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九章 狗皮膏药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听周凤薇说,南霸天被送到医院之后,诊断为脑震荡,外加肋骨骨折,伤的不轻。

????“潇潇,这个南霸天,你看怎么处置?”

????“什么怎么处置?需要处置吗?不管他便是了,这种事儿,越管越乱,最好的办法便是无视。”

????周凤薇叹了口气,很是无奈:“如果他能识趣那最好,就怕他像是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,甩都甩不掉。”

????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:“至少他住院这段时间,粘不到我吧?有朝一日若是把我给粘烦了,该撕还是要撕掉的。”我这话已经很明显了,在不打扰我的生活,以及不会给我造成麻烦的前提下,我是不会碰他的,若是出了格,那也别怪我了。

????追求者这种身份,并不比一般人特殊。相对的,女孩,尤其是稍有姿色的女孩,大多从初中开始,就要应对形形色色的追求者,早已经对‘追求者’这三个字变得麻木不仁了,我也不例外。

????“对了,相比于南霸天,我更在意另外一个人。”

????“谁?”

????我嘴角微扬,轻笑道:“周凤薇,你以前是不是的罪过一个叫吕檬的女人?”

????在听到‘吕檬’这两个字的时候,周凤薇的表情明显一变,像是错愕,不过很快笑容就爬满了她的脸颊,似是回忆,也像是无奈:“呵呵,若我没有猜错,吕檬因为我的关系,找你麻烦了吧。”

????我耸了耸肩:“是找了,不过她现在应该和南霸天一样,待在加护病房里,说不定还有可能是临床病友。”

????周凤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:“你惩罚了她?”

????“算不上惩罚吧,我本想杀了她来着,迫于无奈才放了她一马。”

????“潇潇,你不觉得你现在杀心太重了吗?以前你可是绝对不会杀人的。”周凤薇眉头微皱,看我的眼神有些疑惑,也有些敬畏。

????“杀人不好吗?快刀斩乱麻,与其我痛,不如让别人替我痛。”我云淡风轻的回答了周凤薇的迷思,不理她复杂的眼神,摆了摆手:“好了,先说说这个吕檬吧。”

????周凤薇轻叹了口气:“大多数组织都会有自己的杀手锏,兄弟会也不例外。在兄弟会中,有很多童子军。”

????“童子军?”听到这个词,我脑海中不自觉联想到那些戴着红领巾,手拿红缨枪的小屁孩。

????“是的,童子军,这些人大多都是家庭不幸,或是孤儿,或是被人贩子拐走,然后被兄弟会吸收,从小跟着会内的师傅学习,精通各种格斗术与道法,我的身手,都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。吕檬和我是同一期的,因为师傅对我比较宠爱一些,因为吃醋,她从小就跟我不对付。后来冲突升级,我俩打了一架,我一招险胜,她就被从丙等贬到丁等了,因为这事儿,一直怀恨在心。”

????“那个叫洪雷的男人也是?”

????周凤薇摇了摇头,眼神中闪过一抹赞赏:“洪雷是自己申请降到丁等的,还不是情感在作祟,是人都知道洪雷暗恋吕檬,只不过洪雷不承认罢了,他觉得自己是个哑巴,配不上吕檬。”

????“哼,愚蠢的男人!”我并没有像周凤薇一样,赞赏这个叫洪雷的男人,相反的,我心中有的尽是鄙夷,因为苏靖的缘故,我现在对这些‘从不过问女方想法’的大男子主义,嗤之以鼻!

????随后,我将晋升的任务一事,告诉了周凤薇,不出我所料,那三个人都不是善茬。我们俩简单合计了一下,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要先等吕檬出院才行。就算是我们之间有过节,哪怕到时候给我当个炮灰呢?

????这个想法固然邪恶,但却现实!

????只是我忽略了一点,便是吕檬的身体。她是普通阳人,受了伤的恢复速度,跟阴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。以老狐狸对她造成的伤害,初步分析,想要出院,至少也要几个月的时间!

????我可等不了几个月!

????因此第二天一早,我便找到武先生,提起了这件事。

????武先生托着下巴,沉思片刻,冲佘秘书轻声道:“带陈姑娘去找那个人吧。”

????佘秘书楞了一下,惊愕道:“先生,那个人恐怕不妥吧,不符合咱们的会规,万一日后……”

????没等佘秘书说完,武先生便挥了挥手:“没有赌注,就没有回报,兄弟会快变天了,上面注意不到我们这些小喽啰。”

????佘秘书虽然还有犹豫,但是武先生眼神坚定,佘秘书也就不再多言,冲我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请吧,陈姑娘。”

????跟着佘秘书往外走的路上,我好奇心使然,便问佘秘书,这个神秘人是何方来历。

????佘秘书浅浅一笑,熟女风味尽显:“是一个逃难的。”

????“逃难的?”我不由一愣,难不成是犯了事儿,来这躲避的江洋大盗,或是亡命徒?

????“因为惹上了不得了的人物,不得不来这里躲避风头,等你见到她就知道了。”佘秘书说到这便打住了,笑而不语,她的笑容很诡异,就仿佛我认识这个神秘人一样。

????乘坐佘秘书的专车,我俩来到一个普通的公寓楼,一下车,我便感受到一股阴气!这股阴气很熟悉,可我又想不起在哪里接触过。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们来到三楼,敲响了一个平平无奇的房门。

????片刻之后,房门打开,当我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时,不由愣了又楞。

????门里面的人也楞了一下。

????“汤臣?!”

????“陈潇?!”

????因为吃惊,我俩几乎异口同声的惊呼了起来。

????几秒钟的错愕与寂静之后,我第一时间举起白玉蟠龙,而汤臣也立刻后退了数步,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。

????“佘秘书,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是想把我卖给陈潇?!”汤臣眼神惶恐,语气中则带着些许的愤怒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佘秘书。

????我心中也夹杂着愤怒和疑惑:“佘秘书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们会和汤臣扯到一起?”

????我们俩剑拔弩张,佘秘书却笑意不减:“二位不必如此紧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