失,准确的来说是正在受到某种无形的压制。

????大约十分钟的样子,我就再也感受不到体内的佛气了。玉罗告诉我,佛气乃是天地之间无上的圣物,与地府冥气乃是两个极端。因此镇魂锁命只能压制一天的时间,一天之后,佛气涌现,我将会受到佛气洗礼之苦。

????还好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,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担忧。

????当镇魂锁命之术施展完毕之后,一股充斥着黑暗冰冷的气息,逐渐从四面八方朝我涌来。

????我冥妃之躯的特性,像是磁铁一般,吸引着天地之间的阴气。当阴气的浓度达到一定程度之时,特性再次受到激发,这一次,涌入我体内的不再是阴气了,而是若有若无的地府冥气。

????由于我体内的佛气只是压制,并非消散,因此地府冥气能够涌入的量极其有限,仅仅是进一步的进发了我冥妃之躯的特性便不再涌入。

????身体前所未有的舒适,那种感觉就像是做spaa上瘾之后,突然停掉,时隔半年之后,再次走进会所。但是副作用也异常明显,便是作为人的感情竟然开始变弱,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一般,所有事物对我的意义都在变弱着。

????“成了吗?”随行的佘秘书轻声问道。

????玉罗注视着我的眼睛,点了点头:“成了。”

????“何以见得?明明什么都没发生。”佘秘书很是疑惑,或许她以为施法也好,阴气也罢,都会是惊天动地的画面,眼前这种平淡到什么都没发生的画面,或多或少都会让她觉得有些失望。

????玉罗看着我的眼睛,冲佘秘书说道:“眼神是骗不了人的。”

????“眼神?”佘秘书顺着玉罗的视线,将眼神集中在我的双眼,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:“看不出有什么变化。”

????“那是你还不了解陈潇,相信我,她的变化是由内而外,天翻地覆的!”在说这话的时候,玉罗的语气变得有些严肃:“陈潇,希望你履行我们之前的承诺。”

????尽管之前在锦绣阁的遭遇,让我在心里不断产生报仇的念头,但我还是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愤恨,深吸了口气,站起身,轻声道:“我走了。”说完我便快步离开。

????“陈姑娘,你这么急干什么?”

????“佘秘书,让她走吧。”玉罗的嗓音从身后传了过来:“她是担心控制不住心中的恨意,做出违背诺言之事。”

????“一个人的仇恨之心,真的会如此强烈吗?”佘秘书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