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四十七章 姐妹重逢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呵呵,是我太紧张了,毕竟生意人最在意的便是名誉,让你看见了这后院的情景,多多少少还是要解释一些的。”中年男人竟然非常意外的‘温柔’,至少他的嗓音是如此的,充满迷惑性,让人稍不注意就降低了警惕性。

????在中年男人的带领下,我们直接进入后厨,饭店已经恢复了平静,三个平均身高一米八以上,平均体重二百斤的彪形大汉,正坦胸露乳,满身大汗的忙活着。见到我,把我当做空气一般,没有产生半点反应。

????跟着中年男人穿过饭店,走到街上,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中年男人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,开出一辆有年头的捷达。

????为了见到周凤薇,我也顾不上危险不危险,直接上了车。

????在交谈中得知,这个中年男人叫‘老陈’,至于真实姓名就不得而知了。

????轿车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七拐八拐,最终来到一个不起眼的‘米粉店’。

????我心里一阵阵感慨,兄弟会已经完全融入到这座城市了,任何一个店面,都有可能是兄弟会的牢房。若不是有中年男人带领,光靠我一个人,想要找到周凤薇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????犹豫已经过了用餐时间,米粉店里显得比较冷清,只有老板一个人坐在收银台后面戳着手机。

????老板年纪不大,顶多三十岁的样子,和老陈的身高差不多,但是站在老陈身边,却像是一根竹竿似得消瘦。

????“今天生意怎么样?”老陈把胳膊搭在柜台上,热络的问道。

????竹竿脸上挂着牵强的笑意,叹息道:“还那样呗,我这小店都快被隔壁刚开的快餐店给挤兑黄了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关门歇业,跟你的卤味店可比不了。你那店用日进斗金来形容,都一点都不为过。”

????“你可别扯了,还特娘的日进斗金呢,那些金进我兜里还没捂热乎,就被孤儿给吃干抹净了。这么跟你说吧,我一天销售的各种肉类,加在一起,大约五百公斤。孤儿一天的饭量,要吃整整三头老母猪。细算下来,我还算是亏本经营呢,没看我那破车,多少年没敢换?”

????老陈和竹竿互相大吐苦水,我在旁边眉头紧锁,却与不好打断他们,毕竟我的身份比较特殊。

????直到他俩聊得差不多了,竹竿的视线才落在我身上,笑道:“这位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陈潇吧?啧啧啧,确实漂亮!”

????“人家名花有主了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????“我就随口一说,不对,是赞美。”

????“得了吧,我带他来看看周凤薇,赶紧带路吧。”

????竹竿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,转身向后厨走去,我紧随其后。后厨的面积很小,但却有一条通往上层的楼梯,沿着楼梯爬上去,眼前豁然开朗,这个不起眼的小店竟然内藏乾坤。

????上层是一个大约二百平米的‘大厅’,大厅内装修的异常豪华,跟我以前见过的豪宅都有的一拼。

????听老陈说,这里是兄弟会用来接待‘特殊贵客’的招待所。

????言下之意,我就是所谓的‘特殊贵客’,我心里不禁一阵感慨,这是要软禁我啊!

????穿过大厅,走到位处北边的房门外,老陈用手指一点房门,微笑道:“周凤薇就在里面,你们姐妹重逢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说完,老陈和竹竿便转身离开了。

????我站在门口,看着房门心里一阵七上八下,犹豫了老半天,才终于鼓起勇气,缓缓的握住门把手,将房门轻轻打开。

????卧室面积很大,同样豪华,巨大的双人床,摆在房间的西边,我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周凤薇。她正在睡觉,准确的说是‘半昏半睡’,气息很紊乱,床的一边还挂着吊瓶,正在输液。

????我生怕吵醒周凤薇,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,近距离观察之下,我心里止不住发疼。

????周凤薇的脸虽然没有被折磨的痕迹,但却因为失血过多,导致脸颊惨白如纸,没有半点血色。而她的嘴唇,则呈现出干裂状态,明明在睡觉,眼睛却一直在动。这是受到惊吓之后,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反应,连昏睡都睡不安稳。

????当我的视线落在周凤薇的手上时,不由咬了咬嘴唇。她曾经洁白纤细的手掌,遍布着一道道疤痕。

????这些疤痕,全都是用烧红的烙铁,一点一点烫出来的。

????我抓住被角,轻轻将被子拉开,在看到周凤薇身体的刹那,我再也忍不住,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。

????周凤薇只穿着内衣,绝大部分皮肤都露在外面,上面各式各样的伤疤,简直可以用‘琳琅满目’来形容。

????有被烫出来的,也有被刀割出来的,而最让我触目惊心的疤痕,则是周凤薇小腹位置,那是一块圆形的焦黑伤疤,是被电击器折磨之后留下的印记。

????这些疤痕,证明着周凤薇曾经经受过什么样的非人虐待。

????给周凤薇盖好被子,我转身走到窗边,心情异常沉重。尽管我已经见到了周凤薇,但我心里很清楚,我暂时还没有救她离开这里的能力。尤其是我看到老陈离开了米粉店,开着他那辆破捷达消失在车流之中,我‘阶下囚’的身份也算是坐实了。

????他们没有杀我,不代表我就是安全的。因为从楚十三那里,我已经知道,梅姐和杰森他们无法进入这座城市。当全面开战的危险解除时,舆论被扼杀在摇篮里,恐怕也就是我的死期了。

????我在窗边,一站就是一下午,看着太阳在天空划出一个弧度,落入西边的地平线。我一刻不停的思想着对策,却毫无头绪。

????而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,一声轻微的咳嗽声,在我身后响起。

????我赶紧回身往后看去,发现一直昏睡的周凤薇,终于苏醒了。她缓缓睁开眼睛,当视线落在我身上时,先是一愣,随即僵硬的脸颊硬是挤出一丝笑容。

????“你果然来了。”

????我笑了笑,压抑住心中的悲痛,走到床边坐下,轻轻抚摸着周凤薇满是疤痕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