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六十八章 任务执行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无谓的僵持,只能证明自己的心虚,而事实恰恰是我真的心虚。

????我的原则已经被打破,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若是现在半途而废,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,我深吸了口气,不再犹豫,冲武先生重重一点头:“只要杀了张江河便可?”

????武先生放下胳膊,视线从手表转移到我身上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:“把张江河的脑袋割下来,带到我面前!”

????这种近乎‘恐怖分子’式的手段,再次让我心中惊了一下,我不明白兄弟会的人为什么都这么狠,不过这个时候,琢磨这些也没意义了,我只能再次点了下头,正式接受忠诚的考验。

????在我转身往外走的时候,武先生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:“我知道你身边还有一个周凤薇,但是这件事周凤薇不必参加,你若能进入兄弟会,周凤薇自然也能。今晚我会给你安排一个特殊的队友。”

????我关上办公室的大门,没有立刻离开。

????佘秘书的嗓音透过房门,幽幽的传了出来。

????“先生,您明知道这个陈潇会对兄弟会带来负面影响,你为什么还要接收她?上面给的指令是随机应变,既然是应变,那您就有拒绝的权力啊。”

????武先生沉着冷静的嗓音随之传了出来:“呵呵,佘秘书,你懂什么叫做明哲保身吗?”

????“懂,正是因为懂,所以您更应该拒绝。陈潇这个女人,一出面就灭了屠宰场,杀了两名行刑人,早已经进了上面人的视线里。而且她跟楚十三还有关系,这个时候把她吸收进来,无异于落人话柄,到时候怕是对您不利。”

????“小佘,你是我的心腹,也是忠诚度最高的丁等成员,有你在身边,我才能安心。至于这件事,你要学会变位思考,不要一味地想着退,有的时候退得太快,也容易引起人的注目。”

????“先生,您的意思是?”

????“你也说了,陈潇跟楚十三有关系,我若是不接收她,是不是变相的得罪了楚十三呢?至于她进入高层的视线,呵呵,根本用不上屠宰场的事,光是凭借她锦绣阁主的身份,以及挥下那么多精怪阴人,就足以引起高度重视了。像这种不确定因素,你觉得是放任她在这座城市里瞎晃荡好呢,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好?”

????“原来如此,可高层为什么不直接让您吸收她?”

????“呵呵,这就是权谋之人的手段了。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万一日后陈潇出了什么岔子,也好有我这个丁等成员的负责人来背锅。不过放心,我看啊,这把火迟早要烧起来,但怎么烧也烧不到我身上。”

????听到这些对话,我心里一阵清晰,看似紧密的兄弟会,实则并不如表面那么铁板一块。相反的,和大多数古老组织一样,兄弟会也犯了一个通病,便是内部权力的争夺,已经到了暗潮汹涌的地步。

????楚十三、七星邪尸背叛以及那些高层,再加上背后一个‘老太爷’楚先生,这盘棋铺的还真大!

????佘秘书和武先生的对话还在继续,不过对我来说已经没意义了,我不再停留,转身而去。当我乘坐电梯到达底层,电梯门打开的瞬间,我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黑影,下一秒,一股怪力便撞击在我的肩膀上,我整个人被撞到电梯内部,后背重重的砸在墙上,止不住的咳嗽。

????慌乱之间,我看清楚了袭击我的人,正是之前的吕檬!

????吕檬用左臂压住我的喉咙,右手拿着一个风力物,抵在我的肚子上,我使劲儿往下低头,看到吕檬右手拿的是一把匕首。

????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!”我心里惊愕慌乱,表面上故作镇定,冲吕檬娇喝道。

????吕檬眼睛微眯,眼神异常犀利,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秒种之后,嘴里发出一声尖锐且冷厉的嗓音:“姓陈的,我知道你肚子里打着什么如意算盘,不过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,你的狐狸尾巴早晚露出来,别落在我的手里,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

????我不明白这个吕檬为什么跟我过不去,难道仅仅是因为之前在办公室,我对武先生说话的语气不好?

????想不通,却也懒得去想,我深吸了口气,稳住躁动不安的心情,平静道:“我劝你最好放开我。”

????“不然呢?”吕檬冷哼一声,语气中尽是不屑:“听说你对付阴人有一套,但是面对阳人,几乎不堪一击,现在看来,的确如此!”

????“我的确不堪一击,但问题是你能打得过周凤薇吗?”我轻声问道。

????“哼!周凤薇又如何?真要放开手脚,她未必就一定能赢得过我!再说了,她引以为傲的胁差,早已经被收回去了,赤手空拳,谁怕谁?”吕檬提到周凤薇,语气变得更加犀利,很显然,她跟周凤薇结下了某些梁子。

????面对吕檬的凌厉霸道,我轻叹了口气,云淡风轻的耸了耸肩:“除了周凤薇之外,你还要面对千年修为的狼妖、狐狸精、古巨蛇、以及我老公冥王苏靖,还有虎头怪,白狼,混过社会多年的梅姐。就算这些你都不怕,你的顶头上司武先生也不会放过吧?毕竟给兄弟会惹来敌人,可不是什么小事儿。”

????听了我的话,吕檬眼睛一眯,发出一声冷哼,但还是很‘识相’的松开了我:“没有那些东西,你算什么?”

????“我还是冥妃,绝世美人儿、富婆。”我笑眯眯的看着吕檬说道。

????“哼!”吕檬看样子很不服气,但也没有反驳我的‘炫耀’,她手腕一抖,将锋利的匕首插进腰带里,冷言冷语道:“武先生虽然让我跟着你去,但是丑话说在前面,我只管你的生命安全。换言之,在你死之前,我什么都不会做!”

????“如此已经很感激了。”我自始至终都用微笑面对这个脾气暴躁的女人。

????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让我学会一个处世经验,就是永远都不要在敌人面前表现的情绪激烈,因为越是激烈的情绪,越能显现出自己的真性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