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二章 貌合神离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张江河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苏靖,似乎有些为难,但他很快做出了最合理的决定,冲苏靖尴尬笑道:“苏公子,估计嫂子是嘱咐我,别带你去一些乌烟瘴气的场所,没事儿,我先听听嫂子怎么说。”

????说着话,张江河朝我走来。

????结果他刚迈出步子,苏靖冰冷凌厉的嗓音便再次响起,这一次,近乎低喝:“我说不准去!”

????这嗓音一出,张江河被吓了一跳,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和苏靖:“你们俩这是怎么了?刚才还好端端的,怎么现在突然剑拔弩张?”

????没人回答张江河的疑问,我眼睛一眯,一字一顿道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遍,你来不来?!”

????这一次,还不等张江河发声,苏靖便站了起来,转身盯着我,嗓音严厉道:“陈潇,你见好就收吧,南霸天的事我已经一忍再忍,张江河你不能碰!你难道就没有想过,武先生明知道我在保护张江河,还偏偏要你来杀他,不就是冲着我来的吗?”

????“那又如何?”我不卑不亢的盯着苏靖的眼睛,毫无退避的意思:“自打你决定与背叛为伍之际,我们就已经貌合神离了!”

????在我说出‘貌合神离’这个词的时候,苏靖愣了又楞,整个人像是呆住了一般,将近一分钟时间才回过神来。他看我的眼神突然间变得异常冷漠,那种寒冷,让我不寒而栗。

????“好一个貌合神离,看样子,南霸天还真是把你的魂儿给勾走了。”

????“苏靖!”我攥着拳头,发出一声怒吼:“你明知道我和南霸天什么都没有,却屡次拿南霸天做文章,你根本就不是我以前喜欢的那个苏靖!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????搁在以前,在我真正生气的时候,苏靖必然会软声软气的哄我,而这一次,苏靖却没有,他的眼神没有变化,冷如冰寒如雪,嗓音亦是冷的刺骨:“有了落差,便无法接受了吗?这个世间,没有完美的人!”

????“我很后悔!”我注视着苏靖,尽管极力克制,但是嗓音中还是出现了微微的哭腔。

????“后悔什么?嫁给我?”苏靖双眼竟然露出凶光,恶狠狠的瞪着我。

????“我后悔的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给你机会!我爱的那个苏靖,虽然脾气自始至终的冰冷,但却从未让我真正的痛心过。而你,却刺痛着我的心,疼得我难以呼吸。我爱的人,绝不会让我如此痛苦!”我攥着拳头,越说越激动,同时心里越发的悲观。

????苏靖脸色铁青,一字一顿:“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,你不是一直想要真正的生活吗?抱歉,真正的生活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完美。”

????“不是生活变了,是你变了!”我近乎嘶吼着说出了这句话。

????苏靖深吸了口气,眼睛微眯,眼神犀利:“你倒是没变,和以前一模一样!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我什么意思,你心里不明白?难道你不知道,你对你那些姐妹的深厚情谊,对我来说,就是累赘吗?其他的旧账我就不提了,这一次你来救周凤薇,明知道兄弟会不是你能够招惹起的,你还是来了。你想过我的感受吗?我担心你被杀掉,担心你陷入危险,我想要阻止你来这里,但是我没有,因为我知道,我根本无法阻止你。一直以来,我说过的话,你可曾听过半句?貌合神离?呵呵,若说貌合神离,绝不是发生在今天!”

????我心里一凉,呆呆的看着苏靖: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还要向我求婚?”

????“求婚又如何?阳人和阴人的婚姻,并不被法律所承认,理论上来说,你现在仍旧是一个自由人。”

????在苏靖说出这话的刹那,我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愤怒,手掌不受控制的举起,重重的打在苏靖的脸上,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涌上心头。

????我歇斯底里的冲苏靖吼道:“你这个混蛋!从一开始,你爱的就不是我,而是冥妃!”

????苏靖没有言语,他侧着脸,脸颊逐渐浮现出一个红色的手印轮廓。在我愤怒无比的注视下,苏靖微微倾斜的身体逐渐站直,脸颊缓缓转动,视线落在我身上。这一巴掌下去,打掉了苏靖所有的精气神,他看我的眼神,竟然如此的冷漠,像是个陌生人一样。

????“离开这里。”苏靖盯着我,一字一顿,语气中不带丝毫的感情色彩。

????我倔强着不肯离开,因为我不甘心,明明我和苏靖的最初动机,都是追逐着最完美的生活,而现在,却都在追逐中迷失了自己。我早就预感,我们会因此而闹得不可开交,但是变成现在这种局面,却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
????四目相对,本应该理亏的苏靖,没有丝毫的退怯。最先败下阵来的反倒是我,这可能就是女人的弱势之处吧。

????我将视线从苏靖身上转移到张江河身上,在短暂的犹豫之后,我咬了咬牙,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酒瓶,用力将酒瓶砸碎,举起锋利的破酒瓶,朝张江河的胸口刺去。

????猝不及防之下,张江河没有任何防备,在酒瓶距离张江河的胸口不足一寸的距离时,我的手腕却被一只冰冷的手掌抓住了,是苏靖。

????下一秒,一股我无法抗衡的力量,从苏靖的手掌传到我的手腕上,我的手掌连同酒瓶被同时举到半空中。当我看向苏靖时,发现苏靖看我的眼神,竟然那么的冷血无情!恍然间,他似乎不是我此生的挚爱,而仅仅是一个保护着张江河的冷血保镖,与我陈潇没有任何关系。

????旁边错愕的张江河,将破酒瓶从我手里掰出来,惊魂未定道:“苏公子,嫂子这是发什么疯?”

????苏靖冷冷瞥了张江河一眼,冷哼道:“她从一开始,就是奔着你来的,你还没发觉?”

????“奔着我?”张江河楞了一下。

????“她是来杀你的!”苏靖说完,便松开我的手腕,嗓音冰冷的让我心寒:“你打算怎么处置她?”

????曾经连我流泪都会心痛的苏靖,此刻竟然要把我交给敌人处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