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心本恶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锋利的牙齿,毫无阻碍的刺穿了吕檬的肌肤,深深的镶嵌进了吕檬的肩膀,鲜血绽放,伴随着惨叫,瞬间打破了屋内的气氛。

????强悍的吕檬,面对‘羸弱’的老狐狸,却显现出了被碾压的劣势,被老狐狸直接扑倒在地,期初还能反抗两下,随着老狐狸嘴里发出‘咔嚓’一声脆响,将吕檬的肩胛骨咬碎。吕檬也就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。

????叫声越来越微弱,武先生脸色铁青,紧攥着拳头,眼睛死死盯着正在被蚕食的部下,却无可奈何。

????就在吕檬即将被咬死的时候,沉默的壮汉,突然朝我猛地迈了一步。我还以为他要攻击我,心里一沉,不过下一幕发生的画面,却出乎了我的预料。壮汉竟然双膝一弯,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。

????壮汉攥着拳头,抬头直勾勾的看着我,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有愤怒,有祈求,有哀怨。但是自始至终,都未曾言语半句。

????在我等待壮汉的下文时,倒是旁边的佘秘书抢先一步开口了。

????“陈姑娘,吕檬那丫头雷厉风行惯了,不懂事,你就放她一马吧!洪雷都跪下求你了。”

????我瞥了一眼佘秘书,然后将视线再次落在名叫洪雷的壮汉身上,轻声问道:“既然他要求我,为什么不开口?”

????“他是哑巴。”

????“哑巴?”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,不过想起自打见到他,从未见他发出任何声音,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‘哑巴’的身份,倒也能够理解。

????或许是同为女人吧,再加上佘秘书跟我之间没有任何恩怨,因此她壮着胆子,走到我身边,哀求道:“陈姑娘,洪雷和吕檬从小便在一起,是一个孤儿院长大的,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却胜似兄妹。你在洪雷面前杀了吕檬,会让他恨你一辈子的,请你高抬贵手吧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默然看着洪雷,轻哼道:“我不喜欢被人觊觎,既然如此,那我就让这对兄妹一起去了吧。”

????说完,我看着正在撕咬吕檬肩膀的老狐狸,平淡道:“连同这个叫洪雷的男人,一起杀掉!”

????我的回答,出乎了佘秘书的预料,她呆在原地半天没有说出话。

????就在吕檬的生命特征已经非常微弱之际,我身后传来了武先生冷酷严肃的声音:“陈潇,我知道威胁你没用,但是你别忘了,你想要上升到丙等,必须通过我才行。你现在的独断专行,冷血残杀同类,单凭这一点,你就永远不可能升入丙等!”

????闻言,我瞥了武先生一眼,不屑道:“什么丙等?”

????“陈潇,你来这里的目地,不是什么秘密,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。我不管你和苏靖之间存在着什么,但是你必然会跟着苏靖走。张江河只是一个棋子,从一开始他就不会死!因为他的父亲,不仅是炒房团,更是我们兄弟会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。苏靖与张江河搞好关系,无疑是想通过张江河的父亲往上爬。估计用不了多久,苏靖就会从丁等成员,上升为丙等成员!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本来就好不到哪去的脸色,骤然变得更冷。

????“够了!”我轻呵了一声,老狐狸立刻令行禁止,松开了吕檬。

????在老狐狸的尖牙肆虐之下,吕檬的肩膀已经一片血肉模糊,皮肉被咬开,肩胛骨也破裂了,但至少暂时不会影响生命。

????洪雷从地上爬起来,冲到吕檬身边,紧紧抱着已经昏迷的吕檬。

????佘秘书长舒了口气,只不过刚刚放松下来,精神就立刻紧绷了起来,因为她发现我已经朝武先生走了过去。

????武先生背靠着办公桌,没有退避的意思,静静地看着我走到他面前。

????我与武先生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二十厘米,近距离之下,我注视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从一开始,你就在算计我,若不是你那该死的忠诚考验,我和苏靖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。这笔账,我要算在你头上,不怕告诉你,我进入丙等之时,便是你的死期!”

????面对我杀意无穷的威胁,武先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惧怕,相反的,他轻笑了起来:“你不会杀我的。”

????“哪来的自信?”

????“你不光不会杀我,还会感谢我。”

????“滑稽。”

????“是滑稽,还是实话,你心里有数。”武先生饶有兴趣的看着我,话里有话:“我已经见识过了你的本性,不可否认,让我大开眼界。倘若你的本性没有复苏,相信我,丙等将是你的墓地。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武先生在我凌厉的注视下,毫不顾忌的绕开我,走到洪雷和吕檬面前,蹲下身查看了一下吕檬的伤势,轻松了口气:“还好,只是骨头断了,佘秘书,叫个救护车,把吕檬送医院。”

????“是的,先生。”

????洪雷抱起吕檬,跟佘秘书一起,一刻不停的冲出办公室。

????武先生瞥了一眼老狐狸,然后冲我轻笑道:“陈潇,现在可以把这家伙还给我了吗?”

????我耸了耸肩:“我从没有说过要夺走它。”

????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你在这里,它如坐针毡,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你要是不发话,它哪敢回去。”武先生眼神很是无奈,估计是没想到,唤醒我的本性之后,反倒是让他处在一个很被动的局面上。

????我看着满嘴是血的老狐狸,随口道:“回去吧。”

????老狐狸阴损毒辣的眼神,立刻一缓,像是被开笼放生的野兽一般,放弃了双足行立,恢复了野兽的本性,四足落地,一个跳跃便钻进了书柜里。办公室浓烈的阴气随之一散,恢复如初,若不是地上还残留着吕檬的血,当真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????“陈潇,说句心里话,你这尊大神,我这个小庙多少有些容不下你。”武先生注视着我,语气谨慎。

????我漠然道:“所以呢?”

????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
????“帮我什么?”

????“以最快的速度升上丙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