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六十四章 自讨苦吃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那我再给你一个理由,贵组织向来消息灵通,必然也知道南霸天正在被追杀,而我要加入兄弟会,就是为了防备这个人。”

????中年经理笑容不减:“这个人我知道,姓苏名靖,乃是陈姑娘的挚爱。”

????“既然知道,那想必我也就不用再阐述动机了。你只需要回答,答应还是不答应便可。”

????在我近乎毋庸置疑的口吻逼迫下,中年经理的口风终于有所松动:“上面的命令是,暂时不要为难你,毕竟这年头,多交友好过广树敌,尤其是强敌,更是要不得。至于是否能够吸收陈姑娘,倒是没有明令提过,不如这样,你暂且给我一下午的时间,我跟上面报备一下,免得到时候怪罪下来,难以承担。”

????“合理。”

????见我和中年经理终于谈完了,一旁早已不耐烦的南霸天,冲中年经理没好气道:“堂堂大男人,做起事儿来磨磨唧唧,真是掉价。赶紧给我们安排个房间,上最好的饭菜!”

????“呵呵,既然南老板来了,自然要好生招待!”中年经理笑着离去,换成之前的女服务员接待我们。

????在女服务员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一个不算高档,也绝不低档的房间,上菜的速度也很快,没过一会儿,桌子就摆满了精致的菜肴。

????只不过这个时候我和周凤薇早已经没了胃口,心思全在兄弟会上面。

????我看向胡吃海塞,似乎要吃回本一样的南霸天,没好气的问道:“你既然要直接带我们来兄弟会的地盘,怎么事先也不说一声,搞得我们没有半点准备。”

????南霸天将一根螃蟹腿搅碎,嘴里含糊不清:“提前说了不就没惊喜了吗?再说了,准备什么,兄弟会难道还敢不给我面子?”

????周凤薇早就看南霸天不顺眼了,见缝插针的挤兑南霸天:“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,除了撒泼打诨,你还会什么?人家压根就没给过你什么面子,自始至终都是陈潇在和那个人谈!”

????“那你也不能忽略我的作用对吧?若不是我带你们来,你们连面都见不到。”

????“行了,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。”我出言打断了二人,心里有些沉重,主要是担心兄弟会出于某种现实的考量,拒绝我的要求,毕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和兄弟会还是敌对状态。而能不能进入兄弟会,直接决定我能不能助苏靖一臂之力。

????帮苏靖,就是在帮我们。

????否则苏靖一人势单力薄,深陷彷徨,怕就算是我再牵肠挂肚,也只能咽泪静默盼君归了。

????“潇潇,这里的牛肉煮的最好,你多吃一点。”南霸天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,放到我面前的小碟子里。

????我下意识夹起来塞到嘴里,结果嚼了两下,突然觉得味道不对。不是牛肉,而是南霸天刚才对我的称呼。

????我吐出扭头,扔下筷子,起身便走。

????“潇潇,你去哪?”南霸天想要追我,却被周凤薇拦了下来。

????“潇潇也是你能叫的?”周凤薇言辞犀利,喝住了南霸天,哼道:“你也太把你自己当回事儿了!”

????“你们这是要过河拆桥吧!”南霸天充满怨念的嗓音从后方传来。

????我没有理会,脚步不停,快速离开了酒店,谣言这种东西,向来都是传着传着就变成真的了。我对南霸天的感觉,其实一清二白,厌恶占八成,剩余的两成也和‘喜欢’无关,顶多是无感。

????但无数的生活例子告诉我,感情这种东西,最害怕软磨硬泡和见缝插针。

????南霸天刚才一声‘潇潇’,无异于给我敲响了警钟,还是要跟他保持绝对理智的关系才行,我纯粹只是他的保镖,又岂能跟他一起吃饭呢?之前为了让他悬崖勒马,出的所有难题,现在看来,都有些越描越黑的嫌疑了。

????之前苏靖对我的言语讥讽,更像是一种提醒,提醒我现在的身份,不能再像以前那么由着性子来了。

????“喂,陈潇,你去哪?”

????紧随而来的周凤薇从后面拽住我的胳膊,强行把我拦了下来。

????我没有回头,长叹了口气:“我怕……”

????“怕什么?他不过是个地痞无赖而已,你难不成还怕他会扰乱你和苏靖的感情?”周凤薇语气中尽是疑惑,似乎很不理解我的落荒而逃。

????我摇了摇头:“我怕的不是南霸天,而是我自己。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我缓缓转身,看着周凤薇,语气很是彷徨:“我怕在场游戏里陷得越来越深。其实我来这座城市的唯一目的就是救你,现在兄弟会权衡了利弊之后,不再伤害你,我们理应立刻离开这里才对。可是现在非但没有离开的迹象,脚反倒是被紧紧地绊住了。”

????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心里竟有些莫名的担忧:“将我们绊在这里的,究竟是什么?我和苏靖的感情?绝命箴言?还是仇恨?我不知道。”

????“仇恨?你的意思是因为我经历的事,你到现在还没有释怀?”

????我看着周凤薇,有些后怕,不自觉抱起了双臂,感觉身体有些发抖:“苏万里临死的时候说我心里藏着一头野兽,我现在越发能够感觉到那头野兽的存在,那是我的本性,任何微小的恩怨,都会经由这头野兽,变成无法消弭的仇恨。”说到这,我抬头看着周凤薇,惊恐道:“每次想到你因为我的缘故,被抓回到这里,经历了那么多非人的折磨,我……我……我就……”

????在周凤薇的注视下,我将一直埋藏在心里的真实想法都说了出来:“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便是杀光所有伤害过你的人,彻底灭了兄弟会。每次想起这个念头,我便会不寒而栗,我曾不止一次制止苏靖的杀戮,担心苏靖成为冷血的杀手,可是到头来,我自己才是那个真正冷血的人。”

????周凤薇伸手抓住我的胳膊,轻声安慰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魔,关键在于如何调控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可是我不禁在想,我留在这里真正的目的,难道仅仅是为了阻止苏靖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