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吐苦水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我答应过你,自然会履行诺言。”我轻轻拍抚着周凤薇满目苍夷的手背,虽然很想平淡一些,让周凤薇不必担心,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好姐妹经受过那些折磨,我的心情就瞬间跌入了谷底,脸色也自然而然的发生了不可控制的变化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????“你能来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”周凤薇看着我,眼眶也有些湿润,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:“我这辈子,形单影只惯了,做什么事都是一个人,从没有奢望过,会有人不顾一切的为我拼命。”

????我松开周凤薇的手,轻轻插进她的鬓角,为她整理凌乱的秀发:“以后不会了,至少你有我。”

????在我说出这番话的刹那,周凤薇眼泪突破眼眶的束缚,沿着脸颊滑落。

????周凤薇哭着笑:“谢谢你。”

????“朋友之间,不言谢。”说到这,为了打破这哀伤的气氛,我故意开了个玩笑:“幸亏那些混蛋没有伤到你的脸,不然我会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!”

????我本想着开玩笑,让周凤薇开心一些,可是她的脸色却瞬间黯然了下去,嗓音也更加的哀怨:“对不起,因为我,你打破了自己的底线,杀了人……”

????“底线就是用来被打破的,若是身边重要的人受到了伤害,我还要守着那所谓的原则底线,反而是没底线的表现!”我深吸了口气,看着周凤薇,一字一顿道:“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掏心掏肺,现在最主要的事儿,是如何逃离这里!”

????周凤薇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逃不掉的。”

????“我都来了,你也是时候把悲观的情绪收起来了吧?”我鼓励道。

????周凤薇的脸色没有丝毫缓解,语气很是无力:“我成长于兄弟会,对这个组织再了解不过了,在这座城市,没有任何人,可以撼动兄弟会。我知道你现在实力已经壮大,但是和兄弟会比……”

????不等周凤薇说完,我便打断了她的话:“我们只是逃而已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但是逃不掉,请原谅我的悲观,但事实如此。”周凤薇用她疲惫的眼神,看了一眼窗外:“在这座城市,无论你的警惕性有多高,都不可能躲过兄弟会的眼线,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,谁在盯着你。可能是街边的乞丐,也有可能是穿着西装的成功人士,甚至可能是一个孩子。”

????说到这,周凤薇眼神中闪过一抹惧意:“兄弟会的动员能力太强了,一旦被发现行踪,最短十分钟,最长半个小时,便会被团团包围,插翅也难逃。我以前只不过是乙等成员而已,在我之上,还有甲等成员和核心成员,那些比我实力强悍的多的成员,我连见他们一面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????我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,楚十三是兄弟会会长的孙子,你会作何感想?”

????周凤薇看向我,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:“理所应当,兄弟会的接班人,自然差不到哪去,楚十三的实力,完全配得上这个身份。”

????“看来眼下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我感慨道。

????“什么办法?”

????“等。”

????“等什么?”

????我将之前和楚十三的相遇,告诉了周凤薇,虽然周凤薇很悲观,但在我的心里,这却是一个机会。若是楚十三知道我被软禁起来,必然会和我取得联系,毕竟我现在对他‘很有价值’。

????既然无法撼动兄弟会,那我大可以和兄弟会合作,至少短期内可以如此选择。

????等待之余,我再次检查了一下周凤薇身上的伤势,除了一些比较深的伤口之外,大多数都是皮外伤,休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,但留疤是肯定的。据我所知,唯一能够消除疤痕的东西,至于我的冥妃之血。

????只可惜,我的体质发生变化以后,血液中的自愈能力已经消失了。

????除非苏靖真的可以消除掉我体内的佛气,否则的话,我不光无法再与苏靖触碰到彼此,也会让好姐妹带着一身疤痕,遗憾的度过下半生。

????当知道苏靖和七星邪尸达成了交易之后,周凤薇不禁一阵感慨:“还真是苏靖的作风啊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“我早就看出那个男人的性格了,说一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,他在你面前,大多数时候都在委曲求全。”

????“委曲求全?”我楞了一下。

????周凤薇满是深意的轻笑了一声: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而现在苏靖的性格,突然间变化那么大,几乎是完美男人的典范,你不觉得蹊跷吗?其实,他全都是装出来的,担心失去你,而不得不做出改变。但是他骨子里,仍旧是以前的那个苏靖。那个冷酷霸道又旷野的性格,被暂时封印起来,就像是一个炸药桶,零星之火就可能再次引燃!”

????我长叹了口气:“我身上的佛气,就是这一次的导火索。突然间,我觉得很累……”

????“心累?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苦涩道:“与苏靖在一起这么久,分分合合,吵吵闹闹都没关系,毕竟男女在一起,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,若是连这些小坎儿都无法承受,也没有资格说爱彼此了。可是,我们爱对方的方式,太过激烈了,偶尔一次,兴许会让人兴奋,可是久而久之,就会变得身心俱疲。”

????我很是无奈的看着周凤薇:“这一次,苏靖与苏万里联手,无疑是一种走钢丝的行为,我知道,苏靖骨子里兴许会对这种‘危险刺激’的行为趋之若鹜,可久赌必输,一旦输掉这次赌博,必然是生命的代价!难道他想让我守活寡不成?”

????我对着周凤薇大吐苦水,想要知道我和苏靖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,但最后也仅仅是发牢骚而已,根本解决不了实质性的问题。

????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,浪子哪有那么容易回头的,只有撞了南墙才会回头。还有一部分浪子,撞到了南墙,也未必回头,而是会选择把南墙撞塌,哪怕是头破血流,苏靖就是这种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