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五十三章 夫妻对决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冷血保镖僵在原地,注视着我,眼神惶恐且茫然,他的拳头举在半空中,像是定格了一般,没有半点反应。

????“一……”

????“二……”

????我没有喊三,直接举起手,扬起巴掌,一巴掌打在冷血保镖的脸上。

????在我挥下巴掌的时候,周围的惊呼声此起彼伏,我知道他们在惊呼什么,因为这个强悍无比的冷血保镖,被我一巴掌打中,不像是吃了女人娇柔的巴掌,倒像是被疯牛侧面撞上,整个人直接侧摔在地上,因为巨大的力量冲撞,脑袋直接‘砰’的一声砸在地板上。

????一瞬间,周围响起了整齐划一的‘倒吸凉气’的声音。

????下一秒,寂静的夜总会,骤然被激烈的惊叹声所充斥。

????“你……你们看见了没有?那……那个男人被一巴掌给打趴下了?!”

????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那个男人的身手那么强悍,一看就知道是个横练筋骨皮的练家子,别说是女人,就算是被成年男人全力一击打中要害,也未必倒的这么干脆!”

????“匪夷所思!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?”

????在一众人议论纷纷之际,冷血保镖甩了甩脑袋,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。只可惜还没等他完全站直身体,我纤细的手掌就再次拍在他的后脑勺上,力道很轻,我根本就没用力。但是冷血保镖却像是被秤砣狠狠砸中,再一次栽了下去。而且这一次是脑门朝下,又是一声渗人的‘砰’响。

????这一次,冷血保镖没有再站起来,他的颈椎遭到重创,同时脑门撞在地板上,直接被撞碎。

????周围死一般的寂静!

????不知道过了多久,被打蒙的熟女经理,鼓起勇气,爬到冷血保镖身边,用手摸了摸冷血保镖的鼻子,短暂的呆愣之后,惊呼道:“他……他死了!”

????“什么?!”

????“两巴掌就把一个练家子给抽死了?!”

????“这个女人太可怕了!不愧是南霸天,身边竟然有这么恐怖的女人!”

????当我看向南霸天时,发现南霸天呆呆的看着我,嘴里的雪茄掉在沙发上,把沙发都烫出一个窟窿,他都毫无察觉。双手攥着拳头,眼神越发的炙热,或许这一刻,他才终于明白,我这个‘保镖’还算称职。

????死了人,现场的气氛开始躁动不安起来。

????这时,南霸天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他站起身,大吼道:“CTMD!敢来老子的地盘闹事,这就是下场!来人呐,把这家伙给我拖出去,找地方埋了。今晚的事儿,谁要是敢给我说出去,老子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!”

????看着南霸天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,我心里一阵阵无奈,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,但是像南霸天这种把‘欺软怕硬’性格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男人,也着实不多见。

????当我的视线落在那个年轻贵客身上时,他的脸色已经不在如刚才那般从容,眼神异常的谨慎。

????南霸天一脚踩着茶几,冲年轻贵客叫嚣道:“你的资本呢?我没看见啊!”

????年轻贵客脸色冰冷,没有理会南霸天,注视着我,咬牙切齿道:“你是什么人?!”

????我走到年轻贵客面前,先是冲他身旁的两个美女挥了挥手,让她们离开。俩美女如释重负,赶紧推开年轻贵客的胳膊,逃似得离开了。

????我坐在年轻贵客身边,拿起桌上的酒瓶,为年轻贵客满上一杯,微笑道:“既然点了酒,那就要喝光,不然多浪费?”

????由于我倒酒的手是带着白玉蟠龙那只手,年轻贵客一眼便看见了,眼神从谨慎骤然变得惊愕,看着我不可置信道:“你……你是陈潇?!”

????我没有理会年轻贵客的惊愕,轻声反问:“是苏靖派你来的吧?用霸王餐打掩护,把南霸天引出来,然后制造一个消费纠纷冲突流血,引发的意外死亡,这还真是苏靖的行事作风。”

????年轻贵客脸色艰难,嗓音异常低沉:“你们是夫妻,你了解他并不奇怪,但是你直接干预苏靖的计划,你就不怕苏靖怪你?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不由冷笑了起来:“怪我?凭什么怪我?要怪,也是我先怪他!任凭我磨破嘴皮子,他都不为所动。别的人,稍微用言语激他一下,他就不顾一切。呵呵呵,果然,这男人啊,一旦结婚就留不住了。”

????说到这,我瞥了一眼被拖走的冷血保镖,轻笑道:“你的驱尸术不错,把行尸带到这种地方,却没有引起任何察觉。只不过用行尸对付普通人,可不是一个道士应该做的事。”

????年轻贵客叹了口气:“做的再完美,还不是被你一眼识破了,这行尸,我炼了整整一年时间,结果连你两巴掌都撑不住。白玉蟠龙也好,佛气也罢,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恐怖。”说到这,年轻贵客看着我,自嘲笑道:“陈姑娘,你打算怎么处置我?”

????我摆了摆手,云淡风轻道:“这是我和苏靖之间的事儿,和你没关系,你只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,我还犯不上把气撒在你身上。”

????年轻贵客眼睛一亮,站起身,竟然冲我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多谢陈姑娘深明大义,既然如此,那么我就不再打扰陈姑娘了,这便离开。”

????“等等。”

????“陈姑娘,您还有什么事儿?”

????“你好像还没结账吧?”我笑眯眯的看着年轻贵客。

????年轻贵客楞了一下,随即一脸窘迫,跟着熟女经理去把账结了。

????“再等等。”见年轻贵客要走,我又叫住了他。

????年轻贵客没有半点不耐烦,低着头,静静地等待着。

????我随手从桌面抓起一瓶酒,塞到年轻贵客手里,柔声道:“把酒带回去给苏靖,另外转告他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我们是夫妻不假,但若是胆敢摧毁我来之不易的家庭,就算是他,我也不会放过他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年轻贵客拎着酒瓶子走了,我心里却并没有半点初战告捷的喜悦,相反的,我感觉我和苏靖怕是要越闹越凶了,以后该如何收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