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二十六章 迷之韵律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‘主心骨’这三个字,有着太多太多的含义,它不仅代表着地位,权力,也代表着责任。说实话,很少有人喜欢当主心骨,我也不例外,说的自私一些,能够躺着生活,谁又想要站着生活呢?能舒适,便尽可能的去舒适一些,当主心骨,只不过是平白给自己添加无数巨大的压力而已。

????但有的时候,总有人需要付出多一些的责任。因为在这生活之中,人是需要学着主动往前走的,当生活推着你往前走的时候,人就已经处在被淘汰的边缘了。

????时间对我们来说,明明很稀缺,可我们又不得不‘继续浪费’着时间,静静等待着。

????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夜幕悄然降临,不负所望,一阵几乎微弱到不可察觉的韵律,自小区的深处缓缓飘来。

????是小提琴的声音!

????当我顺着声音寻过去的时候,梅姐显得很诧异:“你能听见?怎么我一点都听不见。”

????这便是六感觉醒的区别,我简单向梅姐解释了一下‘六感’的含义。

????很快,我们来到了小区的最后一排,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栋足有十几层的高层建筑物。楼体很大,入住率极高,夜幕之下,整栋楼都散发着明亮的灯光,这些光代表着生活的颜色。

????我站在楼下,仔细打量着高楼,寻找着声音传来的具体位置。

????很怪,我可以肯定小提琴的声音是从这栋楼传来的,而且由于距离变近,声音在耳边已经非常清晰,就连梅姐都能隐约听到。可是,任凭我如何努力的搜寻,都无法断定小提琴声音传来的具体位置。

????有一种错觉,像是整栋楼所有的房间,都传播着小提琴的声音。

????我不禁眉头紧锁,本以为确定了小提琴的源头,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关押周凤薇的地方,结果最后关头却让我有些手足无措,完全没了注意。

????这栋楼的住户足有上百家,若是挨着一家一家的找,找到天亮也未必能够找到。

????就在我犯愁之际,一个拎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,恰巧从我们身边经过,我赶紧拦着中年妇女,语气平和的询问道:“大姐,你们这栋楼里,谁家在拉小提琴呀?”

????中年妇女上下打量了我也和梅姐一眼,露出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:“你们也是被小提琴吵得不行了?呵呵,要我说,你们呀也别找了,直接去物业投诉就行了,不过去物业也用处不大。”

????我和梅姐对视了一眼,顿时来了兴趣。

????“大姐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中年妇女叹了口气,脸上的笑容尽失,表情很是无奈:“我在这住好几年了,刚搬来的时候,那小提琴的声音倒还是有些雅致,可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在耳边响,这就很烦人了。别说是你们,光是我都去物业投诉了好几次,可惜没用。”

????“为什么会没用?”

????“因为根本就找不到是谁家在拉小提琴。”说到这,中年妇女一阵感慨:“哎,我弟弟小时候也练过小提琴,这种乐器非常难练不假,练个十年八年,也只能说是会,不敢说精。可再怎么说,也要顾及公众影响吧?找个公园,或是把家里的隔音效果做好,怎么练都成,现在已经完全变成扰民了!哎,现在这人的素质怎么都这么差……”

????中年妇女一边发着牢骚,一边往楼里走。

????我和梅姐却陷入了沉默。

????中年妇女的一番话,有很多不寻常之初。最明显的便是‘找不到小提琴’这一点。我们初来乍到,找不到也就算了,就连楼里的常年住户,都找不到谁家在拉小提琴,这就显得非常诡异了。

????我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便是有邪物在作祟。

????因此我第一时间双目微闭,感受着整栋楼,不出我所料,这栋楼里的阴气,要比小区其他地方浓烈不少。

????可以肯定,周凤薇绝对被关押在这里。

????既然找不到谁家在拉小提琴,那我干脆不再理会小提琴,直接追寻阴气。

????进入大楼以后,我感觉到一缕缕阴气,不断从大楼的上方流下,就像是水往低处走那般,顺着楼梯缓缓流淌而下。

????楼很高,而阴气又只存在于楼道走廊里,沿着楼梯往上爬,没一会儿,我和梅姐就气喘吁吁了。

????坐在楼梯台阶上,我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感慨道:“之前那个女人,说我们不可能找到周凤薇的关押地点,期初我觉得她太消极,现在看来,这个地点的确非常隐秘。在明确有参考物的前提下,都无法找到。”

????身旁的梅姐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:“这再次证明了兄弟会不是一般二般的组织。”说到这,梅姐看着我,郑重其事道:“潇潇,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见梅姐突然严肃起来,我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????梅姐深吸了口气,抓着我的手,一字一顿:“除非万不得已,否则千万不要和兄弟会发生正面冲突。这里是哈市,是兄弟会的地盘,我们势单力薄,用强恐怕只会折戟沉沙。就算是苏靖来了,他也不会允许任何鲁莽行动。”

????我能感觉到梅姐对兄弟会的‘忌惮’或者说‘畏惧’。

????作为社会经验丰富的过来人,梅姐的态度容不得我视而不见。我拍了拍梅姐的手保证:“你放心,我不是傻子,不会做出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种事儿。我要救周凤薇不假,但这不代表我会把其他重要的人带到险境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梅姐长舒了口气,凝霜的脸颊终于化开,微笑道:“你能这么想,我就放心了。”

????我们继续沿着楼道往上走,越往上走,小提琴的声音就越明显。

????但是和之前一样,这声音并非是从某个特定的点传来的,而是从四面八方同时涌现,让人分不清楚这声音的位置。而且期初小提琴的韵律是非常平和的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韵律却变得越发的低迷起来,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。