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七章 晋升之路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来了兴趣,做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武先生说下去。

????武先生同样做了个请的手势,让我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时间还早,不必急于一时。

????双双入座,武先生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初,显然没有被之前的‘冲突’影响太多,双手交叉,手肘放在桌面上,下巴落在手背之上,静静地看着我。短暂的视线碰撞之后,武先生轻叹了口气:“你的本性能够帮你渡过难关,但我不知道,这对于我们兄弟会来说,是福是祸。”

????“是福是祸,对兄弟会重要,但是对你重要吗?别拐弯抹角了,说正题吧。”我对武先生的‘感慨’有些不屑一顾。

????武先生尴尬一笑:“陈姑娘说话还真是不留三分回旋余地啊,也罢。兄弟会的晋升条件非常明确,丁等升丙等,必须依靠战功。丙等升乙等需要推荐,乙等升甲等靠运气。”

????“先说丙等,战功是什么意思?这年头,难不成还要打仗?况且在这座城市,你们兄弟会好像难觅对手吧。”我不假思索,随口说道。

????武先生不置可否:“战功只是其中一个说法,换言之,便是功绩,或是业绩,怎么说都行,意思你懂就行了。至于兄弟会的敌手,就远不如你想的那么简单了,这年头,无论是个人,还是组织,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切对头。”

????“那么兄弟会的对头是?”

????“我们自己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武先生从抽屉里取出一个记事本,将记事本翻到某一页,推到我的面前。

????这一页上面记载着满满当当的人名,按照武先生的说法,这些名字,相当于‘花名册’,而这些记录在案的名字,全都是兄弟会的叛徒,或是犯了事,暂时还没有掌握证据的灰色成员。

????兄弟会古老,纪律严明,并且善于用重典治人,但这并不能保证兄弟会就是干净的。相反的,有的时候,越是重典治人,越容易滋生问题。一些对制度不服之人,很容易‘作乱’。当然,这只是一部分,其中还有一些不乏野心之人,想要自立门户。这些人都是必须为兄弟会肃清的。

????我瞥了一眼名单,上面的名字足有上百个。

????我冲武先生轻轻一笑:“你该不会是让我百人斩吧?”

????武先生连连摆手:“当然不用,大部分人,会有其他成员去料理,你只需要去关照一下比较特殊的几位便可。”说到这,武先生伸手在名册上点出三个名字:“这三个人,要由你来除掉。只要完成任务,我保证你可以升入丙等。为了谨慎起见,我会派洪雷和吕檬帮你。”

????武先生明知道我和吕檬之间有梁子,还派吕檬帮我,很显然,这几个人不好对付,至少在阳人一面的实力比较强,而我的强项是对付阴人,此涨彼消之下,对我显得就比较不利。我倒并不排斥武先生的这种安排,也就默认了。

????言至于此,武先生又从‘百宝箱’一般的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,是一张照片,拍的是一栋大楼,虽然很模糊,而且‘干扰点’很多,但我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大楼下方,人群中的苏靖。

????我眉头紧锁,沉声道:“你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武先生脸上露出一抹深沉的微笑:“陈姑娘,我派你去张江河的地方,一是让你明白,在当今这个社会,尤其是像我们兄弟会这种圈子里,被太多情感绊住了脚,绝对是弊大于利。二来,我是想让你和苏靖切割往来,你身份的真正敏感之处,并非是你身后的什么锦绣阁,而是苏靖的妻子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我对武先生的话来了兴趣。

????武先生耸了耸肩,嘴角上扬,勾勒出一抹睿智的微笑:“你该不会真的认为,你来到这座城市是一个偶然吧?”

????我眉头皱得更深了,一言不发的看着武先生。

????武先生轻声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你跟兄弟会接触也有一段时间了,不知道你是如何评价兄弟会的?”

????“残忍,冷血。”我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
????武先生不置可否:“还有呢?”

????“没了。”

????“你已经看到了重点,却没有认识到这个重点的重要性。兄弟会虽然行事风格严厉了些,甚至可以说残忍,但兄弟会向来不会主动去招惹外面的人,连南霸天这种痞子,兄弟会都不愿意主动招惹,就可见一斑。在兄弟会明知道周凤薇和你关系匪浅,动了周凤薇,就必然会把你引来,他们还是决定把周凤薇抓回来,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听到这,我恍然大悟:“他们并非是冲着周凤薇,而是从一开始,就是冲着我来的!”

????“呵呵,不愧是陈姑娘,一点就透。我虽然并非上层成员,但也不傻,心里很清楚,你的出现,并非是兄弟会的敌人,相反的,而是在挽救兄弟会。若我推测的不错,这是楚先生的一次大洗牌。”

????“洗牌?”

????武先生点了点头,笑容中颇具智慧:“纪律严明,层层递进,但是不准组员,私自越级接触,以至于,形成了甲乙丙丁四种明确的等级划分。这是兄弟会能够长久不灭的精髓,同时,又是兄弟会长在心脏的一颗毒瘤。这种方式,最容易滋生出以下克上的风险。”

????我低头沉思,沉声道: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真正在干实事儿的人,反倒是下层,因此下层是实权,上层是虚职。时间一久,上层就开始控制不住下层了。”

????“聪明!”武先生看我的眼神亮了亮:“换言之,谁能控制住下层,谁就掌握了实权,而事实也确实如此,甲等的几位骨干成员,大体可以分成两等阵营,相互角逐,早已不把楚先生放在眼里了。楚先生必须打破这种由内瓦解的残局,但是他手中已经没有可用之人,就必须依靠外部力量。”

????我长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恰巧这个时候,前任锦绣阁联系到了你们兄弟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