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五十八章 相爱相杀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经过一番对抗,我也清楚的意识到,只拼精神力,我的确不是苏靖的对手。只可惜,苏靖却忽略了一件事!

????直到榨干了最后一丝佛气,我感觉双腿一软,整个人瘫坐了下去。而对面的苏靖,地府冥气也所剩无几,他的眼神中竟然露出一抹兴奋,尤其是看到我‘油尽灯枯’的样子,竟然摆出一副大战告捷的架势,丝毫没有替我心疼担忧的意思。

????本来是打算跟他玩玩,没想到这家伙还玩上瘾了!

????我心里顿时一阵恼怒,就算是苏靖觉得我输不起,我也不在乎!

????我举起拳头,对准苏靖,冷冷一笑:“你觉得你赢了?”

????看到我手指上的白玉蟠龙,苏靖楞了一下,胜利的眼神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惶恐!苏靖将体内所有的地府冥气全部释放了出来,只可惜,与佛气对拼之后,已经非常微弱。

????圣光出现,与地府冥气再次相互蚕食,苏靖就算再强,也强不到以一敌二的地步。很快地府冥气便被圣光吞噬殆尽,紧接着,圣光直接将苏靖笼罩。

????“额!”苏靖发出一声惨叫,单膝跪地,硬撑着。

????他为什么没有逃?我很快明白过来,我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,圣光已经非常微弱,持续不了太久,苏靖这是想要把我彻底‘耗死’!

????我赶紧收回圣光,否则还没有把苏靖打败,我自己就被这种消耗战打垮了。

????我坐在地上,苏靖单膝跪地,我们俩谁都站不起来了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而就在这时,我眼前突然一亮,因为我们俩的距离不足五米,但是那种‘水火不相容’的情况却没有发生!

????难不成随着佛气和地府冥气耗尽,我们俩已经没有互相伤害的资本了?

????苏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眼神变得兴奋无比,他咬着牙,强撑着向我走来。

????“你给我站住!”我举着白玉蟠龙威胁道。

????苏靖没有停,相反的,他走得更快了,眨眼到了我的面前,用一种近乎不耐烦的方式,一巴掌拍开我的拳头,紧接着身体往下一倒,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我的双唇就被苏靖一口封住。

????果然,只有在我们俩陷入油尽灯枯的状态,才可以在一起!

????“混……蛋,放开我……”

????我的嘴巴被盖住,舌头也被控制住,说起话来含糊不清。我挥舞着有气无力的拳头,不断的打在苏靖的肩膀上,宣示着我的抗议。

????苏靖根本不理会我,双手捧着我的脸,让我的脑袋没有丝毫摆动的余地,专心致志的向我索吻。这是我和苏靖自从结婚以来,第一次如此肆无忌惮的亲吻。我的反抗力度越来越弱,逐渐演变成了放任,到了后面直接变成了迎合。

????幸福的婚礼,真挚的求婚,难得的牵手,所有都有了,却唯独缺少了最基本的肌肤相亲。其实这事儿在我心里,也是一个瑕疵。而现在,这抹瑕疵终于被抹平,尽管是以这种方式,但还是让我心里一阵阵暖意。

????我的拳头松开了,手掌沿着苏靖的肩膀滑到脖子上,双臂紧紧搂着苏靖的脖子。双唇接触,舌齿交缠,时间仿佛凝滞,脑子里也一片空白。就在前一刻,我俩还是一对不顾一切的死敌,这一刻,却变成了天底下最甜蜜的情侣。

????只可惜,这幸福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,随着我俩体内的力量开始恢复。亲吻的湿滑感,逐渐被类似于电流般的刺痛取代。

????美好被打破,我和苏靖不约而同从清醒过来,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对方的唇。

????嘴唇纤柔,抵抗不了那刺痛,但是皮肤的抵抗力相对较高,因此我们来没有立刻分开,而是紧紧的抱着对方。

????近在咫尺的四目相对,我看着苏靖,笑骂道:“你不是说你的身份是苏靖,不是我的老公吗?那你现在亲我,我是不是可以告你猥亵?”(╯-_-)╯╧╧玩微博的可以微博搜索关注@好 看 的 女 生 小 说 或加`微`信`号:XSM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推荐小说哦

????苏靖轻轻在我鼻子上一吻,眼神说不出的温柔:“别说是告我猥亵,就算是让我把牢底坐穿,我都无怨无悔。连这点胆量都没有,还有什么资格说爱你。”

????尽管接触的肌肤刺痛感越来越明显,但我仍旧不肯松手,我看着苏靖,微笑道:“我们以后可以一直这样,宣泄完了所有力量,然后在一起,不是和牛郎织女一样美好吗。牛郎织女一年才能见一次,我们可以一个星期见一次。”

????苏靖长叹了口气:“这样对身体的损耗太大,佛气也好,地府冥气也罢,每次施展,都会损耗阴德,折损寿命。这样下去,会像吸毒一样,短暂的快活之后却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我必须要一劳永逸!”

????接触到苏靖眼神中的决绝,我一巴掌打在苏靖的脸上,虽然力道很轻,但还是把苏靖打的楞了一下:“我就不该放任你,这一次的接触都不该有,短暂的温存,非但没有让你回头,反倒是更加激发了你的贪婪!”

????苏靖盯着我的眼睛,怒道:“我想要每时每刻的占有你,怎么能算是贪婪?!”

????“对,你不贪婪,你残忍!你让我看着你走在钢丝上,却又无法把你拉回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会跌入深渊,你让我忍受那种牵肠挂肚,时时刻刻都惊恐的感觉,你到底有多残忍?!”说到这,我猛地推开苏靖。

????苏靖站起身,看我的眼神也有点没好气:“你要是能够一直保持你刚才的模样,我会是最幸福的男人,可惜,你们女人变化无常。刚才还跟我情迷意乱,眨眼就翻脸不认人!我活了一千年,都捉摸不透你们女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!”

????我也站起身,指着大门:“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你的选择是什么?回头是岸,我们可以想尽一切办法在一起,若是继续执迷不悟,你就立刻从我眼前消失!”

????“哼!不可理喻!”苏靖竟然没有丝毫犹豫,转身便走,在走到门口时,他冲南霸天躲藏的卧室喊道:“别以为完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