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五百七十一章 冲突升级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见苏靖和张江河有说有笑,我心里便是一阵纳闷,趁着张江河上厕所的档口,我赶忙询问苏靖:“你怎么会认识张江河?”

????苏靖没有回答我,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,反问:“你来找张江河干什么?”

????我犹豫了片刻,还是将我加入了兄弟会的事,告诉了苏靖。结果苏靖的表情很平淡,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。在我的一番追问之下得知,在我刚加入兄弟会的时候,苏靖就已经知道了,而且现在苏靖也是正式的兄弟会成员。虽然他没有杀掉南霸天,但是身后有七星邪尸背叛‘撑腰’,加入兄弟会本身就不是什么难事。

????至于苏靖和张江河的关系,很简单纯粹,仅仅是刚认识的朋友而已。

????按照苏靖的说法,张江河这几天,已经不止一次被暗杀过,每次都被苏靖救下,一来二去,张江河就把苏靖当成了‘救世主’。

????该说无巧不成书呢,还是造化弄人?

????苏靖想要杀掉南霸天,却被我阻拦。而现在我想杀张江河,苏靖又成了张江河的保镖。

????我注视着苏靖,轻声道:“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会来杀张江河,所以早早的等在这里?”

????苏靖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:“兄弟会之间的消息是共通的,我知道你的忠诚考验,不是很理所应当的事儿吗?”说到这,苏靖的手不动声色的放在了我的腿上。

????我猛地把苏靖的手推开,没好气道:“所以你是打算阻止我了?”

????苏靖满面笑意:“这叫礼尚往来,你阻止我杀南霸天,我阻止你杀张江河,不是很合理吗?”

????“你少来!之前我还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杀张江河,现在他必须杀!我必须要进入兄弟会,找到老鹰,学习他的天星法。”说到这,我看着苏靖,近乎央求:“苏靖,回头吧。”

????苏靖放下酒杯,双手交叉,手背拖着下巴,眼睛自始至终都在凝视着酒杯,仿佛里面的红色液体有着什么魔力一般:“人最怕的并非是没有梦想,而是一直干涸的心突然出现了曙光,然后不顾一切的朝着光明冲去,这一路上,任何的困难都无法阻止前进的脚步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恍然若失,近乎失声:“你究竟是迷失了自我,还是对我的感情淡了?”

????“我很坚定,我也知道我想要什么,这与你我的情感无关。”苏靖很冷静的说道。

????我突然感觉心里莫名的很痛,因为苏靖所为的‘曙光’,无外乎是他对绝命箴言的追求,而现在,绝命箴言的价值,甚至已经超出了我对苏靖的价值。或许绝命箴言与我息息相关,但却并非我愿。

????我感觉自己正在一点一点的失去苏靖,我很后悔,不应该来这座城市!若没有来到这里,一切都不会发生!

????可是,难道我能对周凤薇见死不救吗?显然不能!因此这无疑是老天爷对我们再次开的一个玩笑而已!

????而这一次,这个玩笑越发显得严重,因为它已经开始挑战我和苏靖之间从不动摇的感情了!

????我凝视着苏靖,攥着拳头,一字一顿:“既然我无法阻止你,那咱们就各自为战吧!”

????“你阻止不了我,同样我也阻止不了你。”说到这,苏靖突然长叹了口气,语气甚是感慨:“两个太过强势的人在一起,必然会出现这种问题。以前我可以埋藏自己的强势一面,而现在,我无法再隐忍。”

????“隐忍?!”这个词,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!

????所有的美好,所有的幸福时光,竟然被苏靖概括成了‘隐忍’!

????恍然间,我发觉,仿佛以前所有的画面,全都是假象,被这个尖锐的词,撞击的破碎成渣!

????我愣愣的看着苏靖,而苏靖却背对着我,自始至终没有接触我的视线,或许他心里也清楚,在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会刺痛我的心,不想看到我伤心的模样。可是他的回避,他的心知肚明,更加证明了他宁可伤害我,也要执行他的所谓追求!

????追求与爱情,便是男人这一生的全部,而通常情况下,爱情占据着男人的前半生,追求占据着男人的后半生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追求与爱情这两个因素的比重,开始在男人的心里发生着不可逆转的变化。

????现在的苏靖,无异已经到了男人的后半段,追求胜过爱情,胜过我了!

????我没有输给任何人,我也不曾担心谁会抢走我的男人,我的爱,而现在,事实却很讽刺,我输了,还是输给了男人最虚无缥缈的‘追求’二字!

????这一刻,所有属于冥妃的骄傲,被击得粉碎,再无有恃无恐的资本!

????吱呀……

????房门被推开,张江河满脸挂笑的走了进来,他坐在我和苏靖对面,看着我们,调侃道:“我离开的时候,你们两口子说了什么悄悄话?”说到这,张江河看向我,笑道:“嫂子,苏公子非常自律,在我这里你大可以放心,绝不会像外面那些小子一样喝的烂醉如泥。要不然你先回去,等会儿我就亲自把苏公子完好无损的给您送回家。”

????张江河在察言观色方面存在着瑕疵,丝毫没有发觉我脸上的严峻。

????视线接触,直到我眼神中的凌厉已经无法掩盖,张江河才终于嗅到了不妙的味道,茫然道:“嫂子,你怎么了?该不会是怪我把苏公子带到这来吧?”

????我没有吭声,深吸了口气,压抑住心中的阴暗情绪,硬是冲张江河挤出一丝笑容:“江河,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,能不能借一步说话?”说完,我站起身,四处扫视了一眼,视线落在西北边的卧室,轻声道:“就去卧室说吧。”

????张江河没有拒绝,只不过他刚站起身,苏靖冰冷的嗓音便随之发出:“别去!”

????我瞥了一眼苏靖,苏靖依旧低着头,但是他刚才的嗓音却是毋庸置疑的。我苦涩一笑,不再去看苏靖,视线再次落在张江河身上,语气加重了些:“跟我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