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三章 独剩心痛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一刻,我的心无疑已经死了。

????张江河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酒瓶,又看了看我,再将视线落在苏靖的身上,最终,他将酒瓶随手扔掉,露出一抹笑意:“苏公子,我不知道你们夫妻俩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,但她毕竟是你的女人,我又能怎么处置她呢?算了,让她走吧。”张江河摆了摆手,表示既往不咎。

????我的敌人,都要比我的爱人有血有肉!

????张江河叫来两个男人,架着我往外走,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,我努力扭头看向苏靖。发现苏靖站在原地,也在看着我,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我熟悉的表情,双眼释放出来的光芒,除了冷漠便是无情。

????他追逐绝命箴言,是为了更好的得到我,而现在,他却狠狠地将我推开。

????我和苏靖怕是要完了,彻底的完了。心中的愤怒与恨意,阻止不了我悲伤的眼泪冲破眼眶的束缚。

????我无法后悔,因为心已碎,眼泪在忏悔,想忘记悲哀却难忘记忆中的相随,而今,所有的是是非非都已经成了灰……

????我被丢出了车厂,自从与苏靖相遇,我就一直为情感二字活着,而现在,我活着的所有意义,全都被苏靖无情的击碎了。我失魂落魄,瘫坐在车厂冰冷铁门之外,身后的低音炮仍旧在轰鸣着,就连那纯粹刺耳的噪音,都变得悲哀了起来,像是哀曲,祭奠我死去的爱情。搜索关注微 信 公 众 号: 我 的书 城 然后回复“阴缘难续”微 信上免费阅读《阴缘难续》小说及更多精品小说!

????吕檬早已不见踪影,她根本没有履行诺言,在这等待我。或许从一开始,她就已经把我当成死尸,送到这来。

????敌人不屑杀我,爱人冷漠抛弃我,就连对我百般不待见的吕檬,都将我像垃圾一样,留在这里。我人生中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的无助,这么的彷徨。

????时间失去了意义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我感觉脸颊传来一丝凉意,是雨。

????隐约记得天气预报报道过今晚有雨,天气预报很准,说下就下,也很不准,报道的是小雨,下起来的却是瓢泼大雨。

????冰冷的雨水将我灌湿,我盛装打扮的妆容,被雨水冲刷了个干净,这一刻,我不再是骄傲的冥妃,而是一个被抛弃的落汤鸡。

????往事纷飞,化作苦泪,合着雨水,逆流进心里,呛得我无法呼吸。缘分已尽,不再追,迷失在悲伤里。

????大雨不停,我却感受不到雨水的冰冷,或许此刻我的心,比雨水更冷。

????但是我却感觉到一股温暖,由肩膀绽放,是一只手带来的温度,我失魂落魄的抬头看向手的主人,竟然是南霸天。

????他和我一样,站在大雨之中,被雨水浇的浑身湿透。

????看到南霸天,我突然嚎啕大哭起来,我觉得自己很悲哀,在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我的时候,我一直最厌恶的南霸天,却出现在了我身边。这个玩笑,我无法接受!

????“哭吧,把所有的伤心事全都哭出来。”

????南霸天站在我身边,默默的听着我的嚎啕大哭与雷雨轰鸣。

????我的身体阴气不侵,而这雨水却轻易的将我击倒,冰凉的雨水混合着我心中强烈的悲伤,化作一记重拳,重重的轰击在我的心头。我只觉得身体一阵力竭,软软的倒在冰冷的泥水之中。

????我感觉到南霸天将我从泥水里拉起,将我抱起,我想要阻止他,可是那股令我窒息的悲伤,把我变得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废物,甚至连阻止喝退南霸天的力气都没了。

????或许是我已经绝望,已经觉得任何事情都没了意义,才会由着南霸天把我抱起吧。

????南霸天抱着我一步一步往回走。

????好冷,我身体的每一寸没一毫,都在颤抖着,我觉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,时而清醒,时而昏沉。昏沉的时候,我与苏靖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不断在我眼前浮现。清醒的时候,便看到南霸天气喘吁吁的抱着我,在雨中走着。

????我不知道清醒了几次,不过每次都一样,看到的只是南霸天的雨中前行。

????不知道走了多久,当我再次清醒时,我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南霸天的家里了,我湿漉漉的身体被保姆阿姨擦干净,然后被放在柔软温暖的大床上,盖好被子。我木然呆滞的看着南霸天,南霸天走到门口,一只手按在点灯开关上,轻叹了口气:“好好休息吧,是夜,总有过去的时候。”

????点灯关闭,黑暗将我包裹,我却没有半点睡意,躺在床上,盯着漆黑的上方,一直盯到天亮。

????房门被推开,南霸天走了进来,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没有言语,转身离开了。

????太阳从窗户的一边滑到另一边,阳光消散,还未体会到足够的光明,夜幕就再次降临。

????房门又被打开,依旧是南霸天,他在门口,踟蹰片刻,用一种根本不符合他个性的清淡嗓音说道:“周凤薇在找你,用不用我把她带到这来?”

????我没有回答,他的话,从我的左耳朵进去,右耳朵出来,在我大脑停留了不到一秒钟,根本让我来不及做出任何思考和反应。我想是一个植物人,静静地躺在床上,脑袋没有任何思考,身体没有任何举动。

????南霸天又走了,又是一夜弹指一挥间。

????当房门再次被推开时,进来的却不再是南霸天了,而是吕檬。

????吕檬走到床边,居高临下,看着我,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冷笑:“听说你被甩了?呵呵,有意思,堂堂的冥妃,也能瞬间被感情二字击倒,变成废人!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虽然你没能杀掉张江河,但是武先生说你已经通过了忠诚考验,从即日起就是兄弟会的正式成员了。现在可以去兄弟会任职了。”

????我没有半点反应。

????吕檬眼神一厉,轻哼道:“少给我装死!赶紧给我起来,成了兄弟会的人,没人会惯着你!”

????说话间,吕檬伸手拽住我的手腕,猛地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。

????就在这时,虚掩着的房门被撞开,南霸天冲了进来。

????“你是什么人?你是怎么进来的?赶紧给我滚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