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章 无巧不成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醉醺醺的短发男生,强装镇定的带着我堂而皇之的走进库房,估计短发男人绝不会把我和杀手联系在一起,这倒是给我创造了很多方便。

????推开厂房沉重的铁门,里面别有洞天。和看似破败腐朽的外墙不同,里面装修的非常精致,颇有几分极简风格,只有三个色调,黑、白、红。占地近千平的库房,被分割成上下两层,前后两段,前段是镂空设计,摆着大量的轿车,这些轿车的价格都不贵,但却被改装的面目全非,乍一看像是一排排‘肌肉车’。

????后端被分为上下两层,在短发男生的带领下,走上铁质楼梯,高跟鞋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‘铿铿’响声。引得两个正在加班加点改车的小弟注目,不过看到有短发男生带着我,他们也就没多做注意。

????我顺风顺水的来到了办公室门前,短发男生敲了两下门,冲里面吆喝道:“江河哥,嫂子来找你。”

????不多时,里面传出一个清脆但是有些没好气的声音:“什么嫂子,你特么喝蒙了?你嫂子在美国呢,什么时候回来了!”

????听到这话,短发男生楞了一下,转身看向我,一脸茫然:“你是……”

????没等短发男生想明白,我就笑着打断了他:“我就是你嫂子,我特意从美国飞回来,想给江河一个惊喜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短发男生露出一抹坏笑,冲我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????我冲短发男生交流了个眼神,示意他可以离开了,由我自己把‘惊喜’带进去。

????目送短发男子走下楼梯,我站在门口深吸了口气,右手抓在门把手上,犹豫了几秒种后,猛地拧开把手,推门走了进去。

????在进入办公室的刹那,我整个人却愣在了门口。

????办公室里有两个男人,坐在左手边的男人,穿着无袖体恤,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的金链子,头戴潮流鸭嘴帽,斜靠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应该就是张江河了。而坐在张江河多面的男人,却是那么那么的眼熟!

????张江河楞了一下,将手中的酒杯放到桌子上,脸上带着些许的怒意,但是却没有发泄出来,而是看着我打量道:“美女,你是?”

????张江河的声线将我的视线吸引了过去,但也仅仅是片刻而已,我的视线立刻再次转移到了坐在张江河对面的男人身上。

????不!不可能!

????那个男人,穿着黑西裤白衬衫,袖子卷到臂弯处,左臂靠在沙发扶手上,右手二指夹着一个红酒杯,手掌微微抖动,里面的红色液体有节奏的晃动着。而男人的脸颊,带着些许的错愕,但更多的是微笑。

????那张脸,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,正是苏靖!

????我之所以觉得不可能,是因为这个房间的面积不大,顶多几十平的样子,门口和苏靖所坐的位置,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米,这个距离,我和苏靖怎么可能会没有反应?而最让我感觉匪夷所思的是,我竟然察觉不到苏靖身上的任何阴气!

????难道仅仅是巧合,遇到了长得像苏靖的男人?可这也太像了吧!

????见我直勾勾的盯着那个男人,张江河微皱的眉头随即使然,看向对面,轻笑道:“苏公子,你认识这个女的?也不给我介绍介绍。”

????听到‘苏公子’这三个字,我心里顿时一沉,他果然是苏靖!

????我沉闷的内心突然变得躁动起来,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靖,茫然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你已经得到那样东西了?”

????苏靖嘴角上扬,勾勒出一抹迷人的弧度,饶有兴趣的看着我:“很意外?”

????“是很意外,快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????在我的追问之下,苏靖品了一口酒,不急不缓道:“天星法。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惊愕道:“天星法不是天象占卜,寻穴定位之术吗?”

????苏靖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明显了:“寻穴定位,算是天星法的主要功能,而‘镇魂锁命’之术,是天星法的其中一章。不过镇魂锁命的功效只能维持一天,在这一天之内,我的阴气会全被被驱散,与普通阳人无异。没有阴气和地府冥气,自然无法勾起你体内佛气的反应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我注视着苏靖,苦笑道:“是老鹰帮你施展的镇魂锁命?”

????“除了他还会有谁?毕竟将天星法修炼到登峰造极地步的人,除了老鹰,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。”说到这,苏靖拍了拍他旁边的沙发,示意我坐过去。

????我将信将疑的坐过去,体内的佛气没有任何反应,我顿时一阵兴奋:“苏靖,既然镇魂锁命可以化解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,不如我去跟老鹰学习天星法,然后咱们就离开这里,不要再去找什么绝命箴言了。”

????苏靖脸上的笑容稍稍黯然,摇了摇头,盯着杯中的红色液体:“镇魂锁命只不过治标不治本而已,而且每次,都会把我变得像是个废物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已经明白苏靖的意思了,他仍旧要执行他的决定!

????这个男人一旦铁了心,果然什么都无法阻止他。

????我长叹了口气,看向坐在对面的张江河,发现张江河也在看着我们,眼神很是吃惊,但更多的是茫然。

????“苏公子,你们俩刚才说的什么天星法,什么阴气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原来这个张江河并非圈内人。

????苏靖冲张江河一推酒杯,云淡风轻:“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暗话,别有所指,就不方便向外人说了。”

????张江河楞了一下,惊为天人:“这……这个大美女是你老婆啊?我去,苏公子,你好福气啊!刚才我还在琢磨,从哪半路杀出这么一个美人儿。”

????“喜欢?”

????“你这话说的,朋友妻不可欺。”张江河大笑着摆了摆手。

????苏靖却没有笑,他在说这话的时候,明显是在试探张江河,但是用我来试探张江河,未免有些太过了!我隐约感觉,苏靖好像有点变了,至于哪里变了,现在还说不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