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二十八章 死魂乐盒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和传闻中的一样,这个兄弟会的触角的确遍布任何领域,就连‘玄学’方面都如此精通。难怪兄弟会作恶多端这么多年,都没有引起任何波澜,不得不说他们在保密工作方面做得尽善尽美。

????意识到此乃幻术,那就比较容易解决了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闭上眼睛,不再去感受阴气,同时将体内的佛气,缓缓渗透出体外。

????在佛气的保护下,幻术无法再对我产生任何影响。近乎是屏蔽了阴气的刹那,我便感知到一股微弱的力量,从大楼的中部位置,缓缓向着四面八方投射。

????这便是小提琴的声源!

????我猛地睁开眼睛,眼前一亮,兴奋道:“终于找到了!”

????“找到什么了?小提琴还是周凤薇的关押地点?”梅姐见到我表情恢复自然,脸色也不由变得兴奋起来。

????我没有回答梅姐,而是立刻带着梅姐往楼下走。在走到中部位置时,我再次用佛气屏蔽阴气确认了一下,不出我所料。大楼的中部位置,那股微弱的诡异力量,要比其他位置更加强烈!

????顺藤摸瓜这个词再次派上了用场,我和梅姐离开楼梯道,进入了楼层。

????和大多数高层居民楼一样,这栋楼的楼层格局也比较‘复杂’,七拐八绕,像是迷宫一般。不过在那股力量的引导之下,一切倒显得轻松许多。很快,我来到一道防盗门前。这个防盗门上落着一层灰尘,很显然已经有年头没人开过这道门了。

????我将手贴在门上,一瞬间,原本微弱的小提琴曲,骤然在我耳边提升了数个分贝,震得我耳膜的生疼。

????“就是这了!”

????我眼神一厉,试着开了开门把手,门锁着,无法用蛮力打开,而我现在又无法使用阴气,再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????梅姐对‘开锁’也比较无力。

????站在门口僵持了半晌之后,我心生一计,再次将手掌贴在门上,将佛气缓缓灌入门内。很快,我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阴气,在门的另一边做出了反抗。为了避免被佛气洗礼,源源不断的阴气向防盗门汇聚。

????当然了,这种程度的阴气,尚无法与佛气抗衡。不过我没有一鼓作气的消灭阴气,而是在阴气反应最激烈的时候,猛地收回佛气。

????阴气来不及‘刹车’,尽数喷涌在防盗门上,这种程度的阴气,直接让防盗门结出一层淡淡的冰霜。

????“就是现在!”

????随着我的一声令下,早已经准备多时的梅姐,一个侧踢,踹在防盗门上。这一脚的力道不小,再加上防盗门被阴气冰冻,随着一声轰隆巨响,防盗门直接被梅姐给踹开了。

????我没有半点犹豫,立刻冲进屋内。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幕,并非是血腥可怕的画面,而是显得很空旷。

????整个房间甚至连装修都没有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毛坯房,只有客厅的中央,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板凳。

????板凳上面摆着一个同样四四方方的小木盒,盒子呈现出深黑色,应该是由已经下葬过的棺材板制成,这种棺材木制成的盒子,拥有非常好的聚阴效果。

????见我向木盒靠近,梅姐立刻伸手拦住我,谨慎道:“小心点,我担心有诈。”

????我不动声色的推开梅姐的手,眼神自信:“放心,拥有幻术的邪物,除了影响人的心智之外,没有其他的威胁性。”

????我径直走到木盒前,见木盒上面平平整整,甚至连花纹都没有,便不再浪费时间,直接将木盒打开。

????木盒里面,乘着满满的灰白色粉末,我捏起一点仔细观察,发现这些粉末全都是骨灰。

????在我打开木盒的时候,一直在耳边环绕不绝的小提琴声戛然而止。而在我捏起骨灰的时候,一声非常刺耳的破弦声,在耳边炸响,就像是小提琴手受到了某种惊吓,猛地抖了一下手腕,结果琴弓碰到琴弦,发出的声音。

????很显然,这个小提琴手属于‘地缚灵’的一种。

????地缚灵是比较笼统的称呼,泛指一些无法摆脱固定位置束缚的灵体,比如某些跳楼而死的阴人,无法离开死亡的大楼。上吊而死的阴人,则无法离开那条上吊绳。这个暂时看不见的小提琴手,八成就是被人做了法,被永久的禁锢在骨灰盒上。

????我对玄学道法并不精通,四处扫视了许久,都没有找到封印的阵法所在。

????最后索性也就懒得理会了,反正这个死亡小提琴手对我已经造不成影响,与其把时间花在它的身上,倒不如赶紧寻找周凤薇。

????几乎是我刚想到这,我就感觉梅姐推了我一下,等我看向梅姐的时候,发现梅姐眼睛睁得老大,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,直勾勾的看着房间北面的窗户。

????这栋楼是高层住宅楼,内部面积极大,中间还有一条镂空走廊,因此透过北面窗户看到的场景,并非是大楼外部,而是走廊对面的另一个房间。很凑巧,两个房间都没有拉窗帘,因此我们可以轻易的看到对面房间里的情景。

????对面房间内,最先看到的是一对其貌不扬的中年夫妇,女的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而男的则手里拿着一个皮鞭,不断往一个圆滚滚的麻袋上抽。

????每抽一下,那个麻袋就会颤抖一阵。

????我眉头紧锁,趴在窗户上仔细倾听,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那个男人的咒骂声。

????“婊子,这就是你出卖兄弟会的下场!”

????这时,正在看电视的中年妇女,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竹签,这些竹签都是吃完烧烤剩下的。中年妇女竟然直接将竹签狠狠的刺在麻袋上,足足没入一半!与此同时,一阵有气无力的惨叫声,若有若无的飘进我的耳朵里。

????在听到那声音的刹那,我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在心中蔓延开来!

????那声音绝对是周凤薇!

????曾经的雪影飞鸾,如同天空独自翱翔的雌鹰,骄傲,清高,带着一种罕见的端庄气质。而现在,她却像是一只羔羊,任人凌辱!发出的声音不再是高傲的鹰啸,而是绝望的惨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