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八十章 天星之法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这个女人杀了我的儿子,还对我赶尽杀绝,我能不紧张吗!”汤臣有些歇斯底里,可能是离开了自己的地盘,显得有些没底气,因此才如此情绪激烈。

????我也好不到哪去,看佘秘书的眼神,变得有些冷厉:“你们窝藏我的敌人,是什么意思?该不会是想用来背后捅我一刀吧?”

????佘秘书笑眯眯的挥了挥手:“你们二位之间的战火怎么烧到我身上了,对了,也说不上是战火,顶多算是误会吧。”

????“误会?”我和汤臣再次异口同声。

????佘秘书点了点头,眼睛看着汤臣,手指却指着我:“汤小姐,你想杀掉陈潇吗?”

????“杀她?她现在势大,我躲都躲不及!”汤臣眼神忌惮的看着我。

????这时,佘秘书又指着汤臣,看向我:“陈姑娘,你和她之间有什么恩怨?”

????“杀她儿子,避免她复仇。”

????闻言,佘秘书满面微笑:“你觉得可能吗?现在的汤小姐,早已不是往日的汤小姐了。我相信,汤小姐不光不恨你,还会感谢你吧。”

????“感谢我?别开玩笑了,我可是杀了她的亲生儿子!”

????“亲生儿子又如何?只不过是一头只会滥杀无辜,没有感情的野兽罢了。现在的汤小姐,没有了这个累赘,也算是一身轻松吧。”

????“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,什么叫一身轻松,那毕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!”汤臣攥着拳头,冲佘秘书大声说道,不过在说这话的时候,我从她的眼睛里却读不到半点悲伤。联想到以前汤臣的无奈,以及为了给何须弥找‘吃的’,不得不到处害人,现在我多少倒是有些能够理解她的遭遇。

????佘秘书摊开双手:“今天带陈姑娘来这里,就是想给二位牵个线,搭个桥,让二位摒弃前嫌。”

????“不必了!”

????“用不着!”

????我和汤臣再次‘心有灵犀’的回绝了佘秘书。

????佘秘书看向我,微笑道:“那你不打算让吕檬快一点康复吗?”

????“这和汤臣有什么关系?”

????佘秘书耸了耸肩:“跟汤臣是没有关系,但是跟汤臣的好朋友,玉罗小姐关系可大了。”

????玉罗?我眉头紧锁,眼神中闪过一抹戒备:“玉罗也在这里?”

????“这是自然,玉罗与汤臣可是形影不离,而恰恰只有玉罗的道术,能够尽快只好吕檬。”

????我语气疑惑:“没听说过道术还有治愈阳人的功效。”

????“自然没有这个功效,但你相信我,通过玉罗,不出三天,吕檬就会出院。”

????见佘秘书说的这么肯定,估计并非空穴来风,我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,向敌人求助,可不是我的风格。

????就在我犹豫不决之时,突然,屋内传来一阵动静,似乎是内屋的门被推开了,先是一阵哈欠声,紧接着便传来熟悉的嗓音,是玉罗。

????“汤臣,谁在外面?”玉罗一边捂着嘴打哈欠,一边走到门口,当看到我的时候,她捂着嘴巴的手变得更紧了。

????仅仅是一秒钟的迟钝,玉罗便反映了过来,后退了一步,伸手冲我一点:“黑杀……”

????“玉罗!”

????不等玉罗释放出咒印,佘秘书便打断了玉罗。

????玉罗眉头皱得很深,眼神中尽是警惕:“佘秘书,这是怎么回事!”

????佘秘书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,不得不把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。

????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玉罗这才松了口气,看我的眼神微微一变,变得自信了许多:“你和苏靖的事儿我听说了,当初携手共患难的夫妻,没想到这么快就变成了死敌,呵呵呵,还真是造化弄人啊。”

????“你是在嘲笑我吗?”

????“那又如何?难道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?”玉罗很是自信的说道。

????我轻哼一声,瞥了一眼旁边的汤臣,冷笑道:“但是我可以轻易杀掉她!”

????“哦?那好啊,你杀汤臣,我杀你!”

????“那我杀谁呀?”汤臣举起双手表示抗议。

????佘秘书止不住的摇头苦笑:“各位,别较劲了,先说正事吧。”

????玉罗穿着类似睡衣,单手叉腰,语气轻松写意:“佘秘书,你指的应该是天星法吧。”

????“怎么,你会天星法?我记得天星法好像是不外传的秘法。”我看着玉罗,有些惊讶。

????玉罗嘴角上扬,冲我投以赞赏的微笑:“身为阴人,却很懂道术,你还真是博学呢。不错,天星法的确是不外传的秘术,但那已经是当代的事儿了,退回去几十年,还没有破四旧除四害的时候,天星法也算不上什么高档货。”

????说到这,玉罗看我的眼神变得满怀深意:“我能帮上忙,但就怕陈潇不答应啊。”

????我没有吭声,以为这是玉罗欲擒故纵的手段。佘秘书接过话茬:“你有什么顾虑。”

????玉罗耸了耸肩:“不是我有什么顾虑,而是陈潇的顾虑。吕檬受的伤很重,道法根本就没有用,想要尽快治好她,只有一个办法,便是用冥妃之血。我可以用镇魂锁命的一章,暂时压制住陈潇体内的佛气,如此一来,阴气自然卷土重来,到那时,陈潇也就可以暂时恢复冥妃之身。”

????“我正是此意。”佘秘书干脆利落的点了一下头。

????玉罗举起手,做了个制止的手势,示意佘秘书稍安勿躁:“这种方法的确可行,问题是,现在的陈潇,真的适合变回冥妃吗?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我和佘秘书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????玉罗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精明的笑意:“现在的陈潇,可不是以前那个傻白甜了,一旦冥妃之躯觉醒,我就怕冥妃真正的本性,压都压不住。要知道,镇魂锁命持续的时间,足足有一天。这一天之内,我就怕陈潇会……”

????玉罗没有再说下去,眼神全部集中到我身上。

????我轻叹了口气,接住玉罗的话:“你是担心我大开杀戒?”

????“你杀人跟我没关系,我担心的是,你会报复一切和你有仇的人,现在我们虎落平阳被犬欺,你敢保证,汤臣不会身先士卒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